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你是我的小确幸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我说呢……”警察脸色变了一变,最后苦着一张脸跟丛容吐槽,“怎么看上去一身书卷气和这帮人交了手反而是那帮人吃了亏,原来是军籍……这可怎么办啊?”

丛容抬手看了一眼时间,“你先缓缓,我出去打个电话。”

一群医闹大概看出了丛容和警察很熟,怕吃了亏便又开始嚷嚷:“警察同志,他们打人,你们不能不管啊!你看他们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你再看看我们!”

警察顿了一下,转头对一群医闹解释:“这事我们管不了了,你们打的医生是军籍,去找警备司令部吧。”

说完又走过去笑着问温少卿:“我们所长一会儿就过来,您看您还能自己回去吗?要不要我找同事送您回去?还有啊,能不能跟您商量个事,一会儿您的战友……嗯……他们解决问题的时候不要在我们所门前好吗?上面领导最近经常过来检查,我们要被骂的……”

警察和温少卿说话的时候,丛容站在走廊里给谭司泽打电话。

“下午的会我赶不过去了,你替我出席吧。”

“出什么事了吗?”

丛容实话实说:“接了个委托。”

谭司泽来了兴趣,“什么案子?”

丛容犹豫了一下,才回答:“医疗纠纷。”

那边忽然传来砰的一声,半天才听到谭司泽诧异的声音,“医疗纠纷?你接的?你不是从来不接医疗案件吗?”

“嗯……”丛容顿了顿,“就接这一个。”

谭司泽啧啧称奇:“说真的,到底是什么人啊,能让你接医疗案件?”

丛容避重就轻地解释:“是我表弟的导师。”

谭司泽考虑了一下,“价钱呢?”

丛容坦荡自在地回答:“哦,我刚才忘记告诉你了,我是友情提供法律帮助,免费的。”

谭司泽咬牙切齿,“你到底有没有当我是合伙人?!”

“顶多这钱我自己出了!”

“你见过哪家律师自己给自己出钱接委托的?”

丛容知道一涉及钱财问题,谭司泽肯定会揪住不放,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便打断他:“好了,好了,我还忙着呢,等见了面我们再细谈。”

说完也不等谭司泽的反应便挂了电话。

等她回去的时候,一群警察正小心翼翼地送温少卿一行人出门。

丛容看向温少卿,征询他的意见:“这就走了?”

温少卿往旁边看了一眼,“折腾了那么久他们都累了,先回去吧,有问题回头再解决。”

丛容想了想,点头同意,“那我去办手续。”

所长立刻回答:“不用了,不用了,丛律师,不麻烦您了,您快带他们走吧。”

丛容忍不住笑起来,她还是第一次见这么着急放人的,忽然又想起什么,指了指屋内,“他们呢?”

所长很快回答:“先拘留十五天。”

温少卿往屋里看了一眼,“患者家属就算了吧,亲人去世了难免有些激动,可以吧?”

丛容忍不住又看向温少卿,她想起前段时间看过的一篇文章,文章里说,德不近佛者不可以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以为医,温少卿可以做医生不是没有道理的,至少换作是她,到了这个地步肯定不会为患者家属说话。

所长忙不迭地点头,“可以,可以。”

这块烫手的山芋只要愿意走,温少卿说什么他都答应。

温少卿点头道谢后又看向丛容,“你觉得呢?”

“患者家属情有可原,可那帮医闹……”丛容转头看向所长,“律师函会尽快发出来。”

从派出所出来,都到下午了,天气也极应景,阴沉沉得刮着北风。

温少卿看着一群蔫头耷脑的学生,笑了笑,“天不早了,都回去吃饭休息吧,别多想,有事明天到医院再说。”

一群学生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心情有些复杂,围着温少卿不肯走。

温少卿想了想,“那都去我家吃饭吧!”

说完又看向丛容,“你也去吧?”

