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你是我的小确幸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温少卿吩咐一群学生:“我的车钥匙在医院没拿,我坐丛律师的车回去,你们打车过去。”

“我也坐我表姐的车。”

钟祯也想跟上去,被温少卿轻描淡写地看了一眼后,缩缩脖子,“我还是和他们一起打车吧。”

丛容坐进车里,把空调打到最大,然后便看向车外不远处在接电话的温少卿,又等了一会儿才看到温少卿挂了电话走过来。

丛容系上安全带,询问道:“要回医院吗?”

温少卿摇头,“不回,回家吃饭,饿了。”

丛容也没多问,直接回了家。

等两人到的时候,钟祯和几个同学已经等在门口了。

“我先回家换件衣服。”丛容往自己家的方向走,边说边转头看了钟祯一眼。

钟祯心领神会地跟上去,“表姐,我去你家玩会儿。”

温少卿忽然对着两个背影开口:“我的钥匙放在医院了,你那里那把还在吧?”

丛容的背影一僵,在一片疑惑目光的注视下,从钥匙扣上慢慢摘下一把钥匙,低着头一步步走回去塞到温少卿手里,全程没有看他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回了家。

关门的时候还听到钟祯在喋喋不休地问:“表姐,你为什么会有我老板家的钥匙啊?”

温少卿笑了笑,摇摇手里的钥匙,冲着呆若木鸡的几个学生道:“走吧。”

丛容进了门便揪着钟祯问:“说说,怎么回事啊?你们为什么要打架?”

钟祯慢腾腾地脱掉外套挂起来,“就是患者家属找的医闹来医院闹事呗,一言不合就动了手,他们还打女孩子!表姐,你说是不是很可恶?怎么能打女孩子呢?”

丛容无视他的愤怒,“以前没闹过?”

钟祯挠挠脑袋,一脸苦恼,“以前也闹过,不过现在是什么环境你也知道,院方都是息事宁人的态度,我们只能忍了。”

丛容看着他惨不忍睹的一张脸,实在看不下去了便起身去浴室揉了条热毛巾递给他,“怎么以前都能忍,这次忍不了了?”

钟祯收起嬉皮笑脸,对着镜子拿着热毛巾擦脸上的伤口,“最近也邪门,不知怎么了,老是有病人家属来闹事,有一次还堵了门!虽然大多是小打小闹的,可也让人心烦啊,压抑久了自然要爆发出来。”

说完之后又挥舞着毛巾摆了几个姿势,“不过温老师今天特别帅!平时穿着白大褂真的看不出来,他还有肌肉呢!好几块腹肌!那帮医闹们今天是吃大亏了!”

丛容还是不相信,“真的是温少卿带头还的手?”

钟祯大概是怕丛容对温少卿印象不好,便站好了小心翼翼地解释:“其实不只其他人,我知道温老师最近也挺烦的,你别看他无论什么时候看上去都是温和儒雅的,其实他心里也有烦躁的时候,只是不表现出来罢了。平安夜的时候,你也看到我们医院的那些医生前辈了,嘻嘻哈哈的,特别闹腾,就是因为平时在医院太压抑了,每天都要面对生死,面对那么多血腥场面,累死累活的,还要被患者和医闹打骂,还得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下了班自己再不调节一下,真的要抑郁了。”

丛容仔细回想了近期和温少卿的相处,她那么敏感的人都没察觉到他的烦躁,大概是他不想把情绪带回家,所以在极力控制吧。

她心里忽然间五味陈杂,皱着眉低声嘀咕了一句:“怎么从来没听他说过啊?”

那声嘀咕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埋怨和心疼。

钟祯正想说什么,无意间一抬头看到桌上的杯子立刻换上一脸惊悚,“表姐,你这杯子哪儿来的?”

丛容莫名,“这杯子怎么了?”

钟祯拿起来仔仔细细地看了看,“我老板送你的?”

丛容从他手里抢回来,重新放回去,“你怎么知道?”

