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零四章 苏筝筝

第四百零四章 苏筝筝

说起来,周歧自认杀过的人也是不少。

那些人或垂死挣扎,或哀嚎求饶,也不乏有视死如归者。

但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说同情自己!

“你确定同情的人是老夫?”周歧行至苏狐面前,颇为惊讶。

“嗯。”苏狐非但点头,眼中更透出几分悲悯,“你可能不会死的很容易。”

周歧阴森冷笑,“这句话当是老夫对你说!”

苏狐不能动,是以当周歧猛拽开他胸前衣服的时候,他根本谈不上反抗,“你可千万要捅死小爷!不然小爷肯定要你命!”

苏狐并非生死无惧,是他知道这会儿惧又能怎么滴?

与其惊恐,不如拿出点气势来,“捅吧捅吧!小爷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不疼不疼!一点都不疼!”苏狐紧闭眼,狠叫嚣。

好长一会儿之后,苏狐未觉异样,不由的睁开眼睛。

周歧根本就没动手,一双黑目冷冷盯着苏狐,“你叫什么!”

“叫你捅啊!小爷姿势都摆好了你等什么呐!”苏狐就是这样,纵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也改变不了本大爷身为鱼肉的傲娇。

周歧紧握匕首,拳头攥的比苏狐还要响,他可不想捅来着,但是不行。

“苏筝筝是你什么人?”这便是周歧没有动手的原因,苏狐胸口靠左位置,烫着一个字。

苏!

同样的字,他许多年前曾见过。

之所以记得十分清楚,一是这个‘苏’字太丑了,丑到根本看不出来这是个苏字,

二是写出这个字的人太厉害,他周歧这辈子只中过一次毒,就是拜苏筝筝所赐。

“一听就是个娘娘腔的名字,鬼才认识!”苏狐突然瞪大眼睛,狠戾叫嚣。

“你跟他什么关系?”周歧沉声开口,不得已将匕首揣回袖内。

苏狐龇牙,“你是不是唬啊你!我不认识他我跟他什么关系!没关系!”

“父子一个德行。”周歧没给苏狐说话的机会,抬手封其哑穴。

要说他周歧平生只吃过两次哑巴亏,第一次是在苏筝筝手里,再就是苏狐。

迄今为止在他面前掀翻他药案的不止一人。

活下来的,绝逼只有苏狐一个……

且说凤天歌入宫之后直奔延禧殿,给楚太后请安,又见过柳萤季安庭,准备离宫时却在御花园遇到墨画。

此刻奉天殿内,独孤柔正端着骨瓷茶杯,于翡翠玉桌前品茶。

看似悠然自得,眼神却透着掩饰不住的阴蛰。

凤天歌入,墨画则从外面关紧殿门。

殿内,只剩二人。

见独孤柔端着架子坐在主位,凤天歌灿然一笑,“侧妃叫天歌过来,不是单纯就想着在天歌面前摆摆架子吧?”

‘砰!’

独孤柔重重搁下茶杯,转向凤天歌,“凤天歌,你言而无信!”

某歌一脸无辜,“怎么说?”

“季安庭是本宫的人!你现在把他叩在延禧殿是什么意思?当初本宫好心借你证人,倒是送羊入虎口了?”

独孤柔最恨的,就是这个!

“好像把季安庭

留在延禧殿的人不是我,侧妃若想要人,大可直接去找皇祖母。”

凤天歌迈着浅浅的步子走过去,“你且告诉皇祖母,且让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那季安庭是你的人,你敢吗?”

“凤天歌!”独孤柔怒拍桌案,美眸喷火一般。

“我在。”凤天歌行至桌边,落座,“你不敢,你若敢当初便不会把季安庭主动送到我手里,你所想,不过是借我之手把他带进宫里对付叶芷惜。”

独孤柔微怔,她未料凤天歌竟看的如此通透,“本宫,只想助你!”

“你想助的,是你自己。”

人都抢了,凤天歌也不在乎跟独孤柔撕破脸,“如你所愿,叶芷惜被打入冷宫,太子妃的位子,空出来了。”

“谁在乎!”独孤柔恨道。

“你在不在乎的,我管不着,不过作为我帮你出手的报酬……”凤天歌顿了顿,“季安庭现在是我的了。”

“你敢!”独孤柔猛然起身,居高临下看向凤天歌。

即便是尊位,即便是这样盛气凌人的姿态,独孤柔却未从凤天歌眼中看到半分胆怯,哪怕是一点点顾忌都没有。

“为什么不敢?”凤天歌抬起头,似笑非笑。

独孤柔欲怒,却终究忍下来,“本宫不明白,我们之间有仇吗?就算本宫的确有借你之手对付叶芷惜的意思,可到底是帮了你的,不能联手?”

有仇吗?

也不知道杀子之仇算不算。

“侧妃若没有别的什么想说的,我还

有事。”凤天歌不想与独孤柔讨论有没有仇这个问题,毫无意义。

见凤天歌起身欲走,独孤柔开口,“柳萤你是从哪里找到的?”

凤天歌特别能理解独孤柔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武安侯花了那么久也没找到的人被她轻而易举带进宫里,的确值得一问。

可是。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凤天歌唇角的弧度越发深了几分,难得欠身,“天歌,告退。”

是以,在独孤柔千刀万剐的目光凌迟下,凤天歌我自岿然的走出奉天殿。

这才,只是开始……

炎炎夏日,皇宫东南角落的数座宫殿却显得异常清冷。

那种寒意自内而外,阴森中透着难以言喻的悲凉。

偌大皇宫不乏孤魂,冷宫最多。

残破脱漆的木门‘吱呦’响起,阴凉气息从里面扑出来,让人本能发怵。

凄冷空旷的宫殿很是阴森,柳萤缓慢走进去,视线扫过时,落在墙角某处。

那里,坐着柳芙。

柳萤走过去,看到柳芙脚前已经馊臭的饭菜,皱了皱眉,“他们说你两天滴水未进,绝食?”

墙角处,柳芙背脊紧贴着墙,身上的衣服有些脏却依旧没有半点褶皱,发髻也梳理的很整齐。

她没抬头,只冷冷说了一句,“我输了。”

“你我之间,论得着输赢?”柳萤缓缓蹲下身,心头一痛,“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直到现在我心里想的,依旧是如何让你好。”

“你若真想让我好过,为什么还活着

!”柳芙猛抬头,凌厉眸光狠狠瞪向与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柳萤。

这样的目光,让柳萤失望,“我若死,谁替贵妃洗刷冤屈,谁来揭穿你与你背后主子的阴谋诡计!”

柳芙突然大笑,“你是来试探我的?”

“不是,我只是来看你。”柳萤叹了口气,“母亲若看到你这样,该有多难过……”

-------------------

亲们觉得,苏筝筝这个名字值几张月票……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