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你是我的小确幸 > 第二十四章 医生VS律师

第二十四章 医生VS律师

毕竟是久经沙场的人,她心里在窘迫,脸上还是一副淡淡的表情,看着众人目光清明地解释:“那天温医生请我吃饭,当时他在做饭,不方便接,我就帮他递了一下手机。”

“哦……”一帮人开玩笑开惯了,坏坏地笑着问,“做饭啊?谁吃的谁啊?”

丛容身边的律政精英都是一帮衣冠禽兽,至少表面上都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正经模样,可这帮医生……根本就是连遮掩都懒得遮掩的禽兽,百无禁忌!

温少卿眼看着丛容脸越来越热,这么久接触下来,他大概也能感觉到她在这方面的保守,便敲了敲桌子替她解围,“快吃饭吧。”

钟祯到底是护着自己表姐的,宽慰她:“表姐,他们都是开玩笑闹着玩的,我们经常这样,你不要往心里去。”

众人大概也觉得第一次见面就开这种玩笑有点过火了,几个年纪小的嘴甜,“表姐,我们闹着玩的,你别生气。”

丛容本来也没怎么在意,她只是针对始作俑者温少卿,对众人笑了笑,大大方方地回答:“没事。”

钟祯这下才笑出来,不知怎么了又重点强调了一句:“嗯嗯,我们都知道你跟我老板就是邻居而已。”

了解内情知道他们渊源颇深的萧子渊、随忆愣了一下,立刻低头偷笑。温少卿不冷不热地扫了钟祯一眼,心里暗暗决定把收论文的时间改成明天。

丛容本来就当温少卿是邻居,可不知怎么听到别人特意强调这个意思,心里也不舒服起来。

众人刚拿起筷子准备吃饭,刚才做介绍时被刻意忽视的男人满脸不满地用筷子敲敲碗,看着温少卿,“你还没介绍我呢。”

“你?”温少卿转头看着丛容,“他就是个蹭饭的,他是谁、叫什么一点都不重要,不用关注,自动屏蔽就行了。”

“我叫沈沉,整形科的。”

温少卿调侃的话音刚落,那个男人忽然换了一副正经的模样开始做自我介绍,连声音都低沉了几分,丛容这才仔细打量他。

头发比一般人要长些,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超然的味道,而脸上又挂着一抹痞痞的笑,不知道的还真猜不出他是个医生,还是个整形科医生。

丛容打量完沈沉,又重新去看温少卿,总觉得他身边的人都不是凡人,而后一想,人以群分,他本身就不是普通人,身边的朋友自然也会特殊些。

一说起话来就忘了时间,三宝耐不住了,看着满桌子的菜抗议:“能不能开始吃了?我好久没吃亲师兄做的菜了!午饭都没吃,就等着这顿呢!”

一群人又嘻嘻哈哈地开始吃饭,丛容也很久没正儿八经吃温少卿做的菜了,吃了几口就顾不上和温少卿置气了,一门心思地扎进饭桌里。

温少卿倒是极少动筷子,多半时间都在和旁边的人聊医院里的事情。

聊着聊着话题便开始有些血腥残暴,一些器官和形容词光听上去就让人没了胃口。可丛容依旧面不改色地吃着,众人便开始恶作剧。

有人夹了一块肥肠,仔仔细细地看了看,然后扔到角落里的一个男人碗里,“老魏,你的专业,看看这是哪段肠管?”

那个人夹起来仔仔细细看了一会儿,“是直肠,而且这只猪还有痔疮。”

一桌子人,除了萧子渊和丛容,都是医生,这种话题对他们来说就是小儿科,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地继续吃吃喝喝。

萧子渊本身就强大,再加上这几年和他们一起混迹久了,对这种话题已经免疫了,所以也没什么反应,可丛容的淡定就让众人吃惊了。

有人再接再厉,递了手机过去,“我昨天做了台手术,从病人肚子里挖了十几个瘤子出来,形状特别漂亮,晶莹剔透的,要不要看看?”

丛容本来没什么兴趣,但看着众人都盯着她,不好拒绝别人的“美意”,便接过来看了看,看完后脸色都没变地还回去,给出评价,“还好。”

众人不死心,“觉得恶心吗?”

