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官职不够

第四百一十四章 官职不够

北冥渊从未否定过独孤艳的胆识跟气魄,这样的胆识跟气魄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为他所向往。

他承认,独孤艳没有变,变的是他。

是他不甘仰望,不甘心眼睁睁看着独孤艳明明已经站在他背后,那些人的目光依旧可以不辞辛苦的绕过他,落在独孤艳身上。

那些个瞎子!

“北冥渊,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独孤柔有些害怕,眼前的北冥渊太过反常。

“我知道,非常清楚。”

北冥渊一步步走向独孤柔,目光阴蛰的可怕,“本太子一直都很佩服独孤艳,她的确是大齐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将才,而我在明知道她仍爱我,在接下来的岁月里几乎不可能背叛我的前提下,仍花了三年时间,将她跟她的十三宗灭的干干净净连渣滓都没剩下,是本太子的自尊心在作怪,能站在朝堂之上为世人仰慕崇拜的,只能是我,必须是我。”

“你别过来……”独孤柔紧攥住匕首,刃尖朝外,惊恐警告。

“知道本太子为什么会跟你说这些吗?”北冥渊勾起薄唇,目光阴冷冰骛,“若你不幸在下面遇到独孤艳,替本太子跟她说一句,对不起。”

原来!

北冥渊这是把她当作死人了,因为只有死人才不会泄密,才不会在知道他这么卑微扭曲的心态之后,无休无止的嘲笑他。

“别过来!”独孤柔突然将匕首抵在自己颈间,“你再过来,我便死给你看!”

北冥渊

突然一怔,继而大笑,如阴森恶鬼,“你拿死威胁本太子?独孤柔你真的是……也好,免得本太子脏了自己的手。”

看着北冥渊眼底的讽刺跟无情,独孤柔以为自己会心痛,竟没有。

她亦笑了,灿烂无比,“太子殿下可还记得段天泽?”

对面,北冥渊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退却,便已凝固。

“你说什么?”北冥渊脸色骤寒,声音低戈。

独孤柔依旧保持刀架脖颈的动作,微抬下颚,渐渐敛了笑意,“段天泽,太子殿下不会不记得这个人了吧?”

北冥渊不语,垂在两侧的手掌下意识收紧,狠攥成拳。

“奸妃一案你还真是杀的彻底,除了独孤艳麾下十三宗跟那些曾经公然支持她的文臣武将,你连一个不在朝中,只是曾在你面前表现出爱慕独孤艳的段天泽也给弄死了,你不会不知道段天泽是谁吧?”

“你闭嘴!”北冥渊狠戾低吼。

“可以啊,只要太子殿下一句话,我便将这匕首刺到喉咙里……”独孤柔勾唇,“你敢吗?”

“为什么不敢!”北冥渊暴怒。

“只要我一死,段天泽的真正死因即刻会被公之于世,而段天泽的父亲,也就是内阁首辅段恒会怎样?”独孤柔挑眉,眼底闪过的光芒,充满自信。

此时此刻,也只有独孤柔自己知道,她有多心虚,多害怕。

因为她根本就不确定,古云奕离开时跟她说的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不是她不肯相信古云奕,是她曾经相信过,结果那就是个笑话。

“本太子……没有……”

“没有杀段天泽?”

越心虚就越嚣张,独孤柔突然大笑,“太子殿下记性好差!你自己亲手捅了段天泽二十来刀,全忘了?”

“你胡说!”

北冥渊突然冲过去,欲伸手却见独孤柔将匕首刺进皮肉,渗出鲜血,“当时有人在场的,太子殿下不会连这都不记得了吧?”

“那人已被本太子……”北冥渊陡震。

“杀人灭口?太子殿下亲手杀死那人了?如果没有,太子殿下如何知那人一定死了?”

独孤柔嗤笑,“如果那人没死,如果那人落到段恒手里,后果是什么不用我说你也知道。”

“那人在你手里?”北冥渊冷蛰开口。

独孤柔点头,“正是。”

“不可能!你根本没那个本事!”北冥渊尚算理智,怀疑道。

“我的确没那个本事,可是北冥渊,你别忘了我是谁。”独孤柔肆意提醒。

北冥渊目色愈深,寒意刺骨,“独孤艳?”

“是啊,本宫可是独孤艳的亲妹妹,当初在重华宫也伺候过一段日子……”独孤柔咬了咬牙,“不然本宫如何得知当年昭阳殿旧人还活着?我又怎么可能找到柳萤跟季安庭?”

独孤柔真的小看了凤天歌,当初她费尽心机隐藏的秘密,而今却被凤天歌逼的她亲口承认。

“独孤柔,你真该死!”北冥渊终未再进一步。

“彼此彼此

。”独孤柔知道,北冥渊妥协了,“放我回到奉天殿,我只想活命。”

北冥渊不甘心,他刚刚才在这个女人面前剖白自己所有阴暗跟不堪,如果独孤柔不死,他颜面何存?

“太子殿下放心,只要我活着,秘密永远都是秘密。”独孤柔缓慢放下匕首,笃定看向北冥渊。

如果说朝中有一半文臣武将皆在北冥渊麾下,那么这一半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看的是内阁首辅段恒的面子。

所以北冥渊根本离不开段恒!

终于,北冥渊走了。

独孤柔颓然瘫在地上,扔了匕首……

第二日,早朝。

如果说,这一日的早朝对绝大多数官员来说与常无异。

对凤天歌来说,却是她这辈子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

站在殿前,凤天歌驻足凝望。

眼前这座巍然大殿,重檐九脊,斗拱交错,黄瓦盖顶,金碧辉煌。

朱漆门,同台基,这便是金銮殿。

这里,捆绑了多少帝王身破碎了多少君王梦,又引得多少王朝颠覆,百姓流离失所,天下为之改姓。

这里,亦承载着她上一世,所有荣耀。

从先锋到天下兵马大元帅,她的人生曾在这里达到巅峰。

如今,她又回来了。

人是情非,如今的她,再也不是那个一怒天下惧的天下兵马大元帅。

而她却十分坚定的相信,终有一日,她会重回巅峰!

在她身后,一并跟过来的谢如萱似乎发现凤天歌有些反常,刚要提醒却听身后有人先她一

步发声。

是古若尘。

“天歌,怎么不进去?”除了古若尘,还有君无殇、项晏、叶清华。

武盟七人聚了六人,苏狐没来。

官职不够……

-------------------

亲们,有点急事,今天只能一更……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