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零八章 撑死你

第四百零八章 撑死你

顾紫嫣试探独孤柔的方法很简单,也直接,更粗暴。

以莫须有的罪名把独孤柔打进冷宫,且看看,谁替她出这个头!

这厢,顾紫嫣对独孤柔有所怀疑且命人守着锦葵,那厢楚太后又一次找到了屈平。

而屈平在离开之后,直接出宫去了世子府。

府内,凤天歌不在,只有容祁守着一桌饕餮盛宴狂朝嘴里塞。

算起来,他应该有好久没用这种方式排解压力了。

这会儿,屈平转着轮椅进去,直接停在容祁对面,捧起一只烧鸡。

“你放下。”容祁手里正端着一盘水晶虾饺,抬起头,“那是我的。”

看出容祁眼中迸射出来的攻击性,屈平扔了烧鸡,“撑死你。”

容祁没说话,埋头继续吃。

见容祁如此,屈平皱了皱眉,“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来?”

容祁朝嘴里一连塞了三个虾饺,表示不想听。

妖月是人鬼两张皮他承认,可他这也能算吗?

他一直都是一张脸,跟一张面具……

“楚太后快不行了。”屈平深吸口气,郑重道。

对面,容祁猛吐掉刚刚塞进嘴里的虾饺,震惊不已。

明明已经知道结果,可听到屈平这样说时,容祁仍有些无法接受。

“之前你探到楚太后脉搏有问题过来问我,我只说了其一。”

屈平犹豫片刻,索性直言,“当日武盟期间楚太后有找到我,给了我一粒丹毒,该怎么形容……那粒丹毒绝非我们四人可以炼制出来。”

容祁摇

头,“不明白。”

“楚太后希望我们能弄死周歧,死透透的那种。”屈平言简意赅,“如果周歧能中丹毒,弄死他绝对有可能。”

“然后呢?”容祁也想周歧死,虽说当初就算没有周歧的腐骨草,宫里那些人一样会找别种剧毒代替。

可事实是,母妃死于腐骨草。

“自得到丹毒之后,我便与洛羽他们研究如何给周歧下毒,周歧是谁你懂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容祁错觉,他发现屈平脸色比刚进来时,差了许多。

“说重点。”容祁私以为,屈平的异常就是传说中的,谈歧色变。

“然后我们合四人之力想到一条妙计,就是以墙为媒,在墙壁上插进一支细小的空针,将那粒丹毒磨成粉末送进空针,再以烛火蒸针,至丹毒化作水汽散到周歧的屋子里……”

“这管用吗?”容祁完全不能理解,江湖四医合力想到的妙计就是这个?

屈平摇头,“一粒丹毒我们分十五次入针,五日前才算是全部把丹毒全都送到周歧的屋子里,然后……五天过去了,我们并没有看出周歧有任何异常。”

就在屈平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唇角突然溢出一缕黑血。

容祁震惊,“你中毒了?”

屈平抹过嘴角,点头,“中了。”

“怎么不早说!”容祁低怒开口。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屈平无奈摇头,“这就是周歧,看到了吧。”

容祁一直都知道周歧厉害,却没想到这

样厉害。

之前是焦仲跟裴卿,现在是屈平,也不知道洛羽如何了!

见容祁走过来,屈平摆手,“逼毒没用的。”

“那怎么办!”容祁不想看到屈平死!

屈平苦笑,“原本我们还想再等一等,如今就算楚太后不找我们,我们也是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我们可能就死绝了。”

“无解吗?”容祁眼眶微红。

“周歧的毒真的是……”看出容祁伤心,屈平反倒释然,“你若难过便替洛羽跟焦仲难过一下,我跟裴卿本来就是想死的人,没什么。”

容祁强压制住心底那份歉疚跟悲恸,“你们想怎么弄死周歧?”

“把他调出皇城,决一死战。”屈平抹净嘴角黑血,“这也是楚太后的意思,她会到场。”

容祁惊,“为什么?”

“不知道,楚太后似乎极恨周歧,定要手刃。”屈平深吁口气,“我已经把周歧并没有中毒的可能性告知,楚太后依旧执意要与我们一起行动。”

“你们四个都这样了,怎么打得过?”容祁皱眉。

屈平表示,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来找你?

容祁了然,“我一个人怕是不够,要不,多找几个人吧……”

“你想找谁?”屈平随后补充,依楚太后之意,她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容祁想了想,“孟臻,公孙佩。”

屈平知道此二人,心里颇有些底,但也不敢说就一定能成事,

论武功,孟臻自己就能跟周歧打个平手,可孟臻不会用

毒,这才是最要命的。

为免夜长梦多,屈平将时间定在三日后,子时。

屈平临走之前提醒容祁,这件事万不能再耽搁,否则后果绝对是他不想见到的。

容祁明白,江湖四医快挂了,楚太后大限将至,再拖下去周歧不战而胜。

至此那毒物于世间,再无敌手。

是以,容祁没有将这件事预先告诉孟臻……

皇城,镇南侯府。

老夫人灵堂前,二房那一大家子仍跪在里面哭的撕心裂肺。

他们是真哭,不管之前做过什么他们现在清楚的是,如果老夫人活着便谁也别想把他们从镇南侯府赶出去。

老夫人为什么死,全都是凤天歌害的!

于是当凤天歌入府走进灵堂磕头的时候,凤雪瑶又要呛声。

“皇祖母命我协助丁大人办案,如今走的近了……”凤天歌起身,面向凤雪瑶,“妹妹想说什么,直说。”

如此,凤雪瑶还能说什么。

离开灵堂,凤天歌转向东院书房。

她知道,凤清这几日都在。

房门开启,凤天歌分明看到凤清抬手抹过眼角的动作。

“父亲节哀。”

“没事,你怎么回来了?”凤清抬头,佯装无恙。

凤天歌缓身坐到案前,“来看看父亲……祖母的死,父亲有没有怪天歌?”

“这件事,最无辜的就是你。”凤清并非不明事理,“为父只是难过,你祖母何致偏袒二房到这个地步,命都舍得。”

凤天歌心知凤清所想,却不以为然。

老夫人的死

,透着蹊跷。

但这件事如果细查下去,很容易会激起凤炎那根已然崩的太紧的神经。

多事之秋,她只能先压一压。

好在,她已经把‘周嬷嬷’事先藏起来,待他朝自己真有心对付二房时,用得着。

当然,对外周嬷嬷却是夹带银两,不告而别……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