“不恶心,不过我上周看到一个倒是挺恶心的。”丛容边说边低头去翻手机,“找出来给你们看看。”

温少卿一直淡淡地挑眉看着他们胡闹,他对丛容的战斗力倒是很有兴趣。

他没反应,钟祯的反应就大多了,他一下子跳起来,跑过来小声求她:“表姐,别……”

丛容没理他,在手机相册里翻来翻去,而后眉眼一弯,“找到了!你们要不要看看这个。”

众人本来还兴致盎然地凑上来看,传阅一圈等手机重新回到丛容手里时,都安静了。

温少卿离得最近,那几张照片他只是扫了两眼就觉得有气味,饶是见过那么多血腥场面,还是被恶心到了。

半晌有人反应过来了才弱弱地问:“你是法医?”

能在这方面压他们一头的大概也就是法医了。

丛容摇头,“不是,是律师。”

钟祯一直捂着脸不敢看眼前的情景,这才皱着一张脸控诉他们:“忘了告诉你们,我表姐主攻刑辩的……高清无码的裸尸解剖照啊,在水里泡到变形的腐尸啊,被汽油烧焦的看不出人形的现场照啊,什么血腥照片没见过啊,她看过的尸检报告比我都高……我第一次拿医学案例都恶心了。”

一群医生竟然真的看恶心了,半天都没人说话,丛容的心情却好了起来,笑着夹了菜,笑着开口:“继续吃饭吧?”

温少卿坐在旁边姿态闲散地看她独战群雄,坦然接受了众人讨伐的目光。他眉宇间的愉悦一点都没避人,颇有引以为傲的意味。

众人僵硬着搁下筷子,这还吃什么吃啊!不往外吐就不错了!

一众重口味的医生几乎全军覆灭,只留了从一开始就心无旁骛吃菜的三宝还在继续跟一块猪蹄战斗,因为她压根儿没顾上看那些照片。

一直沉默的秦楚忽然出声问:“刑辩律师啊,那你会为了钱给坏人开脱罪名吗?”

这个话题比较敏感,一般人不会主动涉及,对于秦楚的反常,众人也都心知肚明。全医院都知道秦大美女对温少卿是有那么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的。

众人看看秦楚,看看温少卿,又看看丛容,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丛容也不见恼怒,只是笑着四两拨千斤地反问回去:“那你会为了正义不给坏人做手术吗?”

秦楚大概没想到会得到这个答案,讪讪笑着不再说话。

温少卿轻笑了起来,嘴上恶狠狠地教训她:“伶牙俐齿!”

可那眼神……明眼人都看得出眼底的那一抹赞许。

丛容被他脸上别样的亲昵吓住,不再说话,低头安安静静地吃饭。

有人直接撂了筷子,仰着头抱怨:“哎呀,我真的被恶心到了,这饭没法吃了!”

“我也是!我除了刚做医生那会儿有这种感觉,已经好多年没被恶心到了!上个月做手术的时候,血喷三尺的场面我都没什么感觉。”

“还说!越说越恶心!”

“……”

一群人实在吃不下去,直接跑去客厅玩去了。桌上除了温少卿、丛容,最后只剩下萧子渊、随忆,陈簇、三宝,还有何哥。

萧子渊和随忆早就吃饱了,一直拿意味深长的眼神在温少卿和丛容身上扫。温少卿不好瞪随忆,便玩命地瞪萧子渊,偏偏萧子渊被他越瞪越开心。

随忆看着看着,忽然拿出手机来,默默把手机里跟手术有关的照片都删了。萧子渊看着她的动作笑起来,“你干什么?”

随忆删完后收起手机,拍了拍胸口,“我也拿这些照片吓唬过人,你不记得了?赶快删掉,免得下次遇上法医啊、律师啊,会被反教育的。”

萧子渊顺势握上她的手和她闲聊:“觉得温少卿这个邻居怎么样?”

随忆笑着看了他一眼,又往对面看了一眼,这才回答:“我挺喜欢的。”

“喜欢哪里?”

“你不觉得她吃东西的样子和三宝很像吗?会让看的人觉得东西很好吃,很舒服。”

萧子渊脸上的表情忽然有些诡异,“是单纯觉得喜欢她,还是喜欢坐在温少卿旁边的她?”

随忆一愣,知道他想说什么,好整以暇地逗他,“你不会是因为他是你表弟才帮着他吧?”

