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冤家路窄

第四百三十五章 冤家路窄

龙乾宫外,北冥狄紧紧握住沈辞的手,语重心长。

拿北冥狄话说,你不是特别希望皇上能醒过来这样就没办法下去陪佟兮了么,现在你的愿望达到了,所以一会儿进去,千万别作妖。

门口处,任由北冥狄说的口干舌燥,沈辞连声都没吭一下。

后来北冥狄想起来,来时他封了沈辞好几处大穴,顺带着连哑穴也给封上了。

“逍遥王,您还进不进了,皇上可在里头等着呢?”旁边,候在一侧的姚石催促道。

“进进进!”北冥狄根本不想带沈辞,奈何沈辞以死相逼。

说真的,他觉得沈辞大可不必,你不死本王还想掐死你呢。

可谁让他答应过容祁,会好好守住这个冤家。

见北冥狄要拉沈辞进去,姚石想拦着,没拦住。

龙乾宫,内室。

九鼎铜炉里,香薰袅袅。

淡淡的龙涎香好似掺了些许琥珀的味道,神清气定,沁人心脾。

精雕抹金的龙榻上,北冥景有些吃力倚在床栏处,静静翻看棋谱。

瘦削的脸上有了血色,颧骨虽高却不似之前那般突兀,头顶发髻梳理的很是整齐,鬓角银丝如雪。

除了棋艺,北冥狄一直都觉得佟兮到最后没有选择他,是因为他身上少了皇兄那般安静且淡泊的性子。

他的皇兄,是个斯文人。

“皇上?”因为听说自家皇兄不认人了,所以北冥狄拽着沈辞进来时,试探着唤了一声。

北冥景闻声抬头,清澈无尘的眸子里无

一丝杂质,干净的像一泓清泉,这哪里是一代帝王的眼睛。

北冥狄都给看愣了,他还记得三年前最后一次见自己皇兄活着……醒着的时候,那双眼睛深幽,冰冷,如子夜暗沉的海面,又似鹰隼般,犀利的让人心寒。

那才是帝王的眼睛。

“瑾瑜,你之前带过来的残棋我已经解好了,在姚石那里。”北冥景同样注视北冥狄许久,之后收回视线,继续翻看棋谱。

瑾瑜是北冥狄的字,这会儿听到皇兄问,北冥狄一脸懵逼,“什么残棋?”

龙榻上,北冥景握着棋谱的手,略紧。

“你们都退下。”北冥景突然开口。

北冥狄耸肩,正想出去时被姚石拦下来,“皇上是让奴才们出去。”

北冥狄恍然回身时,沈辞突然甩开他的手,冲向龙榻。

祖宗喂!

姚石也给吓一跳。

幸有北冥狄过去将沈辞点在那儿,而后朝姚石挥挥手。

姚石了解逍遥王,再者皇上有旨,不得已退了出去。

龙榻上,北冥景盯着沈辞看了一会儿,“这个人是谁?”

“沈辞啊,皇兄你不记得他啦?”

北冥狄跟沈辞不一样,他对自己皇兄的态度从未偏激过,佟兮爱的人是皇兄,选择皇兄理所当然。

至于佟兮没被封后,更在后宫遭了毒手这两件事,身为皇家子嗣,他知道这些真的与皇兄无关。

后宫的那些女人呵,耍起阴谋诡计各个都是精英。

讲真,把这些个女子们窝在后宫真是暴

殄天物,应该让她们上战场,当军师,随随便便甩几条毒计出来,都能灭个国。

见北冥景不开口,北冥狄索性摆手,“皇兄就当他是空气好了。”

“瑾瑜,扶我躺下。”

北冥景一天之内只能坐半柱香的时间,剩下时间里只能平躺在龙榻上。

“我一直以为他们在骗我。”北冥景看向自己的弟弟,气虚开口,“他们说父皇已逝,而我已经登基二十多年,我非但有皇后,还有皇儿,而且我该自称朕。”

“他们没骗你。”北冥狄还能怎么说。

北冥景叹了口气,“原本我是不信的,可刚刚看到你时我信了,你居然已经这样老了。”

我擦!

你丫都长白头发的人了说谁老呢?

“那个,皇兄打从醒过来到现在,没照镜子吧?”北冥狄一脸真诚问道。

“照过,我应该是没怎么变。”北冥景的样子比北冥狄还要真诚。

北冥狄就佩服自家皇兄这种,安安静静不要脸的人。

“眼下这宫里很多人我都不记得,我的记忆,只停在你连续三日给我送残棋的时候,今个儿把你叫来,我是想见见那个背后的人。”北冥景气息开始不稳,说话时胸口起伏不定。

“皇兄你这记性真是……”北冥狄皱了皱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为难吗?”北冥景勉强开口。

“嗯。”北冥狄想说你要一直睡下去,说不定就能见着了。

一阵沉默之后,北冥狄忽然发现龙榻上北冥景

眼睛闭上了,胸口也没起伏了。

我的天呐!

“皇上?皇兄?北冥景你不带这么玩的!”北冥狄吓出一身冷汗,赶忙用手指探查北冥景鼻息。

还没探查明白的时候北冥景突然睁开眼睛,重重喘息,“刚才缓了缓。”

北冥狄想哭,等你缓过来我可能就过去了。

“皇兄,你要没什么事我就退了。”北冥狄其实想说有事儿也别找我了好吗?

“那人叫什么名字?”北冥景就跟没听到北冥狄诉求一般,继续问道。

北冥狄就想问问北冥景,拿我说话当放屁你是怎么做到的。

“佟兮。”北冥狄答道。

“女子的名字,棋艺如此精湛,定是位了不得的奇女子……她是怎么死的?”

北冥景真的是,什么都不记得。

“能不能换个问题?”北冥狄注意到沈辞眼珠子红的有些反常啊。

北冥景没换问题,但也没再追问。

因为虚弱过度,北冥景毫无预兆昏厥过去。

如果不是姚石请来屈平作证,北冥狄此番入宫差点儿没背上弑君的罪名。

有句话说的好,不是朋友不相守,不是冤家不聚头。

就在北冥狄带着沈辞从龙乾宫走出来的时候,顾紫嫣迎面而至。

好死不死的,北冥狄才把沈辞的穴道给解开。

虽然没全解开,打个女人肯定没问题。

远远的,顾紫嫣也看到沈辞了,“谁让他入宫的?”

想到当日延禧殿情景,顾紫嫣边叫嚣边后退,脸色煞白,“来人……”

了。

只见沈辞发疯一样冲向顾紫嫣,速度之快北冥狄都没捞着!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