钟祯听到这个答案脸上的表情更加惊悚了,“他主动送你的?”

丛容越来越觉得他莫名其妙,“是啊,到底怎么了?”

钟祯忽然一脸高深莫测,“表姐,你是不是知道了温老师什么秘密?他为了封口才送给你的。”

丛容白了他一眼,“不许胡说!”

钟祯重新拿起那个杯子,意味深长地看着丛容开始卖关子:“这杯子啊,就说来话长了。”

丛容压根儿不吃他那一套,凉凉地开口:“长话短说,不然零花钱减半。”

钟祯立刻放下杯子,端正坐好,字正腔圆地开始陈述:“那年他带我跟一个师兄去日本开研讨会,开完会闲逛的时候在一家手工艺店里看到一套跟这个类似的彩色玻璃杯子。温老师想买,可店主说上面的图案是他亲手画上去的,要送给爱人,所以不卖。回来之后温老师就定了一套空白的彩色玻璃杯,自己在上面画了一些好看的药用植物的花,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有些中草药开花还是挺好看的,三七你知道吗,表姐?原来三七的花是白色的,小白花可以开成一个球,特别好看!还有连翘……”

丛容睨他一眼,“说重点。”

钟祯撇撇嘴,“那套杯子一共十二个,其中有一个就是樱花。表姐你游戏的ID不是樱花的意思吗?我就想要来送给你,可怎么要他都不给。后来大概嫌我烦了,说其他的可以随便挑,但是那个樱花的杯子不行。”

丛容也好奇,“为什么那个杯子不行?”

“我也问他为什么啊,可他没说。”钟祯看看杯子,又看看丛容,一脸暧昧,“那么宝贝怎么就给你了呢?大概也是送给爱人的吧……”

丛容此刻的心情极为复杂,在钟祯看来温少卿把这个樱花杯子送给她只是巧合,因为他不知道温少卿早就知道她的ID,那温少卿呢?他是知道的啊,为什么还暧昧地送了这个杯子?

“表姐,你觉不觉得我老板特别霸气?喜欢的东西愿意卖我就买,不愿意卖我就自己做!”钟祯说完若有似无地瞟了丛容一眼,嘀嘀咕咕,“你说,如果是他喜欢的人会怎么样?”

丛容面色一沉,“你问我干什么?”

钟祯坏笑着凑过去,“说说嘛!”

丛容想了几秒钟给出答案,“喜欢的人也喜欢我的话就在一起,不喜欢我的话就毒死她。”

钟祯立刻不乐意了,“请不要侮辱医生这个职业。”

丛容忽然对钟祯的爱情观有些好奇,“那你呢?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的话,你会怎么办?”

钟祯撇撇嘴,“不喜欢我的话,我也不喜欢她了呗,有什么了不起的。”

丛容听了便笑起来,她这个表弟还是个小孩子啊,爱情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啊,如果能受自己控制,那还是爱情吗?

她想起那天在朦胧的灯光里,温少卿低着头用模糊不清的声音告诉她,他喜欢的那个人可能不知道他喜欢她。

喜欢的人也喜欢我的话就在一起,不喜欢我的话我也还是喜欢她。

“表姐,你呢?你又会怎么办?”钟祯一时嘴快,问出口了才意识到说错话了。

喜欢的人不喜欢她,眼前这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谁知丛容竟是一脸轻松洒脱,“不喜欢我的话,我就自己喜欢我自己呗!”

她对这个问题无所谓,倒是对眼前这个杯子很是头疼,“要不我一会儿还回去?”

钟祯提醒她,“可是你都用过了……”

丛容思考着别的方案,“那就……”

钟祯大大咧咧地帮她出主意,“那就以身相许吧!”

丛容一巴掌拍过去,还没开口教训他就听到手机响起来,是温少卿发过来的微信。

“过来吃饭。”

她这才反应过来,不知道温少卿的手受了伤是怎么做的菜。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