萧部长深深看她一眼,“如果真的喜欢,哪里舍得一走了之,还走了那么久,当年我在国外的时候可是一天都待不住,生生忍住的。”

随忆被他一脸的幽怨逗乐了,“好好地说温师兄呢,怎么扯到自己身上了?我从来都没支持过丛容跟林辰在一起,丛容喜欢谁,那是她的自由啊。我也看得出来,温师兄喜欢她,所以他们在一起很好很好。林辰和我从小就认识,温师兄对我也很好,所以我也不会偏向谁,只是有些担心林辰哥哥。”

“林辰有他自己的打算和考虑。”萧子渊那眼神示意她去看温少卿,“当年你不知道他放弃了多好的机会回国来,你以为是为了谁?单从这一点来看,不管他是不是我表弟,我都是看好他的。”




第二十五章 侠之大者

随忆也觉得奇怪,出国学医的鲜少有回来的,可温少卿不但回来了,还跟不要命似的提前完成学业回来了,又一脸好奇地问:“温师兄当年放弃了什么机会?”

萧子渊摇摇头,“具体的不太清楚,反正他爹到现在那口气都没顺,他索性破罐子破摔,从军区医院脱身出来。”

随忆抿唇笑了一下,“当年上学的时候,温师兄和林辰哥哥关系那么好,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

萧子渊和随忆在角落里小声说着话,陈簇对别人的八卦倒是没什么兴趣,坐在这里只是陪吃,不时给三宝夹夹菜、盛盛汤。

何哥则是在尽医生的责任,一直盯着丛容,看她吃嘛嘛香便放了心,“看来丛律师恢复得很好,这我就放心了。”

丛容这才意识到,自己再一次暴露了自己吃货的属性,轻咳一声放下筷子,冲何哥笑了笑,“何医生医术很好。”

三宝立刻大笑着拆台,“哈哈,你不知道当年她上学的时候,考试都是靠突击!”

何哥一脸窘迫地转身打她,“就你话多!”

三宝还手,何哥是跆拳道黑段,可架不住三宝胡搅蛮缠,两人很快扭成一团。

两人的打闹以最后蒸好的一盘大虾上桌而结束,众人纷纷表示吃不下去了,最后几十只大虾都进了丛容和三宝的肚子。

温少卿看了会儿陈簇一心一意地给三宝剥虾,又看了会儿丛容相比较而言比较笨拙的动作,然后抽了张湿巾擦了擦手,拿起一只虾三五下剥干净,最后放在丛容的碗里。

丛容看看碗里的虾,又去看温少卿,他修长的手指捏起一只虾,随意翻转了几下,虾壳便自动脱落,指间只剩下干净鲜美的虾肉,她忍不住在心里感叹,外科医生果然手指灵活。

感叹之余看着碗里的虾,下不去口。人家陈簇给女朋友剥虾,天经地义,他们俩算什么?邻居间的相亲相爱?还是老师和学生家长的友好关怀?朋友之间的深情厚谊?

大概看出了她的纠结,温少卿回视她,淡淡地开口:“下个月有实践考核,我练练手指灵活度。”

这个理由……丛容腹诽了一下,勉强接受吧。

两个不同类型的吃货,气场不同却难得合拍。三宝大概许久没有碰到志同道合的吃货了,捏着最后两只虾,比较了一下,然后把大的那只递给丛容,还念念有词:“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意思是说,为了国家和人民,虾一定要吃大的。喏,这个大的给你。”

丛容从来没听过这种歪理,一下子噎住,侧过身使劲咳嗽。温少卿一边给她递水,一边拍拍她的后背。

陈簇冲丛容抱歉地笑笑,“她病情不稳定,只能正常十分钟,多数时候是不正常的,时间久了你就习惯了。”

丛容这二十几年除了当年偷偷报了X大的研究生外,都是中规中矩的。今天晚上她算是长了见识,也算是明白自己小白杨一样正直向上的小表弟为什么会长歪了,整天和这些不正经的人在一起,能不长歪吗?

吃饱之后,三宝捂着肚子还不满足,笑呵呵地看着温少卿问:“温师兄,你去年酿的青梅酒还有吗?”

温少卿看了陈簇一眼,陈簇赶紧冲他摇头,他便回答:“没有了,今年的还没酿好,改天再喝吧。”

三宝一脸遗憾,不放心地嘱咐温少卿:“温师兄,等酒酿好了,你一定记得邀请我们来你家小酌两杯,顺便再烤几个猪蹄做下酒菜!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啃个猪蹄?哎呀,想想就流口水。”

一群人被逗得哈哈大笑,每次聚餐的时候三宝都是特别闹腾,各种嗨,永远是气氛担当,有她在,不用担心冷场尴尬。

丛容笑完之后便看了温少卿一眼,她知道他在撒谎,前两天她后脑勺撞了个包,他还倒了小半杯问她要不要喝一点,活血化瘀。

温少卿觉察到丛容一脸奇怪地看着他,便凑过去附在她耳边小声说:“她酒量不行,喝多了会耍酒疯。”

随忆笑着逗她,“现在物价这么高,工资也不涨,不知道陈医生会不会被你吃穷啊!”

