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忘了这件事吧

第四百二十三章 忘了这件事吧

武院后山,拥剑小筑。

公孙佩一边擦着天诛,一边想问题。

如果老天爷能给他一次机会,他希望时间能倒退到他萌生收苏狐为徒的念头之前。

然后把这个念头狠狠掐死在摇篮里。

是的,他不想要苏狐这个徒弟了。

试想一下,倘若江湖上有人知道苏狐的血能解百毒,那些个反派大佬们指不定得先把自己抓起来可劲儿折磨,逼苏狐放血。

就自己在苏狐心里的位置,他清楚呀!

到时候那只小狐狸莫说放血,跑的比狗都快。

可转念一想,苏狐救了四医,算是四医的救命恩人,倘若自己招灾,四医能厚着脸皮放任他们救命恩人的师傅被人欺负了去?

就在公孙佩纠结要不要跟苏狐断绝师徒关系的时候,某狐顶着一头雪白雪白的蒲公英冲进来,将手里四把钥匙拍到桌上。

“一把都开不开!”

且说昨夜苏狐被公孙佩抱回拥剑小筑后没两个时辰就醒了,那会儿公孙佩不在,苏狐直接拽出地图去后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齐四把金钥匙。

结果等他拿着钥匙去开密室四道铁门的时候,一把都不好使!

公孙佩一副了然之态,“正常,锁被为师连夜换了。”

“换……师傅你换了你不跟我说?”苏狐捂住胸口,好特么受伤。

公孙佩也是无语,“狐啊,你明知道为师没死,你丫还去找钥匙,你来,你来告诉为师你要干什么?”

眼见公孙佩提着剑的手抖

上抖下抖不停,苏狐噎了噎喉,“没……没什么,徒儿主要是怕师傅你飞升的速度太快,那什么,师傅你到底中没中毒?徒儿的血可以解百毒。”

“别跟老夫提血!”公孙佩现在最愁的就是这个。

要不说公孙佩能找苏狐当徒弟呢,绝对是物以类聚。

他就根本没想到,有这么个徒弟在手,天下我有!

“不对。”公孙佩突然想起来,“为师换了四把锁,你怎么知道这四把钥匙都打不开?”

正常情况下,应该只能确定一把打不开,而另外三把根本没有机会试。

如此难以解释的问题,苏狐却解释的非常到位,“我把前三道门给踹开了。”

于是乎,整个下午加晚上,武院后山不时传出某狐无比凄惨的嚎叫声,瘆的猫头鹰都不敢乱叫了……

镇南侯府,谢如萱得凤天歌令到锦苑接人,不想入府门时刚巧遇到凤雪瑶。

两人上次见面,还是武盟未完时。

前院拱门,凤雪瑶一身孝服,美眸阴狠挡住谢如萱,“没想到,几日不见你还人模狗样穿上兵甲了,让本小姐瞧瞧,啧啧,居然是参将……凤天歌果然有手段,连她身边的一条狗都能有这样的待遇呢!”

“让开。”谢如萱冷冷开口,并非反击。

“哼!你一个小小参将,也敢在本小姐府邸撒野,你看清楚了这里是镇南侯府,滚出去!”凤雪瑶讨厌谢如萱现在的样子,不奉承不巴结,连正眼都没

看她。

以前的谢如萱,不是这样的!

而她如何能明白,纵是以前的谢如萱,也从来不是奉承巴结。

“凤二姑娘既知这里是镇南侯府,就该知道这里不是你能说了算的地方,即便是凤炎,也没资格让我滚。”谢如萱面色无波,声音冷淡。

惜我者我惜之,弃我者,永弃之。

“你大胆!”

凤雪瑶扬起巴掌,却突然被谢如萱狠狠攥住,“凤二姑娘,请自重。”

“你!你放开!”

注意到谢如萱眼底闪出的那抹寒凉,凤雪瑶可劲儿用力甩开手,边后退边嚣张,“谢如萱你等着,我早晚让你后悔!”

谢如萱懒理凤雪瑶,迈步走向锦苑。

皇宫,御医院。

如今这御医院里,四医还是四医,却没了周歧。

药室内,四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于昨晚仍心有余悸。

“说好的一起死,现在算什么?”药案前,裴卿最先开口。

对面,焦仲冷眼扫过裴卿,“昨晚也没见你少喝。”

“那废话!谁知道那小子的血真有奇效!我渴了还不行啊!”裴卿脸红。

屈平长叹口气,“没想到,江湖四医也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

“这件事要是被别人知道……”洛羽音落时,其余三人皆看过来,“我们也就别要脸了。”

三人沉默。

最后,屈平补充,“让我们一起,忘了这件事吧。”

鉴于周歧已死,四医又急于从北冥景身上找回自信。

所以四医无一人提出用苏狐的血去

救齐景帝,而是把冯棋叫过来,齐去龙乾宫。

一整天的时间浑浑噩噩,直到坐在延禧殿的那一刻,凤天歌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东暖阁的地炕,有多凉。

皇祖母,真的走了。

一直都以为自己足够坚强的凤天歌,终于明白,她也并不似想象中那么坚强。

她真的是,再也经不起生死离别。

又入夜,伤痛未歇。

凤天歌自天衣阁换装之后,去了四海商盟。

昨夜并非是梦,那么她便该亲自过来重谢温玉。

如果不是温玉,周歧根本没可能死的那么容易……

因为金翠楼的缘故,深夜的玄武大街要比幽市喧嚣许多。

凤天歌着一袭白衣,面覆明璃,独自穿过玄武街,走进幽市。

天青色理石铺砌的宽道上几乎看不到行人,凤天歌的身影显得格外寂寥跟落寞。

四海商盟外,凤天歌突然止步。

二楼雅间亮着灯火,半掩的窗棂上,分明映衬出两个人的身影。

是容祁,跟胭脂。

凤天歌怔了片刻,下一秒收回视线,默默离开。

“走了。”雅间内,胭脂迈着娉婷的步子倚到窗边,视线落在凤天歌刚刚站定的地方,浅抿樱唇。

“她当是来谢我。”

容祁的视线也跟着望过去,胸口微微抽痛,“她当是……比本世子更难过。”

“自然,楚太后是她的亲祖母。”胭脂转身走到桌边落座,“世子节哀。”

“如果不是皇祖母跟四医以‘平沙落雁’令周歧中毒,昨晚除了

周歧,所有人都得死在十里亭。”容祁紧握着茶杯,苦涩道。

“楚太后旧患难愈,即便能熬过昨夜也不可能活太久。”胭脂走到桌边,坐下来,“许多事,我们无能为力。”

容祁明白,可因病痛无力回天,跟眼睁睁看着楚太后被周歧打死,后者真的是很难让人释怀……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