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八十五章 秘密

第三百八十五章 秘密

柳萤说的冠冕堂皇,字字句句如冰,直指佟兮有错在先又累及昭阳殿被人尽屠。

若依柳萤的意思,自佟兮难产小皇子夭折,昭阳殿里出现的一桩桩一件件‘意外’,皆是沈辞报复所为。

“贵妃无错,与沈公子亦是清白!柳萤,没想到二十几年不见,你竟变得这样冷血!”季安庭怒视柳萤。

他不明白,当年解救小皇子的计划里,柳萤明明参与更是她亲手将小皇子抱出内殿,怎么时至今日,柳萤可以面不改色说出这翻话。

二十几年,柳萤到底去了哪里又经历了什么?

“有人逼你?”季安庭重声开口,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理由。

“没有。”柳萤看向季安庭,“我只是替他们不值得,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亡魂可能安息?”

季安庭苍老容颜尽显怒意,“你活着,所以不能!”

柳萤由始至终都未大喜大怒,眼底深处那份冰冷让人心寒,“太后明鉴,老奴自佟贵妃入宫便一直伺候在内殿,不止一次看到沈辞偷入昭阳殿与之私通,佟贵妃甚至有让老奴把风。”

殿内气氛一时紧张,楚太后扫过柳萤,视线落在季安庭身上,“你怎么说?”

“太后明鉴!贵妃入宫以来与皇上琴瑟和鸣,感情如初,私通之事乃这恶仆胡说八道!老奴亦是昭阳殿老人,便从未见沈公子出入昭阳殿,沈公子即便入宫,也从未入过后宫!”

“他入后宫自然选在夜深

人静,又岂会让你知晓!”

“你!”

“皇祖母。”二人僵持之际,凤天歌上前一步。

楚太后看向自己孙女,“直说无妨。”

凤天歌拱手,“天歌愿以性命担保,此人并非柳萤。”

见凤天歌开口,叶芷惜自然不会闲着,“若她非柳萤,何致连你带来的季安庭都没有反驳?”

“人有相似,更何况二十几年过去了,季公公一时错认也在情理之中。”凤天歌是真的怀疑眼前这个柳萤的身份,除了昨夜温玉的保证,更重要的破绽,在柳萤本身。

眼前这位老妪,太过冷淡,甚至是无情!

而当日白泽得到的消息有提到柳萤,对其评价简而言之两个字,忠仆。

退一万步,就算柳萤中间遭遇了什么以致于她对佟贵妃恨之入骨,然而此时此刻,当柳萤一遍遍提及佟贵妃时,目光里并没有任何恨意,依旧只是冷淡。

无情,亦无恨,便是问题的关键!

“那本宫还怀疑这个季安庭是假冒的呢!”叶芷惜嗤之以鼻。

主位上,楚太后把孙嬷嬷叫到旁侧,私语了几句。

孙嬷嬷领会其意,起身后朝前迈步,站定,“太后的意思,那便试一试。”

紧接着,有宫女搬来案台,案台上分别摆放笔墨纸砚。

依孙嬷嬷之言,由季安庭与柳萤分别写下三个问题,之后交换作答。

答错者,视为可疑。

二人所列,自然不会是生辰,籍贯这类在内务府就可以查到答案的简单问

题,而是发生在昭阳殿的往事。

大殿中央,季安庭与柳萤分别执笔。

殿内,一片静寂……

皇城,金翠楼。

容祁有些慵懒的靠在桌边,以手搥腮,另一只手里握着骨瓷茶杯,杯中无茶。

对面,坐着胭脂。

“世子说是来讨杯茶喝,这会儿茶都沏上来三壶,世子反倒不喝了呢。”胭脂抬起青葱玉指轻触紫檀壶身,茶水已凉便唤进丁丁将茶壶端下去,换茶重沏。

“不喝了。”容祁叫回丁丁,抬手将茶壶拿回来搁到桌上,“你的茶忒贵,浪费不好。”

丁丁犹豫,但见自家小姐使了眼色,恭敬退离。

房门闭阖,胭脂轻浅抿唇,美眸溢出华彩,“已经筹谋这么久必定万无一失,世子还在担心什么?”

“也不知道独孤柔所说的旧人,会是谁。”容祁重新保持刚刚的动作,不时转动手中茶杯。

胭脂笑了,艳色倾城,“世子这是在怀疑自己的四海商盟?”

“世间事很难预料,怕就怕百密一疏。”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太过在意,容祁的心自辰时开始到现在,一直悬着。

“哪有那么多百密一疏,昭阳殿里包括胭脂的母亲在内一共二十八人,我们从他们入昭阳殿那一日开始查到最后,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意外,世子多虑了。”胭脂眸色笃定,轻声宽慰。

容祁点头,“的确,如果顺利,今日延禧殿或许能提到……母妃之死。”

“当年顾紫嫣得颍川王相助

,行事周密严谨没留下半点证据,而今我们也只能借凤天歌之口让世人疑惑,却根本不能报仇。”提到仇恨,胭脂如墨玉般的眸子顿生寒意。

谁能想到,而今金翠楼的花魁,竟是昔日昭阳殿一位宫女的女儿。

那位宫女叫华裳,是佟兮自府上带入皇宫的家婢,被佟兮视作亲生妹妹。

胭脂,便是华裳的女儿。

那一年,佟兮与华裳先后有孕。

佟兮难产,华裳于半年后,诞下胭脂……

“让世人疑惑已经很好,如此那个生死不明的小皇子便会成为顾紫嫣跟北冥渊心里,永远挥之不去的噩梦。”

“那最好!比杀了他们更痛快!”胭脂粉拳紧攥,咯咯作响,“还有周歧!”

容祁没忘,“还有周歧。”

“如果不是周歧,顾紫嫣哪儿来那么多狠毒药方,她给贵妃娘娘下毒,害你胎中染毒,还有昭阳殿里近十人皆得不治之症而死,都是拜周歧配的那些剧毒所赐!”

“放心,四医不会让你我失望。”容祁淡声开口,神色却是无比坚定,胸有成竹。

胭脂又似想到什么,猛抬头,“凤天歌知道世子是……”

“不知道。”容祁明白胭脂的意思,“这件事,须瞒她。”

“为什么?”胭脂不解。

“你知道的,本世子从未在乎过大齐皇子的身份,更加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成为大齐太子。”容祁手中动作微顿,视线落向茶杯,“我回来,只想报仇。”

胭脂了

然,“凤天歌想拿小皇子作文章?”

“换成本世子是凤天歌,也会这样……”

“的确。”胭脂赞同容祁的说法,“所以,这个秘密世子永远都不会让凤天歌知道吗?”

“永远……”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