三宝眼底果然闪过一丝担忧,立刻转头可怜兮兮地问陈簇:“会被吃穷吗?”

陈簇笑着摸摸她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满脸肯定地宽慰她:“不会!你放心吃。”

得到回答的三宝立刻眉开眼笑,何哥一脸嫌弃地戳戳她,“你怎么就那么能吃呢?花500块买件衣服都舍不得,花几千块吃顿海鲜就幸福得飞起来。”

三宝不服气地戳回去,“说什么呢?我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花500块都要考虑很久的小女孩了!月底了,现在花5块钱我都要深思熟虑!”

三宝戳回来之后不敢恋战,马上转移到随忆身边寻求庇护。随忆捏着她一脸的胶原蛋白,“怪不得你每次来找我,都有人问你是不是新来的实习生,看上去跟上学的时候差不多嘛。”

“我的脸虽然看上去很年轻,可我全身上下最年轻的地方应该是我的肚子!每次吃完饭别人都问我是不是两个月了!”三宝拉着随忆的手,“来,阿忆,你摸摸,有几个月了?”

一群人又笑成一团,丛容笑着笑着忽然觉得很温暖。

她来这座城市的时间不长,朋友也不多。聚餐的机会虽然多,可大部分都是跟同事或者客户,气氛说不上沉闷,可到底没有今天这么轻松自在。她看了一眼在客厅闹腾得欢的钟祯,忽然有些羡慕他,这几年这种聚会他应该参加了不少吧?

看着吃得差不多了,温少卿便起身收拾碗筷,顺势弯腰在她耳边小声问:“平安夜这么过还不错吧?比把自己关在家里加班吃外卖好多了吧?”

丛容仰头看他,他怎么知道自己是这么打算的?

在别人看来,两人一晚上就眉来眼去的,时而还会暧昧地凑在一起说悄悄话,虽然两人没公开关系,可明眼人一瞧就懂了。

单身人士何哥率先愤愤地拍拍桌子,“温师兄,大庭广众之下不要秀恩爱,那边还有你的学生,他们还小,注意一下你为人师表的形象,就算不考虑他们……”

何哥顿了一下,又戳了戳三宝的肚子,“你也该考虑到这里还有一个两个月的肚子呢!胎教不好!”

三宝又要奋力反击,何哥立刻躲开,蹿去了客厅。

众人接着何哥的话题又轻飘飘地打趣了两人一番,温少卿一脸受用地坦然受之,而丛容强装镇定淡然自若地听了一会儿便钻进厨房洗碗。温少卿也很快回到厨房在一旁洗水果、切水果,准备果盘。

丛容刚才被他当着众人“收拾”了一顿,虽然一顿饭吃得不错,可到底心里憋着火呢,刚才当着众人的面,她不好发作,现在只剩两个人了,无论温少卿怎么逗她,她都没反应。

最后温少卿端着果盘准备出去的时候,又扫了她一眼,碰了那么久的壁眉宇间竟还带着一丝诡异的愉悦,“看来还没收拾服帖。”

丛容自认在不要脸这件事上,她没有温少卿功力深厚,听到这话心尖蓦地一颤,目光一闪立刻关了水龙头挡在温少卿面前,勉强挤出一抹笑,“服帖了,真的。”

温少卿俊逸温情的眉眼顿时飞扬起来,半垂着眉眼看她。

他见过她杀气腾腾出庭时的样子,一身正装,目光清冽,满脸威严,带着些许冰冷的气息。刚才吃饭的时候对着不熟的人却又是礼貌疏离的;对着至亲表弟钟祯的时候,又有几分调皮娇俏的女孩样儿。她平日里脸上表情极淡,可每次一笑起来,整个人都生动起来,就像此刻,虽然是被他威胁,可眉眼弯弯的模样,竟带出几分温婉的味道。

他目光沉静地看着她,也不说话,安静的厨房里渐渐生出几分暧昧。

丛容被他看得不自在,慢慢挪开让出道路,指指他手边的果盘,轻咳一声打破尴尬,“快送出去吧。”

外面的人三五一群正闹得欢腾,几个男人靠在阳台上抽烟逗狗,其他人坐在沙发上、地毯上聊着天,根本不知道厨房里的旖旎。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