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三十七章 情蛊非毒

第四百三十七章 情蛊非毒

楚太后的衣冠冢入了皇陵,没人知道她的真身被孟帝师葬在哪里。

也鲜少有人知道,孟臻在楚太后死的第二日便带着她的尸体离开了。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能让众朝臣争吵不休的,唯齐景帝醒过来这一件。

原本还文官武将各自列队的朝臣们,在经历一场又一场热火朝天的争辩之后,金銮殿内的阵型有所改变。

太子麾下以段恒为首的是一拨,保皇派以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臣为首的是另一拨。

剩下的则是第三拨,其中第三拨里,站着凤天歌等六人。

“皇上既已醒过来,太子理当让出龙椅,让出御书房,再坐下去非但于理不合,也多少有些鸠占鹊巢的意思。”

刚刚中场休息过后,也不知道是第多少轮的争辩重新开始。

这次保皇派里站出来的人,是凤清。

对面,段恒眉目深沉,寒厉反驳,“镇南侯说话未免太难听了些!皇上虽然已醒,但病情十分不稳,就在昨日龙乾宫还在告危,皇上这般,如何处理朝政?”

“朝政可由太子继续暂代,但位置必须换。”凤清提出来的要求,要比之前几位老臣更直接,更尖锐,更能刺痛北冥渊。

“这有什么意义!太子若让出龙椅,早朝坐哪里?让出御书房那吾等这些大臣的奏折又要送到哪里?镇南侯你太过苛刻!”说话的是凤炎,自开始争辩到现在,凤炎几乎每场不落。

这个时候不表现,他在

北冥渊面前就真的没有表现的机会了。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太子是皇上么!”凤清平日里虽态度鲜明,却从未有咄咄逼人的时候。

此话一出,金銮殿内顿时出现一阵诡异宁静。

殿内所有人的视线大致可分两路,一路瞄向凤清,这种话说出来很扎人心啊。

另一路则瞄向龙椅上的北冥渊,颤抖吧,这种反对派留下来,只能是祸害!

一段诡异的宁静终在凤天歌开口一刻,结束了。

“末将以为,此事可缓议。”凤天歌的话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仅作打破僵局之用。

果然,待她音落,整个金銮殿重新变成菜市场,众朝臣撸胳膊挽袖,各种借题发挥,你方作罢我登场,吵的热火朝天。

争论到一半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爆了句粗口,这下可是收不住喽。

那真是,各种金句频出!

任朝堂多欢乐,凤天歌等第三拨观众我自岿然,更有闭目养神者如太史令庚博远都快睡着了。

龙椅上,北冥渊作为被讨论的对象,看似淡然,内心也已跟着麾下那些人一起骂的酣畅淋漓。

整个早朝下来,众臣也没吵出个子丑寅卯。

事儿不算完,择日再议。

回到御书房,北冥渊命李诚瑞在外守着,自己足足在里面骂了凤清半柱香的时间才勉强消气。

过程中,与北冥渊一同进来的古云奕只字未吭。

“查凤清!”最后,北冥渊狠狠撂话。

古云奕拱手领命,“太子放

心,微臣会就此事与凤炎大人商议……只是不知太子想查到何种程度?”

“削兵权,要他……”‘命’字到嘴边,北冥渊却硬生咽了回去。

凤清是凤天歌的父亲,他若杀,未免不尽人情。

“微臣以为,凤清不死,不足以震慑朝中那些老顽固。”古云奕的想法简单也决绝,既开战拼的就是你死我活,任何留手都是在给自己的坟墓添砖加瓦。

北冥渊缓身坐在龙案前,黑目如潭,“凤钧尚未表态,再等等。”

“太子!”

古云奕斗胆上前,却被北冥渊喝住,“你也要跟他们一样造反不成?”

“微臣,不敢。”古云奕心痛,一路走来还有谁,比他更忠心?

北冥渊知道自己刚刚那句话说的重,但他也在气头上,如何也说不出宽慰的话,“你退吧。”

古云奕恭敬退出御书房,无声走下台阶。

那一日独孤柔的话,音犹在耳。

‘自小到大,北冥渊明知道你最恨的人是谁,却还是一步步默许那人强大、入朝,本宫奉劝大人,别把希望寄托到别人身上,到头来,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一种从未有过的陌生感席卷而来,古云奕浑然不知自己踏上了许久未走的西侧离宫那条路,行走间,奉天殿映入眼帘。

他止步,朝着奉天殿的方向,望了许久……

御医院内,屈平跟容祁翻遍异虫录也没找到有关银龟的任何记载。

屈平更替雷伊把过脉,亦无法确

定那只所谓的‘银龟’到底在雷伊身体里的哪个位置。

“有没有办法毒死它?”药案旁边,容祁提出一种可能。

屈平不太敢尝试,“万一没把银龟毒死,把雷伊毒死了怎么办?”

“依萧文俊之意,那这条追引线就会变成红色的御尸线……”容祁轻触雷伊手臂上若隐若现的黑线,“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骗我。”

眼看自家主人一脸求知欲的样子,雷伊牙一咬,“萧文俊不是说了,他骗谁也不会骗你,害谁也不会害你,爱谁也不……不爱谁都爱……唔唔唔……”

雷伊话没说完,容祁蹭的蹿上药案狠狠捂住雷伊那张大嘴巴。

旁侧,屈平就跟没听到一样,突然开始有意识的翻看手里的异虫录。

直至雷伊被打到怀疑人生,容祁才算舍得放手。

“有没有办法毒死萧文俊?”天天喝酒,天天陪聊的日子真是够了。

屈平抬头看向容祁,“但凡修炼御阴鬼之物的人,他们本身就是个毒物,毒药于他们而言就跟补药一样滋养。”

容祁,“……天下无敌是吗?”

“非也。”屈平将异虫录举到容祁面前,“情蛊非毒,却要人命,而且不分男女。”

容祁起初没听出来,只道是个希望便接过来细看,越看越不对劲,越看越扎眼。

‘啪—’

情蛊为何物还没看完,容祁便摔了那本异虫录把屈平按到地上。

“本世子堂堂七尺男儿,你居然让本世子给萧文俊种

情蛊?你们一个两个的活腻了直说啊!”越狂躁,越恐惧,说的就是容祁……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