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你是我的小确幸 > 第二十三章-东奔西顾

第二十三章-东奔西顾

温少卿大概没想到她会求助于自己,轻咳了一声,扬扬下巴指着钟祯,“也没什么,就是他,在全医院和你年龄相仿的单身雄性生物中全心全意地推广你,全医院都知道他有个嫁不出去的表姐。”

丛容听了也只是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很快冲钟祯笑了笑,温柔地开口:“小弟啊,晚上不要回去了,去阿姐家住吧,阿姐有话跟你说。”

钟祯觉得有股寒气从后背冒出来,立刻拒绝,“我不!”

丛容依旧和风细雨地笑,“听话。”

钟祯苦着一张脸,“我可以不去吗?”

丛容探手揉着钟祯的脑袋,笑容加深,“不可以呀!”

钟祯无精打采地回了客厅,瘫在沙发上,再也不见刚才的兴致。

温少卿看着闹得差不多了,便开始轰人,“好了,都出去玩吧,还差几个菜就能吃饭了,有话一会儿再说。”

一群人很快一哄而散,厨房里只剩下丛容和温少卿。

丛容一脸审视地看着他,怪不得他今天在家也没换家居服。她一开始还奇怪怎么做个饭还穿这么正式,刚才问他为什么做这么多菜,他也只是笑笑不说话。

她瞪了他半天他都没什么反应,依旧淡定自若地忙着做菜,她忍不住开口:“你是故意的?”

温少卿握着木铲慢条斯理地翻着锅里的青菜,“故意什么?故意叫你来吃饭,还是刚才故意让你难堪?”

丛容语气不善地回了一句:“都有!”

“哦。”温少卿终于转头看过来,冲她无赖一笑,“我也都是故意的。”

丛容看他一脸理所当然的坦荡,气得血气翻涌,那脸上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可恶!她转身想出去,可一想到外面都是一群不认识的人,出去只会更尴尬,只能又转回来,站在厨房的角落里偏着头,也不再理温少卿。

温少卿看着她一脸憋闷地乱转,忽然心情大好。

丛容真的是郁闷了,别人都知道丛律师一向优雅端和,什么时候当着这么多人出丑尴尬过,这么想着她又狠狠瞪了那个忙碌的背影,还有钟祯!今天晚上一定好好收拾他一顿!

丛容正想着到底该怎么收拾钟祯,就听到温少卿叫她:“拿个盘子。”

丛容回神,脚下没动,偏过头去不冷不热地哼了一声,满满的不屑和嘲讽。

温少卿一脸惊奇地看着她的脸,他还从来没见过她使小性子,扬着下巴垂着眼眸,一副倔强不合作的模样。

丛容被他盯得不自在,抬眸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看什么?”

温少卿好脾气地笑了笑,“没什么,一会儿再收拾你。”

丛容不屑地又哼了一声,她最不怕威胁。那么多人都在呢,她就不信温少卿还能怎么收拾她。

“不信啊?”温少卿自己拿了盘子,边往外盛菜边痞痞地笑,“没关系,一会儿你就信了。”

丛容觉得此地不能久留,主动端起琉璃台上的两盘菜出了厨房。温少卿看着她的背影低头笑了笑,才跟着出了厨房。

两人一前一后从厨房出来,没有眼神语言交流,没有肢体接触,却无端让人觉得有种别样的情愫围绕在两人中间,像是居家过日子的小两口。

有明眼人看到了,便轻咳一声,扬扬下巴,示意众人去看,然后便是暧昧的哄笑声。

两人听到笑声一齐看过来,众人很快收敛,有人机灵地岔开话题。

“何哥跟秦大美女还没来呢,我给她们打电话看看她们到哪儿了。”

很快有人附和:“今天过节,估计堵路上了。”

上桌吃饭的时候,丛容又犯了愁。丛容和他们都不熟,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挨着温少卿坐,要么挨着钟祯坐。鉴于刚才她主动挑衅温少卿,温少卿扬言要收拾他,所以她果断选择了钟祯。

她看着钟祯打算给他使个眼色,谁知钟祯一坐下来就盯着桌上的菜看,就差流口水了,愣是看都没看她一眼。

温少卿忍着笑拉了她一把,把她按到了自己旁边的座位上,刚才闹过一场之后一群人总算熟悉了,于是温少卿挨个给她介绍。

“那个是萧子渊和他老婆随忆,其实还不是老婆,还没合法,他们你见过的。随忆也是我们医院的医生。他们旁边的是我同科室的同事陈簇,旁边的是他女朋友三宝。”

温少卿用眼神示意着丛容,介绍到刚才起哄最欢的男人时,眼神一顿,直接跳过,“那几个小朋友是我学生,你也见过的。剩下的几个都是医院的同事,过来蹭饭。”

丛容表情淡淡地挨个打量过去,萧子渊的夫人随忆、陈簇、三宝,那个温少卿刻意跳过的男人,再加上温少卿,她看了一圈,终于问出了第一个问题:“你们医院是根据颜值招医生的吗?”

