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二十一章 世间再无楚灵韵

第四百二十一章 世间再无楚灵韵

“你喝!你先喝!”

看到凤天歌哭的那样伤心,苏狐便知道楚太后对她来说有多重要。

苏狐不管自己的血是不是真没用,可总要试一试!

奇迹发生了,但却没有,任何意义。

苏狐的血当真霸道,楚太后嘴角溢出来的血不再是黑色,只是旧患已深,加上服用药丸耗尽真元,楚太后已是油尽灯枯,回天乏术。

苏狐去救四医,楚太后的视线则落向一直站在凤天歌背后的容祁身上。

“你是……”

“四海商盟,温玉。”容祁蹲下身,握住楚太后另一只手,不动声色在她掌心,勾出两个字。

容祁。

楚太后眸间一亮,动了动唇,“好,真好……”

“韵儿,你!”一直在给楚太后推送真气的孟臻陡然一震,心痛惊呼。

楚太后抬起头,看向孟臻,“师兄,对不起……”

容祁知楚太后有话要对孟臻说,当下扶起凤天歌,走到旁边。

“别说这些虚的!你要真觉得对不起我就赶快把气门松开,让我把内力渡进去!你信师兄,我能救活你!”孟臻仍不甘心,拼命运气。

“我信你,才怪。”楚太后愈渐虚弱,眼中笑意不减,“你当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为我耗尽内力,与我一起死……”

孟臻不语,眼眶骤红,“你既知道,便成全我。”

楚太后终是落泪,“师兄对韵儿好了一辈子,韵儿却连累师兄一辈子……临要离开,韵儿还是想求师兄,好好活着。

“没有你,你让我怎么好好活!”孟臻突然爆发,年近古稀却哭的像个孩子,鼻涕眼泪混在一起,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师兄,你就再由韵儿任性最后一次,我把玥儿跟天歌,拜托给你了……”

楚太后抬起手,想要替孟臻擦净眼泪。

只是下一秒,那只抬起的手却似轻羽,如枯叶,毫无重量的垂了下去。

楚太后闭上眼睛的时候,有泪划落。

唇角,带着微笑……

“呜呜呜呜呜……”孟臻紧紧拥住楚太后,埋头恸哭。

孟臻知道,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不在了。

终于,他突然仰天长啸,一声狂吼,震天撼地!

许久以后,孟臻抱起早已失了温度的楚太后,缓慢起身,一步步走向夜幕。

蒙蒙细雨,如烟如雾。

孟臻的身影仿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皇祖母……皇祖母!”凤天歌再也支撑不住,双膝跪在地上,痛苦呜咽。

容祁不语,默默站在凤天歌身边,任由雨水滑过金色面具,打湿紫袍。

皇祖母,一路走好。

斩风剑下,周歧已经断了气,只是那双混浊无光的眼睛却始终睁着。

他望着天,真的是有太多疑惑跟不甘。

他有什么错,错的是天下人……

这会儿,十里亭最忙碌的当算苏狐,喂了洛羽喂焦仲,喂了焦仲喂屈平,喂了屈平喂裴卿。

别问顺序为什么这么详细,因为公孙佩由始至终都在旁边瞅着呢!

轮来轮去,就没轮到他。

“苏公子

,你这血当真奇效!”洛羽最先站起身,不是简单的抑制,是完全意义上的恢复。

不消片刻,焦仲跟裴卿也都从轮椅上站起来,一脸惊愕。

唯屈平坐着。

苏狐脸色已是苍白如纸,走路时身子都开始发飘,却还是重回到屈平身边,“怎么还没站起来?再喝点!”

屈平脸红,“不用不用,我没腿……”

苏狐‘哦’了一声,“那就没办法了,我这血可能不能帮你把腿再长出来。”

且说苏狐见四医无事,当即跑回到凤天歌身边,“天歌你有没有中毒,喝我血,快喝!”

凤天歌依旧匍匐在地上,悲泣呜咽。

旁侧,容祁看了眼公孙佩。

其实他不看,公孙佩也是要来的。

“爱徒你放心,凤天歌没中毒!”公孙佩拉起苏狐,抻着脖子就要过去。

苏狐躲开,“师傅你干什么?”

公孙佩舔了舔唇,“为师可能中毒了……”

苏狐反应了一下,‘啪啪’两下封了手腕,血止。

“爱徒,你这是干什么?”公孙佩瞪大眼睛,反问。

“师傅你放心!我现在就去找钥匙,保证在你毒发前把那些剑都扔到熔炉里,让它们跟你一起走!你等着!”这真真是苏狐的本能反应,长久以来希望公孙佩早点儿升天的愿望已经让他在这一刻忘了自己的血可以解毒。

执念太深,无药可救。

公孙佩鼻子都气歪了!

不想就在苏狐跑出去没两步的时候,一头栽到地上。

公孙佩乐

了……

周歧死了,楚太后亦死了。

这样的消息对于北冥渊来说,喜忧参半。

云光殿内,得到消息的顾紫嫣先是放纵朗笑数十声。

这些年来她看似一朝国母,可只要有楚太后在,她便总觉得上头有人压着,说话仔细行事小心,生怕一个不慎落着把柄到延禧殿。

如今楚太后一死,她才真真正正称得上是权掌后宫。

翡翠玉桌旁边,北冥渊冷冷看向自己母亲,“周歧已死,四医皆回御医院,母后有没有想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顾紫嫣舒了口气,坐下来,“你是怕没了周歧,四医会把你父皇救醒?”

殿内无他人,顾紫嫣说话便无需遮掩。

“母后别忘了,佟兮跟小皇子的事还没有解决掉,倘若让父皇知道当年昭阳殿旧事与母后有牵扯……”北冥渊欲言又止。

顾紫嫣美眸微寒,“不管你父皇会不会醒过来,当年的事都不能让丁酉查出什么,这点你放心,母后已经在处理了,这会儿只怕柳芙已经在冷宫里咽了气。”

“母后的意思?”北冥渊挑眉。

“当年旧事,真正知情者并不是昭阳殿里那些老不死的,是本宫的人。”顾紫嫣算了算,“如今,当只剩下一个锦葵。”

提起锦葵,北冥渊凝声开口,“母后何必留这一个万一?”

许是没想到北冥渊会这样说,顾紫嫣微蹙起眉,“锦葵是本宫从颍川带过来的,跟了本宫三十几年,她虽比你年

长些,可也算是跟你一起长大,你这样说未免薄情。”

“呵!”

北冥渊失笑,“母后莫是忘了,本太子动独孤艳腹中骨肉时,可有一丝手软?”

虽只是一瞬间,顾紫嫣却从自己儿子眼里,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冷漠跟寒凉。

自古无情帝王家……

-------------------

每个故事都有自己的灵魂,作者只是代笔,对于楚太后的结局,我这样为自己开脱也不知道能不能说得过去……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