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你是我的小确幸 >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温少卿送学生下楼的时候,又特意交代回去就不要看手机了,明天再看。

他不说大家也知道,网络这么发达,白天的事大概早就传开了,还不知道网友会怎么评论呢。

钟祯累了不想回去了,便打算在丛容家里借宿一晚,临进门前被温少卿叫住。

温少卿靠在墙上双手抱在胸前,“你表姐今天晚上怎么了?”

钟祯知道他问的是什么,犹豫半天才开口:“那道菜……”

温少卿皱眉,“那道菜怎么了?”

钟祯没回答,反而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又问起来:“老板,你对我表姐……是认真的吧?”

温少卿也不正面回答,懒懒地抬眸看他,“认真又如何?不认真又如何?”

钟祯嘴角抽了抽,“认真你就要想着讨好我这个未来小舅子啊,不认真我就打你!”

温少卿根本没把他的威胁听进去,语气平缓却不容转圜,“说那道菜的问题。”

钟祯迫于他的淫威老老实实地交代道:“那道菜是我表姐最喜欢的,仅限于我外婆还在的时候。我外婆就是我表姐的奶奶,后来外婆走得突然,表姐没见到她最后一面,心里一直有心结,所以再也没人在她面前提这道菜了,更不用说做了。”

温少卿沉吟了一下:“其实是因为太复杂没人会做吧?”

钟祯噎住,嘴角又抽了一抽,故作姿态地回答:“当然了,也不排除有这方面的因素……”

“好了,我知道了,你回去休息吧。”温少卿站直后摆摆手,转身走了。

温少卿进门的时候丛容正笔直地坐在沙发上等他,不知道在想什么,脸色凝重肃穆,听到他进门,神色缓了几分,拿起纸笔和录音笔,“我们去书房谈吧。”

温少卿点头。

两人进了书房后,丛容坐在单人沙发上打开笔记本和录音笔,“你把当时的具体情况说一下,时间、地点、事件的起因、过程、结果,越详细越好。”

温少卿靠站在几步之外的书桌前,一脸莫名,“这是要做什么?”

丛容眉眼间都是认真,连声音都官方了几分,“从现在起,我是你的代理律师,合同我回去准备一下,明天补签。”

温少卿看了她半天才慢慢开口:“客观地讲,是我先动的手。”

丛容怔了一下,随即不屑一顾地冷笑了一声:“那又怎么样?”

温少卿从未见她这么笑过,一时没忍住又看了过去。

“当时发生了什么,别人认为当时发生了什么,证据证明当时发生了什么,这是三件不同的事,可法律只会承认最后一件,难道我在你眼里连这点能耐都没有?”

说这话的时候她漂亮的眉眼间一派飞扬傲慢,还带着势在必得的自信。

两人对视良久,过了许久丛容才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开口:“你知道这么多年来学法律对我最大的影响是什么吗?”

温少卿目光一闪,“是什么?”

“冷眼看世界。”丛容没有躲闪地看向温少卿,“可我却想温暖地看着我想保护的人,像朋友那样。”

温少卿轻声笑起来,眼睛里细细碎碎的光晃得丛容眼晕,半晌才听到他的声音。

“那就麻烦你保护我了。”

温少卿从未想过,在这个世界上会出现一个女人神采飞扬地对他说,她会在她的领域里横刀立马护他周全。

接下来的时间里温少卿极配合地讲述了整个事件的过程,丛容偶尔打断他问几个问题,温少卿解释之后再继续,丛容不断记录着,温少卿描述完之后,丛容又问了几个专业问题后,忽然问:“你为什么那么相信那个赵医生,万一真的是他在抢救的过程中有失误呢?”

温少卿几乎没有思考便回答:“我并不是为了某一个医生,今天是赵医生,明天或许就轮到李医生,后天或许就会是我。我是针对整个大环境,难道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也是每个医生必须承受的?为什么我们为了救回那条生命付出那么多的努力,却只换回唾弃和打骂?”

丛容听到这里有些动容,忽然抬头看向他,“在此之前,你有没有……”

剩下的几个字丛容忽然有些说不下去。

温少卿却明白了她的意思,沉默了一下,“有过。我说过,在医生这条路上走得久了,谁手里还没几条人命啊。”

温少卿说到这里歪头对着丛容一笑,轻松地开着玩笑:“跟律师一样,你没接过判死刑的案子?”

丛容本来严肃沉郁的脸慢慢破碎,点点头跟着笑起来,何止是接过。

温少卿笑过之后很快开口:“就算医学发展得再快,医学设备再先进,任你医术再高明,生命都有人力不可逆转的因素,面对生命,医生也会带着无可奈何的无能为力。家属听到的是一个结果,而医生却是看着生命迹象一点点地消失,生命体征监护仪上所有的数字归零,所有的曲线变成直线,只留下单调刺耳的蜂鸣。你知道和死神抢夺生命的这一仗,你败了。宣布死亡的那一刻,谁的心里都不会好受。都说医者仁心,可为医者要学会的第一课大概就是如何把心变硬。”

他的声音低沉而平静,似乎在说着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低垂着眼睛掩饰着眼底的情绪,没受伤的那只手轻轻摩挲着杯子上的花纹,说完这些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

丛容看着他的侧影微微出神,她不了解医生,她对医生的认知还停留在平安夜那场聚餐上一张张毫无阴霾的笑脸上,也许那些笑脸的主人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每天都要和死神宣战,或输或赢,越战越勇。

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闷,连带着他的声音都有些闷闷的,“怪我吗?”

丛容一愣,“什么?”

温少卿看向她,“我带钟祯打架。”

丛容摇摇头,半晌才开口:“钟祯出生的时候,我已经记事了,这些年我看着他慢慢长大,他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打过架,在我的认知里,在一个男人的一生中,总要打几场架,这样人生才算完整。以前我经常会想,如果我是个男孩子,大概可以带钟祯痛痛快快地打几架。钟祯从小就喜欢黏我,可我毕竟是个女孩子,男女有别,我总怕会给他带来不好的影响。”

温少卿挑眉问道:“你是怕……”

“我怕他会……”丛容似乎很是为难,犹豫了半晌才吐出那个形容词,“娘。”

“……”温少卿想起那个表情包,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你想多了。”

温少卿想起小时候没事就会和温让打上几个回合,然后两个人被罚去抄医术就禁不住手腕发酸。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