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我的忠心你想象不到

第四百二十二章 我的忠心你想象不到

因为试探过,顾紫嫣不再怀疑锦葵的忠诚。

是以,对于北冥渊除掉这个唯一后患的提议,顾紫嫣亦不赞成。

反倒是由锦葵引出来的独孤柔,才让她觉得是心腹大患。

谁能想到,独孤柔竟然知道这么多!

又或者,当年独孤艳创建的谍路何等霸道,人都已经死了,独孤柔还能倚仗谍路查到段天泽的死因。

这也是北冥渊的想法。

段天泽的事,让北冥渊无比坚定的认为,除掉独孤艳,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选择。

而对于北冥景是否能醒过来这个问题,他们并没有讨论出一个所以然。

此时云光殿内,北冥渊已经离开。

顾紫嫣在贵妃椅上坐了许久,起身去了厢房。

天微亮。

房门开启时,顾紫嫣将跟随的宫女留在外头,独自进来。

锦葵未睡,勉强撑起身子,“奴婢叩见皇后娘娘……”

“伤成这样,别起了。”顾紫嫣扶锦葵躺下,之后端坐在榻前木凳上,“怨恨可少了些?”

锦葵眼眶微红,“奴婢从来没有怨恨皇后娘娘,也从来没有背叛过皇后娘娘……”

“这件事说起来,你也莫怪本宫会怀疑你,怎么就那么巧,当年本宫让你去灭口的五个人里,活了两个。”顾紫嫣浅声抿唇,轻声道。

“奴婢当真不知……”锦葵低泣,委屈至极。

“罢了罢了,好在本宫查出来柳萤跟季安庭的出现与你无关,加上你好歹也是颍川的孩子,便信你一次。

”顾紫嫣瞄到锦葵缠着绷带的手,“御医院那边怎么说?”

“没伤到骨头,过些日子就可以沾水了。”锦葵应声。

“那就好。”

顾紫嫣顿了片刻,“经此一事,本宫也算了解你这份忠心……宫里没什么大事,你且好好养伤,多休息几日。”

见顾紫嫣起身离开,锦葵恭敬低头,“奴婢恭送皇后娘娘。”

直至顾紫嫣的步脚声渐行渐远,锦葵方才抬头,目光深幽且锐利。

我的忠心,你想象不到……

细雨在破晓十分,无声无息的停下来。

营帐里,凤天歌猛然睁开眼睛,入眼是灰白色的顶帐。

顶帐上没有繁复花纹,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凤天歌坐起来,茫然看向四周,视线最终落在帐中的矮桌上。

她突然起身,跌跌撞撞走过去,坐下一刻拿起楚太后留下来的布阵图,一双眼紧紧盯着布阵图。

“长蛇阵,配九字诀,临、兵、斗、者、皆、阵、列、前……击蛇头,尾动,卷!击蛇尾,首动,咬!蛇身横撞,首尾至,绞……”

“歌儿,你醒了?”

营帐外,容祁端着参粥进来的时候,分明看到凤天歌正坐在矮桌上。

此刻即便容祁已至矮桌,凤天歌却似根本没看到这样一个人,眼睛死死盯在布阵图上,“不对……不对,六合开门,以天禽为守,大逢为攻,天禽得生景二门……”

“天歌?凤天歌你没事儿吧?”看出凤天歌异常,容祁立时转过去

,轻声唤道。

“不对不对……以天冲为武,真符为帅,九星归营……”

凤天歌根本不理容祁,整个人似被布阵图慑住一般,她狠狠按着布阵图上的死门,“怎么会这样……冲不出去……根本冲不出去!”

“凤天歌!”容祁突然握住凤天歌肩膀,强迫她看向自己,“你在干什么!”

“解图,我在解图,我要把这里所有的布阵图都解给皇祖母看!你放开我,等我解完它便入宫,皇祖母看到之后一定会很开心……”

“凤天歌你清醒一点,皇……楚太后……不在了……”

凤天歌闻声,狠狠推开容祁,“你胡说!”

“没有,我没有胡说,消息是从宫里传出来的,楚太后因旧怨约周歧在十里亭了结,周歧死,楚太后也已经……”

“不是真的!你骗人!”凤天歌突然冲过来,猛的揪起容祁,“你敢骗我!你信不信我打死你!”

“是真的!凤天歌你这样,叫楚太后在九泉之下如何安息!你清醒一点!”容祁反手握住凤天歌肩膀,“你那么坚强,不该这样!”

原来,是真的。

凤天歌只当昨夜是场梦,可原来不是。

泪,急涌。

“你叫我……怎么坚强……”现实太过残忍,凤天歌突然变得脆弱不堪。

她最恨的,是自己终究没能替银面保护好楚太后,没能让楚太后看到自己的孙女,一飞冲天!

看着凤天歌无比绝望的蹲下去,容祁缓慢俯身。

“除

了坚强,我们还能做什么呢。”容祁将凤天歌揽在怀里,轻声安慰。

此时此刻,凤天歌当真需要一个肩膀,让她依靠,纵声悲泣。

帐门处,得到消息的谢如萱狂奔过来,却在看到眼前场景时,慢慢撂下帐帘。

她知道,凤天歌一定是非常伤心,才会被容祁抱在怀里……

楚太后突然薨逝的消息于早朝之前便已传的沸沸扬扬,北冥渊临时决定休朝,着礼部尚书叶重全权操持国丧事宜。

而现在问题的关键,北冥渊跟叶重亲入太学院欲将楚太后的尸体要回来,孟臻不给。

非但不给,连面都没见。

整个上午过去了,孟臻终是出来,且亲口告诉北冥渊,楚太后的尸体,他不会交给任何人。

楚太后生前,他们被一道宫墙隔了半生。

死后,谁也别想从他手里把楚太后抢走。

谁抢,杀谁!

所以说不是自己亲祖母,北冥渊一点儿都不在乎楚太后的棺材盖儿下面是否有尸体。

国丧,以衣冠冢代替。

一代将星,一朝太后,就此陨落。

或许在北冥渊看来,楚太后的死正是他向凤天歌展现胸怀的机会,是以午时过后,圣旨宣到虎骑营。

大概意思是至此之后,凤天歌依旧可以随时入宫,随意出入延禧殿,甚至可以住在那里以解忧思。

且待凤天歌接下旨圣,当即奉旨入宫,更命谢如萱到镇南侯府把月牙接进宫里。

既然北冥渊给了她这个机会,她自然不会浪

费。

自古以来,前朝跟后宫都有着相当微妙的关系。

甚至可以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