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三十六章 我等你死啊

第四百三十六章 我等你死啊

且不管北冥狄是不是真的想捞,反正这会儿沈辞已经冲到顾紫嫣面前,三两下推开挡在前面的宫女。

直接锁喉!

北冥狄形容的也不对,他这不叫打女人,以沈辞的教养跟品性而言,打女人这种事他做不出来。

他这叫,杀人!

“呃……”喉颈骤痛,熟悉的窒息感让顾紫嫣再一次感受到了濒临灭顶的死亡气息。

距离如此近,顾紫嫣分明看到沈辞眼中犹如地狱岩浆般翻滚的仇恨,她也恨!

佟兮那个贱女人有什么好?她有什么不好!

所有人都喜欢她,喜欢自己的人又在哪里?

“哎哟我的沈大教习,这可不是吊额金睛母老虎!这是当朝皇后娘娘,你倒是看准了打啊!”眼见顾紫嫣脸都青了,北冥狄当下跑过去,拼老命似的拽回沈辞。

“咳咳……咳咳咳……来人!来人快把这个逆天反上的刺客抓起来……不……就地正法!杀了他!”顾紫嫣将将喘过气,便在宫女的搀扶下狠狠指向沈辞,暴戾低吼。

此时龙乾宫外已然围过来好多侍卫,北冥狄一手拽着沈辞,一手朝侍卫们挥散,“都退了退了!没有刺客,哪来的刺客!皇后您气度在那儿,莫跟个脑子有问题的人计较了吧!”

北冥狄也没管顾紫嫣什么反应,直接拉着沈辞朝外走。

那些侍卫注意到站在龙乾宫门口处姚公公的表情,也就没有太大动作。

“抓住他!本宫让你们抓住他!”堂堂

一朝国母,连续被同一个人掐住脖子两次,若就这么叫沈辞走了她颜面何在,“你们这些奴才都是聋子不成?本宫要见皇上!”

龙乾宫外,姚石拦下顾紫嫣,“启禀皇后,皇上龙体不适,屈神医特意嘱咐过近段时间皇上都不能受刺激……”

“你的意思,本宫求见是刺激皇上?”顾紫嫣美眸阴狠,尖锐咆哮。

姚石深深欠身,“老奴不敢,老奴这就进去通禀,只是不知皇上现在可醒着,若没醒还请皇后稍等……”

待姚石欲进龙乾宫,顾紫嫣突然转身走下白玉石台,“回云光殿!传太子!”

也不管龙乾宫外闹的怎么鸡飞狗跳,北冥狄一路拉着沈辞奔命似的朝宫外走。

这会儿出了东门,北冥狄这才敢松手,继而转到沈辞面前‘啪啪’两下解了他的哑穴。

“只要有机会,我一定杀了顾紫嫣!”沈辞盯紧了北冥狄,就只说了这一句话。

北冥狄狠狠叹了一口气,“瞧瞧你那作死的样子啊!”

金乌西坠,暮色苍然。

凤天歌从楚太后灵堂前拜祭之后回到延禧殿,以为自己眼花了。

院中,一身雪色长衣端直坐在石凳上的男子,不是容祁还是哪个。

眼见凤天歌大步冲过来横眉冷对,容祁一脸委屈,“歌儿你先别生气,不是我不走, 是萧文俊不让我走……”

听到萧文俊,凤天歌脸色顿时转忧,“萧文俊把你们劫回来的?”

“不信你可以问雷伊

。”容祁狠狠点头。

于是雷伊现身说法,非但向凤天歌展示追引线为何物,更将追引线跟御尸线的区别也解释的一清二楚。

听罢之后,凤天歌顿时有种灵魂飞升之感。

“他为什么要跟你过不去?你好像没得罪过他吧?”凤天歌从容祁对面移到他旁边,焦虑开口。

旁侧,雷伊真相,“好像不是因为得罪。”

想到世子府时萧文俊非要给自家主人斟酒,那表情,那动作,那盈盈一水间默默不得语的欲语还休。

想到此处,主仆二人皆是一抖。

最近抖的有点儿勤,鸡皮疙瘩都有些不够使的赶脚。

“不是因为得罪那是因为什么?”凤天歌不解。

雷伊看向自家主人,容祁刚好也在用目光警告。

就在凤天歌再想追问的时候,余光忽然瞄到院门处那抹身影,心下大惊。

容祁见凤天歌神色有异,视线跟着转过去,一瞬间冷汗涔涔,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个阴魂不散,毁人不倦的大变态啊!

“好巧,容兄也在?”萧文俊不请自入,行至石台前落座,狭长眼睛微微弯起,眼尾上挑。

容祁站起身,强颜欢笑,“也不是很巧,我刚要走。”

“天这么黑,文俊送你。”萧文俊无视这座宫殿的新主人,目光中仿佛只有眼前男子,雷伊更是毫无存在感的存在。

就在萧文俊跟着起身时,容祁又坐下了,“我可能……还要再呆一会儿。”

“我陪你。”萧文俊随之

落座。

旁侧,一头雾水的凤天歌起身,“萧世子可否借一步说话?”

萧文俊这方将视线转向凤天歌,眸间温色渐渐退却,“也无不可。”

见凤天歌走进厅里,萧文俊跟过去之前留了句,“容兄等我。”

一万头草泥马立时从心里狂奔而过,我等你死啊!

厅内,凤天歌冷冷看向萧文俊,“鱼市百草堂一夜之间拥有与南无馆抗衡的实力,萧世子不需要解释一下吗?”

萧文俊随意找了把椅子坐下来,“在凤大姑娘没有给出答复之间,萧某做什么,不做什么,需要跟你解释吗?”

“我答应你。”凤天歌只能妥协。

“答应是需要诚意的,我要卫子默,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萧文俊胭脂色的薄唇,微微抿起。

见凤天歌不语,萧文俊补充道,“或者是玉婵,二选其一。”

“卫子默并没有伤害你!”凤天歌重声开口。

“不不不,他伤害了,他伤害了本世子这颗与世无争的心,你说说,卫子显被许云鹤捉了去,与我何干?”萧文俊抚了抚胸口,“伤害,就要付出代价。”

如果伤害要付出代价,那么萧文俊,你对周氏的狠辣跟绝决,又该用什么样的代价偿还?

“放心,凤大姑娘依旧可以慢慢考虑,且这段时间萧某可以保证,南无馆的实力会一直在百草堂之上。”

萧文俊言尽于此,起身离开。

院中,容祁早已不见。

萧文俊行至石台旁边,如月

光般发白的指尖划过台面,视线落在容祁刚刚坐过的地方。

你总是不经意间便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可知这样,我真的很担心么……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