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零五章 她不能不死了

第四百零五章 她不能不死了

听到‘母亲’两个字,柳芙突然激动到踢了脚前馊饭碗。

“她难过?她怎么会难过!”

柳萤未料柳芙能说出这样薄情的话,“母亲为了找你……”

“那她当初为什么要把我送出去!为什么!”

长久压抑的极端抵触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爆发,柳芙赤红眸子狠戾瞪向柳萤,“为什么当初被送出去的那个,不是你!”

柳萤不知道如何解释,“那个时候,你更虚弱,母亲只想让你能吃饱饭……”

“可她有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这世上,哪有一个孩子舍得离开自己的母亲,如果给我选择的机会,我宁愿饿死也不会……”

一直都很冷静的柳芙红了眼眶。

“母亲从来没有放弃你,她一直都在找你,我们一路从老家到皇城吃了多少苦你根本想象不到……”柳萤落泪,“母亲临终之前都还惦记你,她要我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你,补偿你,是我做的不够好吗?”

“是你做的再好,也补偿不了!”柳芙狠狠咬牙,“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恨你!为什么你能留在母亲身边而我只能被送出去?为什么你能遇到佟兮那样的主子,而我只能在阴暗的角落里随时随地找机会扮演你!”

柳萤突然沉默,片刻后皱紧眉头,“你当真是……不止一次扮演我。”

“没错!所有的事都是我干的!你叫他们杀了我啊!”柳芙面目狰狞,狂笑不止,“那些宫女临死都不明白

,她们为什么会死在自己最信任的人手里……”

‘啪—’

柳萤怒极,狠扇过去,“你都杀了谁!”

“春桃,司琴,还有那个最小的念夏……”柳芙细数着,嘴角露出诡异微笑,“你永远无法想象,她们死不瞑目的样子!”

柳萤猛扬起手,却没有再扇下去,“柳芙,你是真的该死。”

“那你杀我啊!”柳芙睚眦欲裂,怒声咆哮。

柳萤终未开口,转身离开。

不管身后柳芙如何叫嚣,她都没有回头。

走出殿门一刻,柳萤泪流满面。

母亲,对不起。

她若不死,女儿愧对昭阳殿上下。

自冷宫离开,柳萤并没有回延禧殿,而是直接去了教奴房。

与此同时,季安庭亦去寻了皇宫里几位旧识。

那些个旧识有一共通之处,便是能在教奴房里说得上话……

御医院外,一抹身影倏然闪入。

原本自独孤柔那里出来,凤天歌心情算得上颇佳,但在听到苏狐被周歧抓走的消息后整个人如坠冰窖。

一路狂奔,凤天歌脑子里一片空白。

因为她不敢想,她不敢想象那么一只活蹦乱跳的小狐狸如果被周歧弄死,她会不会发疯!

从入学考试一起闯关,到一起赏月一起约架,一起闯过武盟,苏狐在凤天歌心里不可替代。

苏狐,即青龙!

‘咣当—’

许是没想到自己尊威会在一天之内连遭两次挑衅,所以周歧在看到凤天歌冲过来的时候,并没有动作。

然后药案就又翻

了。

之前被他从地上挽救回来的,全都是千金难买的极品。

现在彻底没救了。

“你把苏狐交出来!”

凤天歌踹翻药案一刻瞬间跃起,单掌握拳直轰过去,暴了十成内力。

拳风疾劲,拳意张扬!

周歧黑目骤寒,抬手迎击。

‘砰—’

凤天歌被周歧无比强悍跟霸道的内力震退瞬间,一道黑色光闪飙飞出袖!

是飞剑!

几乎同时,凤天歌身形如蛟龙出海,凌空翻跃数周,双脚直踢周歧面门。

黑色小剑陡转,直刺后心。

周歧皱眉一瞬,向上拂袖!

实力相差太过悬殊,暴戾气浪冲击下凤天歌被逼落地,黑色小剑亦被周歧闪身握在手里。

‘咻—’

小剑被周歧狠甩过来,凤天歌急速调起内力,小剑入袖。

“你们一个两个的,当老夫是谁!”周歧怒喝,声音浑厚,震痛耳膜。

就在这一刻,凤天歌方才注意到早被周歧挪到角落里当衣架晾着的苏狐。

“苏狐!”凤天歌大喜,直接奔过去抬手为其解穴,竟无用,“你把他给我解开!”

眼见凤天歌回头朝自己怒吼,周歧仿佛遭到一万点伤害。

初生牛犊不怕虎,你们这些个无知无畏的白痴!

即便如此,周歧还是抬手把苏狐给解了。

毕竟眼前两个年轻人他暂时都不能动。

苏狐自不必说,人家有爹。

凤天歌也不行,毕竟孟臻还特么没死。

“滚!”周歧怒道。

“天歌你怎么才来!才来啊!”苏狐能动后第一

件事就是狠拍大腿。

“怎么,他给你下毒了?”凤天歌焦虑不已。

“不是!就刚刚那招你再来一次,这回我配合你直接戳他肋骨,一准能弄死他!”为了能让凤天歌了解他的意图,苏狐刻意朝周歧肋骨位置指了指,特别大胆。

周歧黑脸,当着老夫的面研究怎么弄死老夫,是不是想死啊!

“……”鉴于苏狐还活着,凤天歌瞬间恢复理智,转向周歧,“多有得罪,告辞。”

周歧冷视二人,并未阻拦。

苏狐不开森,“小爷不走!小爷要弄死他!”

凤天歌哪容苏狐任性,硬是把他拽出屋子,一口气跑出御医院。

隔壁药室,四位当世名医叠罗汉似的朝外探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很难相信苏狐竟然还能活着从隔壁走出来。

“要不咱们也去砸一砸?”

最下面,裴卿跃跃欲试。

音落之时,隔壁突然传来一声暴响。

于是四医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马车已经驶离皇城好一会儿,车厢里,凤天歌的手依旧有些发抖。

她在后怕!

“为什么要去杀周歧?”凤天歌边抖,边愠怒看向苏狐。

“他敢给你下毒,我就敢杀他!”

就是这么简单!

面对苏狐的回答,凤天歌竟是无语。

“凤天歌,你生气了?”见凤天歌不说话,苏狐登时起身坐过去,扭头,一脸无辜。

“没有。”凤天歌不是生气,是害怕。

苏狐这样,她是不是应该考虑找根绳子把这一

只时刻绑在自己腰带上。

“哦,那你没生气的话,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苏狐很认真的开口。

凤天歌掉转身形,面向苏狐,“你说。”

“以后我再生病,不要把我交给大粪池照顾了行吗?他熬的药好难往下咽。”提到‘药’,苏狐好像瞬间想到什么不好的经历一样抖了抖身子,眼泪汪汪。

就这件事不用苏狐说,凤天歌也绝对不会再犯……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