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零七章 别朝死里打

第四百零七章 别朝死里打

凤天歌自然不知道容祁在想什么,视线落到信纸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颇为不解。

‘言某知凤大姑娘不喜欺骗,不喜背叛,却不知人鬼两张皮,算不算欺骗,算不算背叛。’

“人鬼两张皮……”握着字笺的手猛的收紧,凤天歌一瞬间想到了妖月,也就是白泽。

这会儿,容祁一副我刚才根本没看完的表情凑过去,“人鬼两张皮而已,不应该算欺骗吧……”

“为什么不算?”凤天歌突然看向容祁,目光中情不自禁流露出来的愤怒跟失望难以形容。

总之被那双眼睛盯上之后,容祁只觉背脊发寒,全身汗毛就跟分分钟要飞出去一样,整个人都不好了。

“世子不会明白我对这种人的恨……”

凤天歌收回视线,落在信笺上,“挫骨扬灰,亦是轻了。”

容祁噎喉,“如果是善意的呢?”

“呵。”凤天歌笑而不语。

不曾亲身经历,就永远不会感同身受,容祁又如何能明白,当她知道妖月就是白泽的时候,那一刻的愤怒,震惊,甚至是恐惧都令她毕生难忘。

容祁表示,你能不笑吗?

我害怕。

“你没事吧?”凤天歌收起密笺时,忽然发现站在她身边的容祁抖的很厉害。

“有点儿冷……”容祁之前还想过寻个合适的契机跟凤天歌坦白自己就是温玉的事实,现在这种想法没有了。

想到容祁那夜淋雨,凤天歌颇为担心,“喝药没有?”

“没有……”

容祁摇头,“不想喝。”

要不咱还是讨论一下人鬼两张皮这件事吧,凡事都有特例,你不能以偏概全啊菇凉!

就在容祁鼓足勇气想要开口时,凤天歌的手已然轻触过来,“好了?”

感受到这样切实的关心,这样令人心神荡漾的温暖,容祁突然有了决定。

让温玉见鬼去吧!

“我是容祁我是容祁我是容祁……”

“你说什么?”凤天歌看到容祁细碎念叨,却没听清。

容祁抬头,“言奚笙信里说你将冷兵器冶炼的密法之一以本世子的名义传回大楚,真是……谢谢你了。”

凤天歌愣了片刻,微笑,“答应过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

“哦……那你能不能再答应我一件事?”容祁无比认真看向凤天歌,满眼都是小星星一样的期待。

“说说看。”

见凤天歌走到桌边落座,容祁便也屁颠屁颠跟过来,“如果有一天我做错事,你能不能别往死里打我?”

凤天歌挑眉看向容祁,失笑道,“你过往做的错事还少?不也没死么。”

“那不一样。”容祁郑重摇头。

凤天歌又是一愣,脸色微变,“你是不是有事瞒我,还是骗了我什么?”

容祁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的脸,就是一个谎言……

容祁始终没有把自己是温玉的事实告诉给凤天歌,直到有一天。

那天容祁最希望的,就是凤天歌能朝死里打他……

为了防止容祁有什么想不开,凤天歌暂时决定住在世

子府。

当然,这是凤天歌说服自己的想法,其实她是真觉得醉仙楼的价钱有些贵。

最让人吐血的是,也不知道是谁,居然把她住的那一整层剩下所有的天字号房全都给包下来了。

她果然是个穷人。

皇宫,云光殿。

顾紫嫣听着小宫女的禀报,脸色阴晴不定。

依那小宫女回禀,自锦葵被关起来到现在,柳萤跟季安庭竟然千方百计找人要弄死锦葵。

这完全在她预料之外。

“你确定他们真有这样的意图,而不是虚张声势?”顾紫嫣冷眼扫过眼前宫女,除了锦葵,眼前之人亦是她在宫里的重要眼线。

是以,她信得过。

“奴婢确定,柳萤跟季安庭的确是想锦葵死,虚张声势必有后招,他们找那些人行事的时候并没有留下任何退路。”宫女据实道。

说白了,他们是真想锦葵死。

“就算如此,也无法证明锦葵是冤枉的。”提到锦葵,顾紫嫣美眸渐冷,寒怒开口。

“娘娘,奴婢倒有不同看法。”宫女恭敬而立,低声道。

顾紫嫣扫过去一眼,“说。”

宫女闻声,自袖兜里取出两张字条,双手奉上。

两张字条,一张残破且上面字迹不清,另一张则十分清晰。

顾紫嫣接过来,看过之后脸色微变,“哪儿来的?”

“这是老太后第一日审案,凤天歌离宫时扔在碧水池里的字条,当时因为被水浸过字迹已花,奴婢捞上来之后特意找人恢复,另一张字条

便是恢复之后的内容。”

字条上面的内容,便是叶芷惜第一日所寻那三个证人的所有破绽。

顾紫嫣蹙眉,“这能说明什么?”

“奴婢以为,这足以说明凤天歌之前并不知道那三个人有问题,是有人暗中查过之后递给她这么一张字条。”宫女据实分析。

顾紫嫣看着桌上字条,点头,“显然是这样。”

“照此推,那么季安庭与柳萤相继出现在延禧殿应该也不是凤天歌的功劳。”

顾紫嫣下意识想到锦葵,“锦葵那个吃里爬外的贱婢!”

当初叶芷惜查的那些人,锦葵全都知道。

“娘娘息怒,奴婢怀疑的不是锦葵。”宫女随后又道,“柳萤今日与内务府赵嬷嬷叙旧的时候,有提到奉天殿。”

顾紫嫣一时烦躁,“你把话说完!”

“柳萤是希望赵嬷嬷莫忘了朝奉天殿送冰决,听着是替赵嬷嬷着想,细究当是在替奉天殿那位侧妃说话。”

“你怀疑……柳萤跟季安庭是独孤柔找来的?”顾紫嫣皱了皱眉,须臾轻蔑开口,“独孤柔哪里有这样的本事!”

宫女越发恭身,“独孤柔自然没有,但是……”

这一次,宫女当真没有故意卖弄的意思,而是她不敢说。

“独孤艳!”顾紫嫣猛然想到那个许久不曾被她提起的名字,美眸陡寒。

“二十年过去了,这世上有本事能把昭阳殿幸存旧人一一找出来的唯有独孤艳,独孤侧妃到底是独孤艳的妹妹,知道

一些事也在情理之中。”宫女斗胆猜测。

“那锦葵?”顾紫嫣还是有些拿捏不准。

“若当年真是锦葵救了柳萤跟季安庭,现在锦葵落难,他们就算不帮也不致于下此毒手,但他们若真是独孤侧妃的人……”

说到这里,宫女已经不必再解释。

顾紫嫣狠吁口气,目光阴蛰,声音寒冽,“那便试试,独孤柔……”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