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九十章 烟火

第三百九十章 烟火

湖光清月,两相和。

大雨过后,夜阑人静的鱼市看不到半点人影,尽头处,偌大护城河面波光粼粼,波纹细碎的湖面上仿佛铺着一层碎银,倒映着晚空跟星月。

靠近河岸处有许多首尾相连的乌篷船,船随波动,跳跃不定。

凤天歌一路疾驰入了鱼市,她记得苏狐说过,会在之前赏月的那间铺子屋顶等她。

虽然不知道光天化日之下苏狐为何要把地点定在屋顶,但凤天歌绝对能想象得到,那一身蓝色衣裳的阳光少年,双手环胸于屋顶风骚独立的身影。

必成风景。

是的,如果没有那十几场大雨凤天歌倒是真猜对了,彼时苏狐就是那么直挺挺站在铺子屋顶上,仰头望空,惹无数路人指指点点他却不为所动。

可是,下雨了。

越是快到尽头,凤天歌越是安慰自己,苏狐即便不走,也断不会傻傻站在屋顶上任由暴雨倾盆也不找个地方躲一躲。

渐渐的,空旷视野突然闯进一抹身影,凤天歌心下骤凉,越发加快速度。

随着距离拉近,凤天歌分明看到那是一个蜷缩的背影,光线很暗,她分辨不出那背影是谁。

足尖落地,凤天歌竟有些不敢走过去,她只轻唤,“苏狐?”

一张惨白惨白的脸突兀转过来,吓的凤天歌差点儿没从屋顶掉下去!

“凤天歌,你来啦!”

没有失望,没有埋怨,那虚弱的不能再虚弱的声音里有的只是兴奋跟喜悦。

凤天歌一时

控制不住情绪,大步走过去,疾声厉吼,“苏狐你是不是傻?我既没来你做什么还要等在这里?下雨不知道避雨吗?十几场大雨你别告诉我你一直都没躲一直都在这里!”

苏狐懵了,浑身湿漉,全身发抖,惨兮兮抬起头看向暴走过来的凤天歌时,额前青丝有水珠滴落。

苏狐眨眨眼,“凤天歌,你生气了?”

“我!”凤天歌鼻尖酸涩,眼眶微红,“没有!”

见凤天歌坐下来靠在自己身边,苏狐忙摆手,“别挨我,我浑身湿透了。”

“我愿意,我热!”如果不是挨到苏狐,凤天歌竟不知苏狐身上那样凉,“你没事吧?”

“没事啊!我好的很!凤天歌你终于来了,我给你看样好东西!”提到好东西,苏狐就跟打过鸡血似的支楞起来,自怀里取出一个用绸缎裹着的玩意。

待绸缎慢慢打开,一根如竹筷长短,差不多两指宽的竹筒呈现眼前,“这是什么?”

“烟火!”苏狐兴致勃勃道。

凤天歌蹙眉,“你叫我过来就是想给我看这玩意?”

“是啊!这是我专门托人从……岭南家里带过来的,颜色跟形状都不一样的烟火!”苏狐边说边拿起其中一根,“看好了,千万不要眨眼!”

‘砰—’

‘哗—’

竹筒被苏狐拉开的刹那,无数银色光点在凤天歌面前散开!

星星点点的银光仿佛浩瀚苍穹上莹光闪烁的星辰围绕在凤天歌跟苏狐周围,让人仿

佛置于九天星河之中,如梦似幻。

“好美……”凤天歌美眸瞠大,惊讶看着眼前场景,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什么都不说才是最好。

风起,星点随风涌动化作丝丝缕缕的星光萦绕在凤天歌周围。

原以为这样已是绝美。

却不想下一秒,那些无数细碎的星点猛然绽放,幻作无数振翅银蝶!

星光漫天,银蝶乱舞。

凤天歌再也找不到任何词语,来形容眼前幻境。

这样的美景,一生只看一次,已是足够!

凤天歌情不自禁伸出手,指尖上,一只银蝶飘忽而落。

银蝶绕指,玉翅浮沉,凤天歌只是微动,那银蝶霎时飞起,化作千丝万缕的星风。

千只银蝶,万点星光!

“谢谢你,苏狐……”

肩头一重,凤天歌不禁侧眸,“苏狐?”

“我不离开是怕你来了找不到我以为我走了,我没避雨可是烟火一样没有淋湿……凤天歌你不要生气好不好……”苏狐昏昏沉沉倒在凤天歌身上,开始胡言乱语。

眼眶瞬间湿润,凤天歌顾不得还未散尽的银蝶,将苏狐背在背上,便又听到苏狐开口。

“我的哥们儿,我负责哄她开心……”

直至凤天歌的身影淡出视线,角落里那抹身影方才走出来。

看着漫天银蝶化作星光,容祁薄唇紧抿,狠狠磨牙。

“苏狐,真有你的……”

一路无话,且说凤天歌将苏狐背回锦苑时,竟见院内有人。

凤天歌原想隐于暗处,但那人显然已

经发现了她。

而她,亦看清那人。

一袭红衣,逶迤三尺拖地,一头墨发,流转出绚丽华光。

肌肤如雪,五官俊逸,狭长凤眼邪魅含波,似浮烟笼雾,闪烁间灼灼其华。

不是夜倾池还是哪个!

只不过现在的夜倾池已然恢复鬼窟罗刹时的装束,少了几分威严,多了几分神秘。

“夜教习?”

凤天歌惊讶,不是因为夜倾池换了衣服,而是他手里正握着一把铁镐,而他旁边刚好有一个深坑。

“啊……呃……苏狐没死吧?”夜倾池好尴尬,没有更尴尬。

“还……还没有……”凤天歌茫然回道,脑子里一片空白,“这……是给苏狐准备的?”

“没死那就算了。”夜倾池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登时扔了铁镐。

凤天歌,“……”

直到夜倾池把苏狐从某歌身上接过去,再走进屋里,某歌都没反应过来到底是肿么回事!

真的,完全懵!

苏狐染了风寒,而且很严重。

这一夜幸而有夜倾池照顾,不时运气驱逐寒意,苏狐才不致烧坏脑子。

凤天歌原本想请大夫,夜倾池拒绝,他一个人就可以。

是以这一整夜,凤天歌坐在桌边,夜倾池坐在床边,苏狐躺在床上,过去了。

直到天边泛白,容祁推开锦苑苑门大步流星闯进来的时候,凤天歌也没找到机会问一问夜倾池,昨晚为毛线要挖她家院子。

眼见容祁就要闯进屋里,凤天歌朝夜倾池打过招呼后直接出去

把人拦在外面。

屋里已经有人了,还不止一个,真的不能再往里放了……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