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一十三章 锦葵脱险

第四百一十三章 锦葵脱险

与此同时,叶清华也已到刑部报道,接到的第一个任务便是将冷宫里的叶芷惜押去天牢。

叶清华心里清楚,这当是凤天歌送给她的上任礼。

这份礼极重,她毕生感激。

反倒是叶芷惜,无善意无悔意,满满的怨恨跟诅咒。

叶清华心知多说无益,打点狱卒安顿好叶芷惜后,回了刑部。

另一方面,项晏入兵部直接被宋煜调走,自然也是照顾有加。

古若尘与平时无异,只是头上多了一个骠骑将军的虚衔。

至此,七人皆已入朝。

皇宫,教奴房。

一番试探之后,顾紫嫣已然断定整件事都是独孤柔在背后搞鬼,虽说她对柳萤跟季安庭‘死而复生’仍有怀疑,但就目前情况来看,当是巧合。

这便是所谓的,百密一疏。

身处皇宫几十年的顾紫嫣,竟然会用‘巧合’二字说服自己。

只能说,老虎也有打盹儿的时候。

要知道,这世上所有巧合不是刻意迎合,则是别有用心。

且说自那日被顾紫嫣毒打之后扔进教奴房,锦葵的日子并不好过。

一般来说,严重到被遗弃到教奴房的宫女几乎没有翻身可能,哪怕你是云光殿出来的,在这里,待遇没有不同。

加上柳萤跟季安庭也的确拜托了人,锦葵境遇更糟。

顾紫嫣去的时候,锦葵正被关在臭气熏天的密闭破屋里涮马桶。

“趴在那里装什么死!快起来涮!”房间内,同样被派过来涮马桶的邋遢宫女手里,

握着一条皮鞭。

“真是被你害死了!说好一个时辰能洗完,偏偏在你身上耽误事儿,现在被罚你高兴了?今天你要不把这一百只马桶都涮干净,我打死你!”

蘸着污秽之物的皮鞭狠甩过来,锦葵却无力躲避,硬生受着。

之前被顾紫嫣踩烂的手指溃烂化脓,身上又添了数道鞭伤,极痛侵入肺腑,锦葵只觉疼的钻心,却只看向那宫女,一言不发。

“还敢瞪我是不是?我叫你瞪!”那宫女看出锦葵挑衅,一时动了火气,直接冲过来狠抽!

‘啪、啪、啪—’

三五下鞭子甩过去,锦葵却只蹲坐在池边,双臂护头,任由抽打。

她知道,顾紫嫣就在外面。

‘砰—’

果不其然,就在宫女又一次扬起皮鞭时,破败房门直接被冲进来的太监踹开。

“大胆!”那太监是云光殿的人,这会儿直接抢走皮鞭,将宫女狠推进脏臭的池水里。

“你们是谁?你们……”宫女狼狈爬出来时,陡然看到一朝国母就站在她面前,顿时不敢吭声。

池边,锦葵未曾抬头,而是忍极痛重新拿起铁刷,握住浮在池子里沾满污秽的马桶,用力想要把它洗干净。

“锦葵,皇后娘娘过来接你了。”刚刚冲进来的太监看到锦葵如此,上前小声提醒。

锦葵没说话,动作越发用力,左手伤重,指骨处烂肉被脏水浸染,隐隐可见白骨。

该是怎样的痛!

顾紫嫣忍着小屋里那股难闻气味,

叹了口气,“在怪本宫?”

锦葵动作越来越快,眼泪毫无预兆掉下来。

“奴婢不敢……”锦葵声音哽咽,动作未停。

“还说不敢,这皇宫上下也只有你敢与本宫这样使性子。”顾紫嫣瞄了眼身边太监,“直接送到御医院。”

就在顾紫嫣欲转身时,锦葵突然扔了铁刷跟马桶,扑通跪在地上,泣不成声,“奴婢从来没有救过任何人,奴婢从来没有背叛皇后娘娘!”

顾紫嫣沉默片刻,“所以本宫亲自过来接你了。”

见锦葵匍在地上恸哭,顾紫嫣眸色微柔,离开时刻意让身边太监支会管事嬷嬷,将这会儿仍在池子里泡着的宫女捞出来,乱棍打死。

看着顾紫嫣的身影淡出视线,锦葵紧绷的心弦忽的松弛,晕了过去……

同样一座皇宫,锦葵绝处逢生的同时,独孤柔却在生死边缘挣扎。

一个不慎,万劫不复。

冷宫里,北冥渊踩着戾气的步子重踏向已经被他一巴掌打翻在地的独孤柔,狠狠揪住她衣领,睚眦欲裂,眉目如冰,“是谁给你的胆,敢与本太子作对?”

“臣妾……没有……”独孤柔生生被北冥渊拖站起来,背脊抵在墙上,脸颊肿胀,似被火烧。

难以言喻的窒息感如海水倒灌,独孤柔一刹那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北冥渊竟想掐死自己,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

刹那!

独孤柔突然从袖内抽出匕首,狠狠扎向北冥渊。

凌厉锋芒直袭过来

,北冥渊不得已闪身退后数步,幽蛰黑目紧紧盯住独孤柔,“自不量力。”

脖颈失去桎梏,独孤柔死命喘息,手里紧握着匕首,抬起头,“你想杀我?我为你除了独孤艳,你竟连苟延残喘的机会都不给我?”

“是你自己找死。”

这一刻的北冥渊,就像是暗夜里的狰狞可怖的魔鬼,残暴嗜血,毫无人性。

这哪里像一国太子?

哪里像皇族贵胄!

“我找死?我找死还不都是你逼的!当初独孤艳未灭之前你是怎么说的?你说只要独孤艳一死,你即刻封我为太子妃,你说你一生只爱我,绝不负我!”

“本太子连独孤艳都负了,你算什么东西!”在这冷宫无人之地,北冥渊算是彻底卸了伪装。

独孤柔没想到北冥渊竟然可以面无愧色,堂堂正正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你简直是……畜牲!”

“你又好到哪里去!”北冥渊冷笑,“当初独孤艳对你何等仁义,你做的那些事又都是人干的?”

“北冥渊!我是为了你!”独孤柔终于还是忍不住哭了,不是伤心也不是悔恨,只是不甘。

“你是为了你自己,扪心自问,你想当太子妃想当皇后甚至太后,为的不是权力?只是你这样的人不配,你就像是阴沟里的老鼠,只会耍些阴谋诡计,玩那些让人鄙视不屑的小伎俩,上不得台面,你永远都达不到独孤艳那样的格局,更不要提拥有她那样的胆识跟气

魄。”

独孤柔以为自己听错了,片刻后疯狂大笑,花枝乱颤,“北冥渊!听听你自己在说什么!你竟然在夸独孤艳?夸那个被你想方设法弄死的女人!”

北冥渊没有反驳,黑目幽寒,“她的确,不了起。”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