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感觉很不好

第三百九十七章 感觉很不好

烁烁电闪,隆隆雷鸣。

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如飞瀑奔流,白雨跳珠,溅起尘烟如雾。

容祁一袭白衣,独自在雨中游走。

脑海里,二十年前的那个雨夜仿佛呈现眼前!

昭阳殿内,一位温柔美丽的女子容颜惨白躺在榻上,极尽不舍抱着自己刚刚降世的儿子。

在她周围,两个嬷嬷悲恸抹泪却不敢哭出声音。

女子用力亲吻那个自降世还没哭过一声的婴孩,眼泪滑落,没入早已凌乱濡湿的鬓角。

她把自己的儿子托付给身边的嬷嬷,目光却一直盯着那襁褓中的婴孩,直至消失。

容祁无论如何也看不清那女子的模样。

但他知道,那必是这世间最美的女子。

那是他的母亲……

画面陡变,漆黑的筒箱里装满碎瓷,一个嬷嬷紧紧抱着怀中熟睡的婴孩蜷缩在里面。

筒箱被人狠狠摇晃,那嬷嬷背后有碎瓷狠扎进去,鲜血迸涌她却未吭一声,只紧紧护住怀中婴孩!

画面又是一晃,静谧无声的房间里,又有一个嬷嬷无声站在木凳上,双手握着三尺白绫,她目光坚定的看着前方,将白绫勒至颈间,踢开木凳……

狂乱的马蹄声突兀响起,猛然打碎容祁脑海里的画面。

他蓦地抬头,恍惚间看到眼前有一块牌匾,被暴雨冲刷的牌匾上赫然写着,镇南侯府。

他竟不知不觉,走到这里。

马蹄声戛然而止,帘幕掀起的一刻,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庞。

真的是,好熟

悉。

车厢里,凤天歌疯了。

她远远便看到容祁身着白衣,傻了吧唧站在雨里,于是让哑七快些驾车。

此刻马车就停在距离容祁不到十米的地方,可任由她如何朝容祁招手叫他进来,容祁就跟被人点住似的一动不动。

问题是,容祁分明就在看自己!

“真是见鬼了!”之前是苏狐,现在又来一个容祁,被暴雨狂淋的滋味很好受吗?

见容祁不动,凤天歌干脆跳下马车,直冲过来。

背后,哑七正想递给自家主子一件蓑衣,却见凤天歌已经跑远了。

“容祁!我叫你你听到没有!这么大的雨你站在外面做什么?不知道躲一躲……”凤天歌冒雨跑到容祁身边,边吼边拽的刹那,却被容祁狠狠抱在怀里!

“凤天歌,我不想活了。”容祁突然抱住凤天歌,那样紧,仿佛他一松手眼前女子便如那断断续续的画面一样,突然消失。

某歌本能想要抡拳的时候,娇躯陡然一震。

“你说什么?”凤天歌惊惧开口,她想退出来看清楚眼前男子,却被容祁死死抱住,如何也不松一分。

“我,不想活了。”

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死也不想看到那一张张悲壮决然的面孔,如果那时能与母妃一起离开,未尝不是好事。

未尝,不幸福……

凤天歌震住了。

在她的认知里,容祁有无赖的时候调皮的时候,有脸皮厚比城墙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时候,有的时候胆子很小

,偶尔也会有很勇敢,充满雄心壮志的时候。

却从来没有,轻生的时候!

从来都没有!

“发生……什么事了?”暴雨被狂风裹挟,肆无忌惮抽打,原本还很焦躁的凤天歌突然安静下来,任由雨水浇透衣襟却毫不在意。

她只静静的,由着容祁抱紧自己,很轻声的问出口,生怕声音重一点便会激的容祁当场死给她看!

“容祁?”没有听到回应,凤天歌不禁轻唤。

依旧无人应声。

凤天歌慌了,她忽然推开容祁想要当面问清楚,哪成想她这一推,容祁直接倒仰向地面。

哎我去!

凤天歌纵步一跃,猛将容祁揽在怀里。

暴雨冲刷的脸庞惨白至极,容祁双眼紧闭,明明已经昏厥却仍是紧张不安的状态。

凤天歌从未见过这样的容祁,心头一痛。

来不及思考,凤天歌当即将容祁抱在怀里,大步冲回马车。

暴雨倾盆,马车扬长而去直奔世子府。

角落里,一抹单薄娇躯撑伞出现在巷口。

另一把被攥在手里的伞,砰然落地。

胭脂就那么静静的,冷冷的盯着马车离开的方向,久久未归……

镇南侯府,锦苑。

苏狐病的很重,重到已经没有力气下床了。

此刻端着手里汤药,苏狐无比消瘦又白的有些异常的容颜露出一丝疑惑,“大粪池,你给我的药……为什么很像掺了一把黄泥的水?”

桌边,夜倾池一袭红衣端直而坐,墨发如瀑般在烛光的映衬下,莹光

流转。

手里,搥着一把铁镐。

“那是错觉。”夜倾池随意答道,心里所想却是当日公孙佩给他的线索。

彼时他把公孙佩的话原原本本传回阎王殿,得到的回信只有三个字。

挖挖看!

是的,既然公孙佩怀疑往生卷埋在西南方向哪个地方,想要找到,除了挖挖看还能肿么办。

夜倾池十分尊重阎王殿殿主,是以对于殿主令他无不遵从。

算起来,他已经挖了不止一座府邸,轮到镇南侯府已是最后一座。

如此便能解释,昨夜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锦苑。

这会儿,苏狐已经把瓷碗里的‘汤药’喝净了。

“为什么牙碜?还有一股泥土的芬芳…… ”

苏狐盯着碗底一层残渣,刚想伸手抹,便被突然走过来的夜倾池抢过瓷碗,“不爱喝就别喝,本教习辛辛苦苦给你熬的药,你在怀疑什么?”

苏狐抬起头,瞪大眼睛看向夜倾池,“我怀疑你在药里掺了黄泥,你掺没掺?”

夜倾池私以为苏狐还算聪明,但只猜到一点点。

没有药,所以也就谈不上掺。

这碗所谓‘辛辛苦苦’熬出来的汤药就是雨水加黄泥。

夜倾池也不是故意要坑苏狐,苏狐想喝药,他哪会熬!

“我没掺。”夜倾池觉得,那不叫掺,那就是。

苏狐将信将疑低下头,片刻后重新抬起来,“我要找凤天歌,你让凤天歌过来照顾我。”

“为什么?本教习把你照顾的不好么?”

夜倾池哪可能

把凤天歌找回来,那可是他好不容易诓走的!

“我不知道,反正我现在的感觉,很不……好……”

苏狐晕了。

眼见苏狐‘咣当’一声倒在床上,夜倾池噎喉。

该不会喝死了吧?

看着床榻上昏迷不醒的苏狐,又看了看窗外一个个被他挖的很整齐的深坑。

夜倾池的目光,最后落到自己手里的铁镐上……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