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三十四章 余生两件事

第四百三十四章 余生两件事

墨画最先过去施礼,却被走在前面的宫女一把推搡到地上。

顾紫嫣更是看也没看一眼,直接行至桌边。

独孤柔起身,“臣妾给母后……”

‘咣当—’

没容独孤柔把‘安’请完,顾紫嫣直接掀了桌上膳食,好好一碗参粥全都洒在独孤柔身上。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称本宫为母后!”顾紫嫣刚从龙乾宫过来,北冥景虽然没再叫她母妃,可他居然问自己是谁?

不管姚石在他耳边提醒多少次,他都不相信自己是他亲封的皇后!

北冥景居然说他还只是太子,哪里有资格封后!

他是太子?

他若是太子,他儿子又是什么!

“像这种事皇后叫身边宫女做就好了,何必脏手呢。”见墨画一瘸一拐过来,独孤柔叫她退到一边,自个儿抽出锦帕轻轻擦拭。

顾紫嫣怒瞪,“你这是什么态度?”

“既然恭恭敬敬的你不稀罕,我也省得强颜欢笑,这样挺好。”独孤柔擦粥的空当抬头扫了眼顾紫嫣。

“独孤柔你别太嚣张,你别忘了这里是皇宫,本宫想要你死你一刻也活不成!”

“呵!”独孤柔笑了,“那就快些吧,我正活的不耐烦了。”

见顾紫嫣一脸惊诧,独孤柔突然扔了沾满残粥的锦帕,面目阴狠,“你们敢么?”

“独孤柔,你竟然这么跟本宫说话?”顾紫嫣是来泄气的,这会儿气没泄出来反倒又长了许多。

“滚出去。”独孤柔都不明白顾紫嫣怎么

想的,脸都已经撕破到这个程度,她来干什么呢。

顾紫嫣突然扬手,独孤柔看准手腕直抓过去。

“以后在这宫里头,你们若想着法子就弄死我,若想不着那就彼此给自己留些脸面,到底是一国之母,别闹的整个皇宫鸡飞狗跳的不消停。”独孤柔甩开顾紫嫣,“墨画,送皇后娘娘出去。”

顾紫嫣一双眼睛狰狞欲裂,却又无可奈何。

偏在这时,外面有太监禀报说皇上刚刚差姚石出宫,去请北冥狄。

这好歹也算是个台阶,顾紫嫣转身怒走。

看着顾紫嫣的背影,独孤柔也并非有恃无恐。

倘若哪一日段恒出事,自己的命也就跟着到了尽头……

卫子默醒了。

除了眼前坐着那人,周围场景完全陌生。

而他亦被绑在椅子上,浑身半点力气也无。

卫子默没想到凤天歌会给他下药,而凤天歌也没想到四医的药那么猛。

她足足坐在这里等了两个时辰,卫子默才算醒过来。

“天歌,你干什么?”此时此刻,卫子默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凤天歌知道自己手段不怎么光明,但这是她能拖住卫子默的唯一方法,“萧文俊远比你我想象可怕,你去只能是送死,你叫我怎么眼睁睁看着你去死?”

“所以你就……”

“所以我就把你绑到这里。”凤天歌明白卫子默现在的心情,“就算你怨我,我暂时也不会放你出去。”

“天歌,倘若玉婵……”

“倘若玉婵落在

萧文俊手里,他羞辱玉婵的方法便不会是凭空捏造谣言。”

凤天歌郑重看向萧文俊,“我会尽我所能先萧文俊,找到玉婵。”

“天歌你放开我,我不去找萧文俊,我跟你一起去找玉婵。”卫子默的话跟他的表情,严重不符。

“你已经找了她半个月,可找着了?”凤天歌很清楚玉婵摆明是想躲卫子默,自然会避开卫国眼线。

所以就算卫子默怎么找,都不可能找得到。

“萧文俊很明显是想用慢刀割肉的法子折腾你,你若意气用事只会中他奸计,玉婵跟子显情况不同,至少玉婵现在并没有在萧文俊手里。”

凤天歌起身,“这里很安全,你暂且在这里呆着,外面有什么消息我都会及时过来告诉你。”

“天歌……天歌你别走!放开我!”

眼见凤天歌起身转墙而去,卫子默狠摇两下身子,但也就是这样了。

一墙之隔,背面便是赛金花的房间。

是的,凤天歌将卫子默带到了金翠楼。

这会儿,赛金花正坐在两面镜旁边的紫檀木椅上,视线从一楼大厅的三尺高台转向凤天歌,“他醒了?”

凤天歌走过来,落座,“这次麻烦你了。”

“咱们之间说这个,你是把我当外人。”赛金花敛神看过来,“你之前让我注意的庄礼跟铁策军还没消息,那萧文俊当真厉害?”

“南越王跟周氏皆非池中物却都折在他手里,你说厉不厉害。”凤天歌宫里有事便

未久呆,临走时嘱咐赛金花但凡有玉婵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她。

金翠楼是凤天歌的谍路,就算她不嘱咐,赛金花也定会这么做。

且说天衣阁与金翠楼仅仅隔着一条街,是以凤天歌面覆明璃从天衣阁离开之后没多久,胭脂便知道了这个消息。

此刻归梦阁内,胭脂执笔轻描,跃然纸上的,分明是容祁的画像。

“这么说,凤天歌是将卫子默留在了金翠楼。”听到丁丁禀报,胭脂收笔,“她对卫子默可真是上心。”

“小姐,想来卫子默肯定着急去找玉婵,那玉婵不就在……”寒戾锋芒射过来的一刻,丁丁噤声。

胭脂搁笔,视线回落在宣纸上,“丁丁,你觉得世子如何?”

丁丁视线跟着过去,“世子好啊,人好长的也好,只是这些年活了累了些,小姐也累。”

看着桌上画像,胭脂眸温,“世子当然好,温文尔雅,绝代风华……与世子走过的这些年,虽然累,我却从来没有后悔过。”

丁丁听出自家小姐言外之意,“小姐对世子的好,世子早晚有一天会明白!”

“我只盼着这一天来临之前,别有意外。”胭脂眸色渐冷,“所以,你能明白我并不是很喜欢凤天歌的原因吗?”

丁丁是个机灵的,当下反应过来,“凤天歌跟世子,着实走的近了些。”

“不是远近的问题,是她不该有非分之想,不管对容祁,还是温玉。”

胭脂目色骤凉,“

丁丁,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任何人把世子从我身边抢走,除了我,没有哪个女人有资格站在世子身边。”

“小姐……”丁丁轻唤。

“所以我会尽量替凤天歌竖敌,玉婵跟卫子默,就是开始。”胭脂缓慢拿起桌上画像,端在自己面前。

她此生只有两件事。

一是复仇,一是容祁……

-------------------

胭脂必然要黑化,今天没有更新啦。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