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大冰作品集 > 你坏 > 来日纵使千千阕歌(四)

来日纵使千千阕歌(四)

不务正业这个印象,应该是从那个时期开始给电视同行们留下来的。

那些年中国综艺初兴,主持人稀缺,别人是抢滩市场拼命接节目,恨不得一档节目一录完立马跑到下一个摄影棚接着开工,我是一年只接一档节目,一完成那份工作立马撒丫子消失。

他们笑我笑了很多年,笑我出道不晚,名气不高,笑我有钱不赚,假装清高。笑骂由人,自在由我,我又何尝不笑他们。

主持人不是艺人,一份工作而已,既是工作,自然要做好,我做好了我本分的就好,此外多一分我也不要,省下的时间和精力我还有别的用场——

谁说我只能有一份工作,一种生活?

谁说我不能自由地给自己选择家人、故乡、方向?

你有你的专注努力,我有我的平衡精进,都是第一次当人,为什么我没有权利选择去用自己的方式活出个人样?

理想如果落不了地,和放屁又有什么两样?

落地的过程复杂艰辛,但并非不可能,从那时到现在,同时平行着数份工作,同时生活在数个地方,其中一个是西藏。

拿起话筒我是个嬉皮笑脸的主持人,回到西藏我是个压低帽檐的画师、歌手、酒吧掌柜。别人在接商演时我在藏医院路卖唱,别人在拓展人脉攒饭局时我和一帮拉漂兄弟挤在光明甜茶馆里稀里呼噜地吃藏面。别人在北京买房置地和小明星谈恋爱,我在拉萨开着我那赔得一塌糊涂的小酒吧……

如是多年,所谓的媒体圈电视圈谁都懒得圈我,觉得我脑子坏了,既不努力上进,又不金盆洗手。

如是许多年,所谓的旅行圈民谣圈酒吧圈大都觉得我莫名其妙,愤愤于我的跨界,痛恨我的不一样,有的误以为我鼓励流浪,有的误以为我是个诚心搅局的同行。

如是许多年后,我写的书略有销量,时不常会有人光翻了目录就跑来请教旅行的意义。

大都被骂了回去:

什么狗屁意义?什么生活在别处?什么诗和远方?谁告诉你爷是在写旅行文学?

什么狗屁说走就走的旅行?——你有穷游的勇气,那你有穷游的能力吗?你对自己负责任了吗?

什么狗屁世界那么大你要去看看?——你不就是不想上学不想上班光想玩儿吗?我呸,没种的人才逃避。

不做单项选择会死吗?做一做多项选择会死吗?

为了选择一种生活,就一定要把其他的生活和它对立吗?

自由选择的前提是能力,有能力别浪费了能力,没能力就先去建筑能力,光BB有个蛋意义?

平行世界,多元生活,平行是我的能力,多元是我的权利,我只想在平衡中选择我想要的生活而已。

看不看得惯随你,我只是在对我自己负责任而已。

我撞我的南墙而已,我开开心心地犯错而已。

我又不是活给你看的。

不用和我说什么标准答案,我只是想自己去找个答案而已。

……

很多年后,我可以系统而完整地阐述和申明,而在当年,谁又不是边摸索边前行。

摸索的过程漫长而曲折,荆棘遍地,好在并不孤单,虽有讥有讽,亦有人同行。

当然,我说的摸索前行,不仅仅是这套关乎平衡的价值体系。有许多东西需要去摸索,边摸索,边抠开那些死结。

其中有个死结,是她帮我抠开的。

她是个神经病,叫YOYO。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