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八十九章 一直都是小人

第三百八十九章 一直都是小人

狂风呼啸,暴雨倾盆。

容祁那袭白衫早已被吹进凉亭的雨水浸透,如墨长发自后背直吹到胸前。

凉意入骨,容祁本能将怀中之人揽的更紧。

凤天歌下意识想要推开,双手却在碰触到容祁健硕却不显壮的胸口时缩了缩。

心,莫名一动。

初夏的雨就是这般,一时黑云翻墨,白雨跳珠。

一时又云开雾散,雨过天晴。

“是不是可以松开了?”这会儿有阳光照进凉亭,凤天歌硬是掩去那份尴尬,淡声开口。

“哦……那个……你没淋湿吧?”

容祁缓缓松手时,凤天歌急退两步拉开二人距离,“多谢。”

“没什么,本世子好歹是个男的,换成谁都会这么做……”容祁这般解释的时候,好心虚。

凤天歌未语,走出凉亭。

生气了?

容祁急忙跟过去,“这雨来的好突然,下次……”

“周歧跟你说了什么?”凤天歌私以为化解尴尬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反复提。

“问我是不是楚国世子,诸如此类……他大概是想认识一下我吧。”

容祁正说着,凤天歌突然侧过身,“以后不管他怎么叫你,都不要去!”

彼时被容祁身上散出的冷冽气息感染,凤天歌一时忘了拉住他。

现在想想,竟觉后怕。

“你担心本世子被他毒死?”容祁很高兴,潋滟明眸溢出华彩,璀璨如此刻明媚阳光。

凤天歌心弦微紧,转身继续前行,“我怕你没命风光回楚。”

离开皇宫后,

凤天歌特别吩咐哑七绕路送了容祁,方才回镇南侯府。

路上,凤天歌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却始终没想起来……

刚刚才雨过天晴,这会儿又阴云密布,循环往复,无休无止。

自午时到酉时,整个皇城至少迎来十几场疾风骤雨。

这样的天气,金翠楼却丝毫不受影响,依旧恩客爆满,纸醉金迷。

三楼,归梦阁。

即便是在武盟期间都不曾间断的言奚笙,此刻正静默坐在紫檀木椅上,聆听这曲‘凤求凰’。

琴声如烟,丝丝缕缕,又似泉水匆匆,婉转悠扬。

曲尽,人终散。

轻薄幔帐内,胭脂将怀抱古琴交给丁丁,起身掀起绯色轻幔,娉婷而至。

“真的不与我走吗?”言奚笙抬起头,眼中闪着微微光亮,“只要你同意,我愿意放弃一切,只要你喜欢,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温柔乡是英雄冢,这话一点儿都不错。

睿智精明如言奚笙,亦过不去这关。

胭脂落座,笑靥如春,“承蒙言公子抬爱,只不过胭脂心意已决。”

“我没说谎,容祁喜欢的人是凤天歌,你跟他不可能,他只会负你!”言奚笙既已看透容祁,便知容祁对凤天歌是真心。

“胭脂与言公子也不可能。”胭脂笑意未散,浅淡开口。

言奚笙垂眸,有些无奈靠在椅背上,苦涩抿唇,“言某实在不能再拖,明日便要离齐……不知胭脂姑娘可有话与言某说?”

对于这样的结果,

言奚笙早有预料。

胭脂玉指提壶,替言奚笙斟酒之后自顾倒满,“胭脂想求言公子一件事。”

见胭脂端起酒杯,言奚笙坐直,“容祁?”

“求言公子回楚之后多替世子美言。”胭脂音落,饮尽杯中淳酿。

看着手里酒杯,言奚笙哭笑不得,“若我言奚笙稍稍自私一点,应该不会帮他说什么好话。”

“胭脂知道言公子并非小人。”

“胭脂姑娘错了,言某一直都是小人,唯独待你……”言奚笙猛抬手一饮而尽,“此一别不知何日再见,姑娘保重!”

没等胭脂开口,言奚笙落杯后头也不回,起身离开。

他怕自己若回头,便再也走不了了。

看着被言奚笙叩紧的房门,胭脂缓慢搁下玉瓷酒杯坐下来,脑海里不禁想起言奚笙刚刚的那句话。

世子对凤天歌,是真心?

“小姐!”这会儿房门开启,丁丁自外面进来,一脸疑惑,“言公子怎么走了?奴婢看他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我爱之人不爱我,爱我之人我不爱,世间最无奈莫过于此。”胭脂敛去眼底晦暗,抬头看向丁丁,“世子在商盟吗?”

丁丁摇头,“那会儿听温慈祥说世子怕凤天歌出事,去宫里了。”

胭脂微蹙眉,“出事?”

“嗯,说是焦仲跟裴卿中毒,凤天歌去看看情况。”丁丁据实道。

“去看情况?她以为自己是谁!世子都拿周歧没办法,她一个初出茅庐的丫头又能做什

么!”胭脂握着白玉夜光杯的手猛的一收,眸色愠寒。

丁丁微怔,“小姐,你对凤天歌……”

“没什么。”胭脂自知失态,神色略缓,“当务之急,便是济州柳萤快些赶回来,母亲的仇也是到了该报的时候……”

镇南侯府,锦苑。

凤天歌用罢晚膳便叫月牙下去休息,自己则取出太阴经开始修炼。

之前武盟临阵跃境,凤天歌内力修为已至四境。

太阴经共九境,三境往上每提升一境都会令身体经络跟筋脉发生根本变化,非前境可比。

刚刚跃境的凤天歌自知距离五境还很远,只循序渐进调息运气,一套功法修炼下来,额头沁出细密汗珠。

就在凤天歌收好太阴经转身一刻,猛然想到苏狐。

她倒是忘了之前自皇宫出来,苏狐将她拦在玄武大街,说是要带她看样好东西。

当时她着急去找温玉便叫苏狐先到鱼市等,半个时辰后自己必会到鱼市找他。

哪想到皇宫突然出事,她自四海商盟离开直接赶去皇宫。

这般一来二去,她就把苏狐给忘了。

凤天歌抬眼看向窗外,这会儿距离之前那半个时辰差不多已经过去三个时辰,加上中间十几场急风骤雨,苏狐早该回去了吧?

回去?

还是没回去?

如果换作别人,凤天歌应该不会有这种顾虑,可苏狐不同。

与之相处的这些个岁月,凤天歌算是很了解那只小狐狸了。

在凤天歌看来,苏狐有两大特点。

一个,脑回路清奇,想别人所不能想做别人所不能做,包括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个性皆始于此。

第二个便是,说一不二!

不敢再想,凤天歌当即纵身离开,直奔鱼市……

-------------------

猜猜苏狐等没等……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