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零一章 没力气打你

第四百零一章 没力气打你

皇宫,御书房。

不管北冥渊还是古云奕都没想到,起初只是诬陷佟兮与沈辞有染的案子,怎么突然就变成彻查佟兮遇害跟追查小皇子下落的案子。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就是!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龙案前,北冥渊甩出手中奏折,怒意横生。

古云奕则捡起落在到脚下的奏折,搭眼扫过,蹙眉。

那奏折乃几个文臣联名上书,内容的重点在于,追查当年那位并没有夭折的小皇子。

毋庸置疑,上书的几位文臣皆是保皇派那边的人,动机简直不要太明显。

“太子殿下,微臣以为万不能让此事扩大。”古云奕阖起奏折,忧心开口。

但凡保皇派,他们的目的可以说保皇,也可以说是想方设法阻止太子登基。

说白了,这皇位只要不是你坐,谁都行!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北冥渊猛抓起桌上五六本奏折,一并甩到地上,“满朝文武至少有半数递了折子让本太子彻查!”

看到地上那些奏折,古云奕亦没想到事情已经扩大到这种地步,沉凝片刻,“既是众愿,太子殿下也只能彻查。”

“没错,本太子的确会查。”北冥渊眸色阴狠,薄唇勾起冷蛰弧度,“若那小皇子当真没死,那便再让他死一次。”

古云奕忽似想到什么,“听说这案子太后直接下了懿旨,交由刑部更由凤天歌协查,微臣以为不妥。”

北冥渊微微颌首,“丁

酉的确不妥,自父皇昏迷至今已三年,本太子硬是没看出来丁酉到底站哪一边。”

“微臣……微臣所说不妥之人是凤天歌,不管柳萤还是季安庭都是凤天歌带进皇宫的,这件事凤天歌远比旁人知道的多。”

古云奕斗胆上前,“恕微臣直言,凤天歌明知小皇子之事捅出来会威胁到太子,但她却丝毫没有顾忌,微臣怀疑,她怕早就有了立场!”

这一次,北冥渊没有立时反驳,而是陷入沉默。

“太子殿下,凤天歌要真是那边的人,万不能叫她入朝,更不能让她掌兵!”古云奕趁机谏言。

“虎骑营原本就在凤清手里,派她过去,不过是希望她能换掉凤清……”北冥渊低声开口,似犹豫不决。

“太子殿下,论资质跟能力凤天歌都要高于凤清,微臣相信假以时日她必定能超越凤清,把虎骑营交给这样一个女人,无异于再造就出一个独孤艳,这太危……”

“住口!”北冥渊陡然厉喝,“就算是独孤艳又如何!”

古云奕自知失言,低头,沉默。

龙椅上,北冥渊黑目寒凛,勃然大怒,“滚—”

古云奕面色微窘,拱手退离。

殿门阖起,他分明听到里面传出一阵打砸声。

这一刻,古云奕终是明白不管过多久,十年,二十年,哪怕到死。

独孤艳三个字都会是北冥渊永远的噩梦,挥之不去……

且说容祁从世子府离开之后,直接去了四海商盟。

因为

他料定凤天歌会来找他商议锦葵之事。

他料定的不错,只是凤天歌比他料定的时间,晚到了三个时辰。

四海商盟,容祁整整等了一天才将凤天歌等来。

天已暗,窗外月朗星稀。

凤天歌到时容祁正独自站在窗边,束手而立。

有那么一瞬间,凤天歌觉得这背影颇为熟悉。

但也只是一念,她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可笑。

“天歌拜见温盟主。”凤天歌拱手时,容祁转身。

他没开口,只静静看着眼前女子。

‘比你更该死的人都还活着,你有什么资格去死!’

‘我定叫你风光回楚!容祁你听到没有!’

‘别怕!有我在,我会帮你!就算所有人都厌弃你,我都不会离开你!’

昨夜的他当是有多懦弱,才能逼凤天歌说出这样的话。

房间里的气氛十分微妙,凤天歌举了半天手也不见对面男子开口,这手便不知该如何放下。

僵持之际,容祁已至近前,伸手覆在凤天歌握在一起的拳头上,“温某不是说了,凤大姑娘不必多礼。”

肌肤触及一刻,凤天歌脸颊莫名发烫,然而理智却告诉她这根本不代表什么。

见眼前男子折回,凤天歌亦跟着坐到对面,“天歌此来,是有急事想求盟主帮忙。”

“你想温某派人去救锦葵?”这在容祁意料之中。

“正是,只是以天歌推断,锦葵未必会离开。”凤天歌停顿片刻,“若她执意留下,便无须强求。”

容祁点头,

“凤大姑娘想叫温某何时派人过去?”

“即刻。”凤天歌紧接着有些羞赧抬头,“天歌是希望……盟主能亲自过去……”

容祁微愣。

“如果锦葵选择离开倒也罢,若她选择留在宫里,那么若被人发现有人想要救她这件事,就真的解释不清了。”凤天歌很想保住锦葵,因此不想发生任何意外。

容祁了然,“等我。”

就在凤天歌还想再解释一下的时候,眼前之人早已不见!

去了?

凤天歌茫然看向窗外,清风微荡,银月如霜。

接下来,便是等待。

因为是温玉,凤天歌完全卸下心里那份紧张跟忐忑。

她知道,温玉一定会做的极好。

渐渐的,困意来袭。

昨夜被容祁折腾整晚,又一路追撵苏狐到皇宫,凤天歌以手搥住额角想要再撑一撑。

却真的是,撑不住了……

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容祁已然自皇宫里走了一遭。

看着匍在桌边已经睡熟的凤天歌,容祁不禁抿唇,随手将外袍脱下来轻轻覆在凤天歌身上。

“辛苦你了。”容祁无声坐在凤天歌身边,视线落向那抹清丽容颜,如何也移不开了。

皇宫,延禧殿。

原本就没怎么睡踏实的楚太后被一阵剧痛激醒,半倚身子重重咳嗽几声,有血溢出唇角。

就在她想去拿床头帕子的时候,一只手兀突伸过来,手里有张锦帕。

楚太后猛一抬头,便见孟臻就坐在床边位置,白眉紧拧。

“师兄你现在这个样子

,若被别人瞧了去还以为哀家死了。”楚太后撑起身,靠在床栏位置,调侃笑道。

“呸呸呸!”

孟臻狠呸几下,惹的楚太后抹了抹脸,“师兄你好歹也是太学院院令,当朝帝师,怎么能干这种翻窗入室的勾当呢。”

“有什么稀奇,年轻那会儿你的闺房我少翻了?”孟臻声音沙哑,像是极力隐忍着什么。

楚太后嘴角略抽,“师兄你这样说,是吃定我现在没力气打死你啊……”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