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九十六章 无力狡辩

第三百九十六章 无力狡辩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锦葵这句‘没有’显得苍白无力。

果然,顾紫嫣怒极反笑,“没有?如果季安庭死而复生只是偶然,那么柳萤又是怎么回事!”

“也必定只是偶然,奴婢当日真的有把毒药掺进柳萤的膳食里,柳萤后来肠痛也是事实……”

“闭嘴!你闭嘴!”顾紫嫣怒不可遏,猛将桌上茶杯甩向锦葵。

锦葵不敢躲,茶杯磕撞在额角,鲜血迸涌。

“你还敢说!你当本宫是傻子么!当年让你负责的只有五人,现在活了两个!锦葵,你太让本宫失望了……”顾紫嫣咬牙切齿,目色阴寒。

“没有!皇后娘娘明鉴,奴婢真的没有背叛娘娘,奴婢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活着……可当时奴婢行事的时候都不是一个人,还有钱嬷嬷……”锦葵忍着剧痛,悲声低泣。

顾紫嫣冷笑,“锦葵,你知道本宫为什么认定是你么?”

锦葵匍匐在地,狠狠摇头。

“除了柳萤跟季安庭活着,便是当年与你一起行事的姜公公跟钱嬷嬷都已不在宫中,姜公公固然到了年岁,可钱嬷嬷是怎么离宫你还记得?”

“钱嬷嬷偷了皇后娘娘的东西……”

“呵,钱嬷嬷那时喊冤被本宫责罚,本宫记得当时是因为你来求情本宫才饶她一命,也是你提议让本宫逐她离宫,是不是?”顾紫嫣寒声质问。

“是。”锦葵低声回应,额间血水模糊,掩住视线。

顾紫嫣美眸紧眯,

“当年偷盗本宫之物的并非钱嬷嬷一人,你与钱嬷嬷感情也就那样,你却只为她求了情,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钱嬷嬷在离宫的第二年便不明不白的死了,锦葵,你怎么解释!”

锦葵还未开口,便有宫女急匆进来。

那宫女瞄了眼锦葵,欲言又止。

“直说。”顾紫嫣冷喝一声。

“回皇后娘娘,姜公公痴了……七年前就已经认不得人了。”宫女闻声,据实禀报。

顾紫嫣冷眸猛扫向宫女,那宫女吓的顿时跪在地上。

“你下去。”顾紫嫣自牙缝里,狠狠挤出这三个字。

宫女哪还敢逗留,登时急退。

‘砰—’

顾紫嫣突然如野兽一般暴起,疯狂抄过桌上茶壶砸向锦葵。

茶壶略偏砸在锦葵肩头,落地时碎成数块尖锐瓷片!

顾紫嫣哪里解恨,红着眼过去狠踹锦葵。

锦葵重心不稳,整个身子倒向瓷片,极痛骤袭。

“你这个吃里爬外的贱婢!”顾紫嫣怒意横起,便又朝着锦葵狠踹两脚。

纵然极痛,锦葵却紧咬牙关,“奴婢没有背叛皇后娘娘!奴婢冤枉……冤枉……”

意识逐渐模糊,锦葵几欲昏厥的瞬间想到的,是延禧殿时凤天歌握她的那一下。

就在她与凤天歌一起冲向沈辞时,凤天歌重重握了她的手。

眼前一片漆黑,锦葵却并没有绝望……

延禧殿,厢房。

凤天歌没有跟柳萤和季安庭隐瞒锦葵的身份。

而据柳萤与季安庭回忆,他们能活下来皆

非偶然。

“这么说……是锦葵?”

季安庭回忆,当年他的确是被人推到枯井,意外的是枯井底下竟然有一处凹槽,他被推下去之后躲到凹槽里,才没被后来又砸进来的石头要了性命。

“当年杂家在里面呆了两天两夜,突然听到外面有声音,之后有条绳子顺下来,杂家想着这定是有人想救杂家才敢顺着绳子爬上去,绳子的另一端绑着字条,叫杂家离开皇宫再也不要回来。”

柳萤微怔,看向凤天歌,“老奴也是同样情况,当时肠痛却并不致命,但老奴收到一张字条,大概意思是让老奴借肠痛远离皇宫,再也不要回来,否则会有性命之忧。”

凤天歌听罢之后,可以肯定,“当是锦葵。”

“怎么可能……杂家不记得锦葵与昭阳殿的人有关系啊?”季安庭皱眉。

“如果凤大姑娘能肯定那个朝巨杉下面暗格里送消息的是锦葵,那便能确定当年救我们的,就是锦葵。”柳萤如此道。

这时,孙嬷嬷自外面叩响房门。

凤天歌开门时得到消息,锦葵浑身是血被人从云光殿,一路拖拽到教奴房……

这是凤天歌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实!

她亦明白,这是顾紫嫣在示威,向知道内情的柳萤跟季安庭示威。

所以,凤天歌有理由相信,顾紫嫣已经猜到柳萤跟季安庭之所以能活下来与锦葵拖不了干系。

而顾紫嫣能这般明目张胆,则说明她对当年之事有恃无恐

,她不怕。

当务之急,便是救人。

救人无非两条路,一是扭转乾坤,让顾紫嫣重拾对锦葵的信任,第二条便是直接把锦葵从教奴房带出皇宫,再也不要回来。

至于要走哪条路,凤天歌觉得应该尊重锦葵的意见。

而不管走哪条路,她都胸有成竹……

玄武大街,金翠楼。

延禧殿里发生的事已经原原本本传到归梦阁。

翡翠玉桌旁边,容祁静默坐在那里,潋滟明眸深幽如潭,一字不语。

胭脂退了丁丁,忧心看向容祁,“世子?”

容祁不开口,搭在桌边的手缓慢收拢,一点点,攥成拳头。

“世子你千万不要冲动,这些事我们不是早就知道么,郁妃与他们说的也都大致相同,佟贵妃被人下毒,你胎内染毒,昭阳殿里那十名宫女太监冒死把你送出皇宫,还有周歧,我们也都猜到了不是么!”

看出容祁神色不对,胭脂走过去想要握住被攥的咯咯作响的拳头时,容祁突然抽手。

“世子?”胭脂惊讶。

“本世子想静一静,你不要跟过来。”不待胭脂开口,容祁已然起身离开归梦阁。

刚刚还晴朗的天空已是乌云密布,玄武大街上人来人往,行色匆匆。

天空越来越黑,墨色浓云翻滚挤压,沉沉的仿佛要坠下来,难以言喻的压抑感令人窒息。

一道闪电,一阵惊雷!

大雨滂沱!

所有人都仓皇避雨,唯独容祁,任由暴雨肆虐却无比缓慢行走在大街上,

游魂一般,漫无目的。

他是早就知道那些事,可他不知道柳萤为护他出宫被碎裂瓷片扎穿后背,不知道郁嬷嬷为保守秘密自缢寝宫。

还有,他不知道母妃临终之前,曾那样不舍的抱过他……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