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一十章 我是狐啊

第四百一十章 我是狐啊

在经历一番刻骨铭心的说服教育后,苏狐终于言归正传。

他把自己在周歧那里发生的事一五一十重复给媚娘,临了又问了一个欠抽的问题。

“媚姨你知道周歧是谁吗?”

桌边,媚娘不想知道周歧是谁,她只想知道,“你是不是唬?”

“我是狐啊!”苏狐私以为媚娘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下手有多重,都打脱了相。

媚娘恨的咬牙,“你还知道你唬!周歧那号大人物你也敢去砸场子?你活腻歪了!”

“媚娘你不知道,他就是武盟时给凤天歌下毒的阴损玩意,本大爷也根本不是去砸场子,我想弄死他!”

媚娘嘴角抽了抽,美眸紧盯着苏狐那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父子俩真是一个样!

若是爱上哪个女子,自己的命就变得特别不值钱。

而我,真是欠了你们父子俩的。

终于,媚娘狠舒口气,“你死了这条心。”

苏狐摇头,“他不死,我睡不着。”

见媚娘握拳,苏狐突然赤果上身从铜镜前凑到桌边,“媚姨你别担心,我都已经被他抓了他不也没捅死我吗?说起来,他好像很怕老东西的样子,为什么?”

严格说,媚娘也算是自小看着苏狐长到大,这孩子偶尔认真起来的样子与他爹真是如出一辙,小贱小贱的,让人气也不是笑也不是。

唯一不同的是,苏筝筝的小贱只在一个女人面前。

而苏狐……

苏狐这副小贱样唯独没有在那个女人面前出现过

他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

媚娘突然抬手揉了揉苏狐的脑袋,“论武功,周歧在江湖上未必能排得上名次,但他用毒的本事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被任何人赶超过……”

媚娘也只是偶然一次机会听说自家主公与周歧有过交手,周歧不敌,当下抛出二十多种毒药,直接乎在苏筝筝脸上。

苏筝筝虽然没中毒,但那些毒药乎的他很是不爽。

于是某狐他爹硬把周歧揪过来按到地上,割腕喂了他两大碗血的样子,直喝的周歧口吐白沫。

是的,苏筝筝的血有毒,他非但百毒不侵,还能侵百毒。

就是这么屌炸天。

所以说,有些人拼了命的努力才可以成为一座高峰,而有些人生来便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巅峰。

那一次,周歧嫉妒红了眼……

桌边,苏狐恍然,“老东西的血可以毒死周歧?那我的血……”

“你别想,你的血没有剧毒,只能解毒……”媚娘猛然意识到自己说露了什么,扭头看向苏狐,“我的意思是……”

“我的血能解毒啊?什么毒都能解?”苏狐惊讶看向媚娘,这种事之前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

当然了,以苏狐的性子,媚娘毫不怀疑如果这件事被他知道,他能把自己放成一具干尸。

见苏狐瞪大眼睛看过来,媚娘摇头,“你的血不能解毒,我刚才说的也不是你。”

然而,迟了。

只见苏狐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披,直接扔了一句‘我去试

试’,就跑了。

媚娘无语望天,独自凌乱……

皇宫,御书房。

听到独孤柔被打入冷宫的消息,古云奕第一时间来找北冥渊,却没有主动提起这件事。

毕竟他与独孤柔关系特殊,主动提起难免惹人怀疑。

且说自曹姝死那晚与独孤柔一番云雨之后,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他时尔会去找独孤柔。

每次去,独孤柔话都不多,也从未对他有过任何要求。

古云奕,很喜欢这种感觉。

御书房内,北冥渊将武盟七人入朝的拟诏递给古云奕一览。

凤天歌入虎骑营为副将,谢如萱为参将,叶清华被分到刑部任都官司主事,项晏到兵部,古若尘已是淮阴侯便只封了骠骑将军的虚衔准其入朝,君无殇则被分派到武安侯所在的龙魂营为副将。

“苏狐也被分在虎骑营?”古云奕不解。

龙椅上,北冥渊不徐不疾吁了口气,“这是公孙佩的意思,说是让苏狐跟着凤天歌,能少惹些祸,至于校尉的官衔也是武院那边提出来的,他们是觉得苏狐的性子担不得重任。”

古云奕心里装着独孤柔,便也没心思细究。

奈何北冥渊东拉西扯,偏偏不提独孤柔。

就在古云奕有些忍不住的时候,李诚瑞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进来。

凤天歌在外求见。

因为是凤天歌,北冥渊几乎没有犹豫,直接宣见。

殿门开启,凤天歌入殿之后完全无视古云奕,扑通跪地,“天歌求太子殿下明察

,侧妃独孤柔当不致大逆。”

一语闭,古云奕心下陡震。

龙案后面,北冥渊剑眉微挑,眼底闪过一抹暗色,须臾而逝。

“天歌你起来说话。”

“太子殿下,天歌虽不知侧妃因何攻击皇后娘娘,可就天歌对侧妃的了解,她一向温婉。”凤天歌边求情,边起身。

过犹不及,她若执意跪地苦苦求情,则显得不那么真切。

北冥渊没想到,母后所料,居然是真的。

他亦恨,亦欣喜。

恨的是独孤柔好好的日子不过,竟然在背地里搞出这种事!

欣喜的是,凤天歌与佟兮跟小皇子一案,毫无关系。

“云奕,你怎么看?”北冥渊没有答应凤天歌,应该说,如果柳萤跟季安庭若都是独孤柔找到的,那么独孤柔就该死。

他注定,不会放过独孤柔那个贱妇。

“微臣以为,触怒皇后,罪不可恕。”古云奕面色无波,恭敬道。

凤天歌转眸,怒瞪,“古大人何致如此无情,亏侧妃还说与古大人相交甚深!”

古云奕瞬间变脸,凤天歌说的这句话,哪里是为独孤柔好!

“凤大姑娘慎言,本官与独孤侧妃萍水相逢而已。”古云奕冷声开口,心里越发不能理解凤天歌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萍水相逢?

上辈子如果不是独孤柔突然反悔,她差点儿就撮合了这么一对。

彼时彼刻,他们两个可谓如胶似漆。

现在想想,独孤柔之所以弃古云奕,多半是跟北冥渊勾搭上

了。

她倒真是被这些人耍的可以!

有些事不用过多强调,一句足矣。

北冥渊果然没有再问古云奕,“天歌,这件事你不清楚……不过本太子会尽力在母后面前替独孤柔求情,你……便不要多管了。”

“太子殿下……”凤天歌佯装欲言又止。

“退了吧。”北冥渊收回视线,淡声道。

见北冥渊摆手,凤天歌不再多言,恭敬退出御书房。

古云奕意识到座上之人有所怀疑,刚要解释,却被北冥渊抢了先。

“你也退吧……”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