众人一愣,很快笑起来。

那个叫三宝的女孩子立刻揪住陈簇的胳膊一脸兴奋地问:“她是在夸我长得好看吗?”

陈簇脸上笑意满满,半是宠溺半是无奈地回答:“是……”

三宝眉开眼笑地冲温少卿开口:“亲师兄,你女朋友有眼光!”

丛容一愣,马上解释:“不是女朋友。”

三宝笑嘻嘻地眨眨眼睛,“怎么不是女朋友?女性朋友也是女朋友的一种嘛!”

入行这么久,丛容第一次觉得自己愧对“律师”这两个字,巧舌如簧的她此刻终于明白什么叫“秀才遇上兵”了,索性不再解释,淡淡地瞟了温少卿一眼。

偏偏温少卿似乎也没打算解释,扫了一眼墙上的时钟,若无其事地岔开话题:“那两人还要多久啊?”

话音刚落,门铃便响了。

温少卿起身去开门,让了两个女孩子进门。

何文静一下子蹿到饭桌前,一屁股坐到三宝旁边,扫了一圈之后眼睛忽然一亮,“咦,钟祯的表姐也来了啊?”

丛容还记得这个拔了她一颗牙的何哥,笑着和她打了个招呼。

何哥倒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你记不记得上次我跟你说认识一个名字奇葩的人?”说完重重拍了一下三宝的肩膀,“就是她!三宝,你自己告诉人家你大名叫啥?”

三宝立刻不高兴了,噘着嘴瞥了何哥一眼,一改刚才的豪放,嗲嗲地嗔怒着开口:“你真的是good bad good bad的!我ball ball你,以后能不能别跟别人提我的大名!”

何哥一脸崩溃,“说人话!”

三宝立刻开始翻译:“你真的是好坏好坏的!我求求你,以后能不能别跟别人提我的大名!”

何哥一脸恶寒地往随忆身边靠,“阿忆,她最近中药吃多了吧?”

随忆温婉地笑着,“可不是吗?估计苏主任终于受不了她了,打算学潘金莲呢。”

这话一出,众人又是一番玩笑。

丛容正听得云里雾里的,不知道温少卿什么时候回来了,在她耳边轻声解释:“她们三个是大学室友,现在又都在我们医院,关系特别好。三宝的大名叫任申,她爸姓任,她妈妈姓申,就取了这个名字。”

说完之后忽然盯着她,“你妈妈不会姓容吧?”

丛容很正经地回答:“我妈妈姓殷,单名一个媛字,女爱媛。”

“殷媛……原来你们家取名字都是这个风格……”温少卿垂眸低声重复了一下,思忖半晌忽然笑着抬头看她,“我以后有了女儿的话就叫温晴。”

丛容听到那两个字心底忽然一颤,呆呆地看着他不说话。

前段时间温少卿被隔离回来的时候,诱哄她说想好的孩子的名字叫什么,她没有告诉他,其实她想的那个名字就是温晴。女孩就叫温晴,男孩就叫温故。

两人正四目相对,忽然有人轻咳打断,“喂,温医生,人家秦大美女在跟你说话呢!”

丛容这才发现饭桌上除了何哥之外,还多了个人。

秦楚恰好坐在两人对面,怔怔地看着两人,半天才回神,把手里包装精美的苹果递过去,“今天不是平安夜吗?不知道送什么,就买了点苹果。”

温少卿大大方方地接过来,转头给丛容介绍:“这位是肿瘤外科的秦楚医生,就是那天晚上我在那什么的时候打来电话,你帮我接的那位。”

丛容看着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狡黠,心里便发慌了,赶快解释:“我没接过你的电话。”

“哦,对,我记错了,没接。”温少卿态度极好地澄清,然后补充了一句,“是你帮我递的手机,我自己接的。”

丛容垂头抚额,怎么这话听上去那么让人浮想联翩呢?

果然有人坏笑着问。

“哪天晚上啊?”

“是啊,多晚啊?”

“还有那什么是那什么?”

丛容虽然喝过洋墨水,可在情之一事上格外保守,平时接触的多半是司法界人士,古板保守,很少有人会开这种玩笑。可今晚她却感觉一直在被温少卿有预谋地调戏,还外加了一群助攻。

她实在是没想到温少卿收拾她的方式这么……“别致”。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