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替我杀个人

第四百一十一章 替我杀个人

同一时间,楚太后亦亲自移驾到云光殿。

说是闲聊,话里话外却是劝顾紫嫣大方些,莫动辄就要谁的命,把谁打入冷宫。

身为一朝国母,气度还是要有的。

顾紫嫣整个过程都在陪笑,直到楚太后离开,大发雷霆。

事实证明,自叶芷惜揭发佟兮跟沈辞有染到引出当年旧事,皆是独孤柔在幕后所为!

养虎终为患!

在顾紫嫣眼里,独孤柔的做法已经触到了她的逆鳞。

那么除了死,她实在不知道还要给独孤柔安排什么别的下场。

至于怎么个死法,她需与太子商议……

冷宫的门,吱呦开启。

一袭深蓝白鹤官袍的古云奕迈步进来,视线之内,独孤柔正蜷在冷宫一角,目光深暗,寒意瘆人。

冷宫条件也就那样,墙壁掉皮脱漆,斑驳凋敝,不时还泛着一股酸馊味儿。

角落里,独孤柔听到声音时猛抬头,却在看到古云奕时,略微失望。

她在等墨画。

而墨画去找了武安侯。

遭逢大难,独孤柔唯一想到的,便是秦淳。

在利益面前,人性脆弱不堪。

她与其相信秦淳会因为想得到余下幸存者名单救她一救,也从未奢望古云奕会因为那几夜而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拉她一把。

此刻,面对止步于前的古云奕,独孤柔也就是看了一眼,无半分表情。

“虽然我不知道云光殿里发生了什么,但我相信你不会鲁莽到去攻击皇后。”古云奕轻声开口。

独孤柔却只是冷

冷一笑。

古云奕颇为意外,自己已经站到这里,独孤柔竟然没有求他。

“刚刚凤天歌有到御书房给你求情,没想到你们关系这么好。”古云奕知道并非如此,这般说便是想看看独孤柔的反应。

果然,独孤柔猛抬头,震惊不已,“她给我求情?”

“嗯,我亲眼所见。”古云奕微微颌首。

独孤柔柳眉紧皱,眼中闪出疑惑,却在片刻后冷戾如潭。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

独孤柔突然握拳,狠砸地面,“凤天歌!你为什么要害我!你抢了本宫的人已是无耻,竟然还设下这样的陷阱!我到底跟你有什么仇!”

“她抢了你什么人?”古云奕闻声,疾声开口。

独孤柔未理古云奕,只恨的咬牙切齿,双眼直冒火星。

见其不语,古云奕上前一步追问,“佟兮跟沈辞的案子,你沾手了?”

独孤柔不是不想回答,只是此刻,她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只怕……

只怕这一次便是秦淳也保不住她!

“季安庭跟柳萤是你……是你找来的人,凤天歌非但抢了他们,还利用此事反咬你一口?”

古云奕能在军营里潜伏三年,心智自然非比寻常,加上这前前后后发生的事,他能有这样的猜测一点都不意外。

而独孤柔,并没有反驳。

“你糊涂!”古云奕低吼一声。

“我糊涂?”独孤柔抬起头,阴冷寒眸紧紧盯上古云奕,“我只是想活下去,有什么错!”

“大

错特错!我原本以为你是看淡了,没想到你私底下竟然……你跟了北冥渊那么久,应该知道他对皇位有多在乎,如今你去把昭阳殿旧事捅出来,不是要他命么!”

“我就是想他死!”独孤柔狠戾叫嚣。

‘啪—’

突然一声脆响,独孤柔紧捂住自己左颊,愤怒看向古云奕。

“你清醒一点!”古云奕也是迫不得已,就独孤柔现在的状态根本就是找死。

面对古云奕眼中焦虑,独孤柔突然红了眼眶,哽咽低喃。

“事到如今我清不清醒还有什么意义?凤天歌定是故意露了什么破绽给顾紫嫣,她才会找个莫须有的罪名把我关进冷宫想要试探,如果凤天歌不替我求情倒也罢了,她这一求情,便是坐实那个破绽是真的,没想到本宫竟败在一个初出茅庐的臭丫头手里!”

“你太小看凤天歌了。”古云奕长叹口气。

“呵!”

独孤柔一脸颓败靠在墙上,目光涣散,神情萎靡,无法言说的绝望让她彻底崩溃。

这一次,她可能真的完蛋了。

看着这样的独孤柔,想到那几夜的缠绵悱恻,古云奕终是狠咬牙,上前一步蹲过去,在独孤柔耳边说了一件事……

武院后山,拥剑小筑。

自从上次与公孙佩痛痛快快打过一场之后,容祁个把月没来。

这会儿进来,公孙佩直接朝他翻了两个白眼,“滚出去。”

容祁特别听话,调身欲走下一秒,又被公孙佩给叫住,“滚

回来!”

“无涯?这柄无涯剑怎么会在你手里?老夫听闻它早在百年前已经被熔了啊!”小筑里,容祁还没想好要不要滚回去的时候,公孙佩已经屁颠儿屁颠儿跑过来,伸手就要拿剑。

容祁一收,“抢啊?”

“啊!”公孙佩毫不掩饰自己对宝剑的贪婪,直接甩手关了小筑的门。

这一刻,容祁真想把整个太学院的学生连带打更的都叫过来,这就是你们没日没夜仰望的总教习,凑不要脸到这种程度他都自愧弗如。

“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把无涯送给你。”容祁觉得,公孙佩良心不多,但至少应该还有。

公孙佩摇头,“老夫觉得我不用答应什么,也应该有本事把剑留下来。”

好吧,容祁早料到了,抬手指了指无涯剑的剑柄,“看到什么没?”

公孙佩皱眉,“据记载,这剑柄上当有一条银丝,相传那银丝是铸剑者掬千缕月光炼成。”

“不是,就是一条价值不菲的银丝。”容祁纠正了一下。

“银丝呢?”

“被我拆了。”

容祁紧接着将无涯十分大方拍在矮几上,“事成之后,我自然会把银丝送过来。”

公孙佩转身坐向紫藤竹椅,拿起无涯,“成交。”

“后日子时,替我杀个人。”容祁很是轻松道。

公孙佩抽出无涯,剑身极薄,透着淡淡寒光,“后日子时把银线一并带着。”

“放心,周歧一死我必将银丝给你。”

容祁音落时,公孙佩一

直没舍得抬的眼皮,慢动作抬起来,慢动作瞠目,慢动作张大嘴巴,“谁?”

“咳,周歧……”容祁原本不想告诉公孙佩,但就这种级别的较量自然是知己知彼才有胜算,所以也是没法儿隐瞒。

公孙佩握着无涯的手,紧了紧,“其实……这剑没有银丝,看着也挺顺眼……”

-------------------

我斗胆想了一下,如果我把苏狐给写死,此处注释必能出现99+。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