丛容的心情也有些复杂,她直到现在都不太能接受温少卿会动手打架。

这么想着她往他受伤的手上扫了一眼,想问问他又觉得当着这么多人不方便。

她似乎对他的手格外在意,不知怎么了,脑子里总是想起和同行一起吃饭时听来的案例,哪个医院的哪位医生被患者家属报复,伤了手以后再也没办法拿手术刀了。

她忽然有些心烦意乱,钟祯没有眼力见儿地又凑上来,小心翼翼地揪着丛容的衣袖,一脸谄媚,“阿姐,一起去吧?反正你也是回家。”

丛容淡淡地扫他一眼,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问:“学会打架了?”

钟祯底气不足地反驳:“真的是他们先动的手,我属于正当防卫!”

“呵,你知道什么是正当防卫?!”丛容不悦地上上下下打量着他,“打架就打架,自己还挂了彩,丢不丢人?”

钟祯不服气,“温老师也挂了彩……”

丛容没忍住,又往他手上看了一眼,这才问出一进门就想问的问题:“你的手没事吧?”

温少卿本想回答没事,本来就没什么事,就是这个部位血管比较多,出血量大了些,所以看上去有些吓人,可一看到丛容眼底的紧张,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住,垂眸去看自己的手,故作担忧地胡说八道:“嗯,怕是有点严重……”

丛容真的相信了,走了两步靠近,拿起他的手细细查看,其实隔着纱布也看不出什么,可她不放心,忍不住要看看,“疼吗?”

温少卿乐得被她占便宜,立刻点头,“疼。”

丛容心里一紧,握着温少卿的手越发认真地看起来,嘴里还念念有词:“这里离医院这么近,要不要去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啊?你动一动我看看,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在流血啊……”

她一心都扑在温少卿的手上,也没多想,所以没意识到温少卿有骗她的可能。一来,那个伤口看起来很是吓人;二来,她对温少卿的腹黑程度认识得不够深刻;再者,她理性有余,情趣不足,不认为温少卿用这个骗她会有什么好处。

一群学生睁着一双双大眼睛盯着两人慢慢缠在一起的手,脸上渐渐浮起暧昧的笑容,等丛容觉察到氛围不对的时候,猛地放开温少卿的手,却没想到他的手先一步动作,一把握住她的指尖,看到她又要恼羞成怒了才慢悠悠地放了手。

一群学生目不转睛地看了一场戏。丛容看看温少卿,暗暗恼怒自己的莽撞,这里有一群医生啊!再说了他自己也是医生啊!要检查伤口也是他们来啊!她检查什么啊?!

天渐渐暗下来,温度也降了下来,一阵冷风吹过,丛容紧了紧衣领才发现温少卿没穿外套,只着了一件薄薄的衬衣站在风口,再看看他的几个学生,穿着严严实实的羽绒服还在瑟瑟发抖,而那个人却神色悠闲地站在那里,似乎根本不觉得冷。

丛容开口问:“你的衣服呢?”

温少卿竟然还有心情跟她开玩笑,闲闲地伸出两根手指捏了捏身上的衬衣,“这不穿着呢。”

丛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是说外套,你不冷吗?”

温少卿双手插在裤子里,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我说冷的话,你要把你的衣服给我穿?”

丛容没说话,只是转头盯着钟祯。

钟祯先是诧异,明白过来后便苦着脸问:“表姐,你是想让我脱了给我老板穿吗?”

丛容一脸理所当然,“有什么问题吗?”

钟祯抓紧自己的衣领,“我的羽绒服我老板穿不上,太小了……”

丛容向他伸出手,“有总比没有强,脱下来。”

钟祯生不如死,弱弱地开口:“表姐,我也冷……”

丛容瞪他一眼,“年轻小伙子血气方刚,怕什么冷?”

本来站在一旁看戏的温少卿听到这话嘴角的笑容忽然僵住,看着丛容问:“你是在说……我老?”

丛容很理智地选择不再和钟祯纠缠,也没辩解,转身往停车的方向走,“先上车吧,车上暖和。”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