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零二章 没有可以再丢的脸

第四百零二章 没有可以再丢的脸

明明那么轻松的语气,却听的孟臻一阵心痛。

“或许,周歧会有办法。”孟臻之前不是没想到周歧,可他不信任那厮。

但现在,信任与否,他都想试一试。

“他是害……害哀家差点失去天歌的罪魁祸首,哀家就算死也不会求到他身上。”楚太后动怒,脸色略白。

看出楚太后脸色不对,孟臻赶忙安抚,“不求他不求他!我也就是随便提一句,你这性子也太急了……”

“提也不行,哀家不想听到这个名字。”楚太后负气似的冷哼一声。

孟臻苦涩抿唇,“眼下这整个大齐,怕也只有我才能看到你这副不讲理的样子。”

“哀家哪有不讲理……我说的话就是理。”而整个大齐,楚太后也只有在孟臻面前,才能恃宠若娇,无所顾忌。

这世上,师兄是比师傅还能包容她的人。

“对对对,你最小你说的都对。”好些年不讲的口头禅突然说出来,竟叫两人陷入沉默。

光阴似箭,转眼他们都老了。

最终,楚太后打破沉默,“师兄别难过,人固有一死,哀家活了这么大把岁数,不错了。”

床榻旁边,孟臻没开口,只低着头。

楚太后抬眼刹那,分明看到孟臻狠抹眼角的动作。

片刻辛酸,楚太后笑道,“若叫二师兄看到你哭,搞不好会从皇陵里跳出来看你笑话。”

“那就让他跳出来,看我打不打死他!”孟臻恨恨道。

楚太后想了想,“佟兮的案子

师兄你多少注意些,还有那个失踪的小皇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

“你还关心这个做什么!”孟臻不解。

“天歌在朝中已经有了立场,她没站在北冥渊那边。”楚太后言归正传,神色也跟着多了几分严肃。

孟臻并不关心朝政,但多少也知道眼下是个什么情况,“嗯,那孩子有眼光。”

“若非哀家时间不多,这案子我定会一查到底,为了天歌哀家倒不在乎跟谁撕破脸,只是……好在丁酉那个人虽说亦正亦邪,但在大是大非上似乎从未失过准头儿,把这案子交到他手里应该错不了。”

“我听说你还叫天歌从旁协助?你这也太明显了。”孟臻不解。

“柳萤与季安庭皆是天歌从宫外带进来的,即便哀家不把天歌放到那样一个位置,她也一样会被怀疑,与其如此,倒不如干脆寻个由头让天歌参与进来,名正言顺。”

提到自己孙女,楚太后颇为傲气,“你莫小瞧了哀家的孙女!”

孟臻点头,“凤天歌的确是太学院有史以来,最出色的一位新生。”

“那倒也不用这样说,独孤艳一样出色……咳咳……”听到这样的夸赞,楚太后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知道楚太后受不得累,孟臻止住话题,“你快躺下,好好休息。”

楚太后运气调息,勉强压制住肺腑翻滚不休的血气,“师兄你也……”

“我就坐在这里。”孟臻的语气,丝毫没有转还的

余地。

楚太后自来知道自家师兄的脾气,便也不再劝他,慢慢躺下来又转了转身,背对孟臻。

房内沉寂,静谧无声。

楚太后侧枕在软榻上,眼泪悄无声息滑落,没入鬓角。

“你放心,有整个太学院站在凤天歌背后,我倒要看看哪个敢动她。”孟臻声音很轻,却字字珠玑,清晰无比。

床榻上,覆在楚太后身上的锦被微微颤动。

孟臻不语,红了眼眶……

天边泛白,晨光熹微。

四海商盟内,凤天歌猛睁开眼的刹那,发现自己正匍在翡翠桌面上,脑子里一瞬间空白又一瞬间想到自己是在等温玉。

还没回来?

凤天歌刚要起身,忽见肩头那抹绛紫色华衣。

心,陡然一惊。

回来了!

不仅回来,好像……好像就坐在她身后。

是的,容祁没有刻意掩盖气息,凤天歌自然很容易就能感受的到。

“盟主何时回来的?”如果没有锦葵的事,凤天歌或许还能再趴一会儿,仔细想想如何开口才能不尴尬。

但这会儿她也顾不得许多,十分淡定坐起身,将背上衣袍拽下来铺在膝间想要叠好,低下头,“不好意思,天歌不小心睡着了,盟主怎的没叫醒天歌?”

“看你太累,不忍心。”看到凤天歌清丽娇颜红到耳根,容祁浅浅一笑。

他真的是很少看到凤天歌还有这样可爱的一面,“不用叠,温某直接穿上就可以。”

“啊?啊……”

凤天歌误会了,她以为眼前

男子的意思是叫她把衣服直接穿上。

是以,当凤天歌拿着衣服站起来绕到容祁身边,亲手将那抹绛紫色长袍覆到容祁身上的一刻,二人皆是一愣。

凤天歌一瞬间反应过来,温玉的意思应该是让自己把衣服递过去,由他来穿。

衣服覆在肩头一刻,容祁没有欣喜,反而有点儿毛骨悚然。

待遇提升太快,忽然有种不踏实的赶脚。

“咳……温某自己来就可以。”容祁哪敢再坐,直接起身走到对面。

如果说刚刚睡着的事儿让她丢脸,那么主动给眼前男子穿衣服这件事,已经让凤天歌觉得没有可以再丢的脸了。

“如凤大姑娘所料,锦葵不愿意走。”容祁迅速系好外袍,淡声道。

凤天歌强逼自己回神,“既是如此,天歌告辞。”

化解尴尬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走!

容祁愣住,“凤大姑娘……”

“对了,天歌发现夜倾池最近很有问题,还请盟主多加留意。”凤天歌语速很快,音落时几乎是以逃的速度离开雅间。

看着凤天歌离开的身影,容祁不舍得移开视线,“夜倾池有什么问题?”

“夜倾池自武盟结束后一直潜伏在皇城西南方位,挨家挨户挖院子,目前已经挖了二十几家,听说武安侯的地窖都被他挖塌了。”雷伊没出现,直接应道。

容祁猛回头,却见背后空空如也。

雷伊知道,这个时候自家主子是需要有那么一个人与之对视的,于是现

身。

“他要挖地道吗?”容祁皱眉。

雷伊摇头,“应该不会,他只管挖坑不管埋。”

换句话说,哪家地道也不是露天的……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