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你是我的小确幸 >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你当初为什么选钟祯做学生?”丛容终究是好奇的,“听他说,你收学生很严格,以他的资质我以为是考不上的。”

“当初选学生的时候我不太了解钟祯,比起资质和学识,我更注重一个人的品格和涵养。医生这个行业说特殊也特殊,说普通也普通,我不希望有人带着别样的目的来从事,而是希望它是靠自身的魅力吸引别人来学,希望每一个从医的人都是品行端正的。”温少卿顿了一下,“钟祯学医,是因为你奶奶的病吗?”

丛容愣了一下,满是疑惑地去看他。

温少卿,“晚饭的时候你有些不对劲,我就问了他两句。”

“不是,他学医就是因为他想,跟我奶奶无关。”丛容摇摇头,“我奶奶身体一直很硬朗,是在睡梦中走的,谁都没想到她会走得那么突然。”

她记得那个时候快过年了,她在一周前还在电话里和老人笑着说,回家过年的时候要吃奶奶做的李鸿章大杂烩,可没想到才过了一个星期,便接到了老人离世的消息,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接受不了。

丛容从往事里回过神,觉察到温少卿的视线一直落在她脸上,她尴尬地握紧笔,低头在纸上乱画,慌慌张张地问起来:“那你呢,你为什么学医?”

温少卿看到她假装认真做笔记来掩饰手足无措便觉得好笑,“这个也跟这个案子有关?”

丛容这下更尴尬了,下意识地把笔扔到一边,“没……没有关系,就是随便问问。”

温少卿敛了神色,声音也郑重了几分,“我是祖父带大的,祖父是中医,我从小就在中药堆和医书中泡大。从小我就知道学医很辛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医患关系变得紧张起来,很多医生都不会让自己的子女再去学医,因为他们觉得不值,本来就很辛苦,现在更是高危职业。如果可以选择,大概没人想去做医生,可这个职业终究要有人去做,天下无医,没人会希望看到这个结果。我祖父跟我说过,道之所存,虽千万人吾往矣。父母给我取名少卿,少卿是个官名,古人云,不为良相,便为良医。而且医生也叫大夫,大夫不也为国为公?这大概就是宿命吧。”

不为良相,便为良医。

丛容在心里重复着这句话。

不知谁说过,一个人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看过的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丛容忽然觉得,从最后一点来看,自己一定是个特别有气质的人。

她静静看着眼前这个眉目沉静的男人,心里默默感慨,这样的一个人应该很讨喜吧,能写一手好字,医术精湛,心灵和外貌都干干净净的,有着自己的想法,坚定又温柔地在世间行走,即便偶尔有些小腹黑,偶尔会捉弄她,也是让人欢喜的。

丛容轻声低喃:“道之所存,虽千万人吾往矣,这句话钟祯也跟我说过……”

“那你肯定不知道下一句。”他静静地看着她,眼神却越来越柔和,忽然冷不丁地冒出一句,“情之所钟,虽千万里吾念矣。”

丛容心里一疼,忽然有些喘不过气来,情之所钟,虽千万里吾念矣,他说的大概就是朋友圈里的那个“非不思她”吧?

温少卿看着她脸上的血色一丝丝褪去,唇色白得有些吓人,意识到这个女人又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他皱了皱眉抬手揉着眉心很是无奈地开口:“丛容,我说我喜欢你。”

纵使丛容再迟钝,她也意识到了他在说什么,一颗心在胸腔里怦怦直跳,脸色更是白了几分,她猛然睁大眼睛满是错愕地看过去,“怎么可能……”

温少卿无视她的震惊,换了个姿势慵懒地靠在桌边,笔直修长的腿斜搭着,微微歪头看着她不答反问:“当时,你跟林辰说喜欢我的时候,是喜欢我什么?”

医院是人世间最复杂的地方,温少卿在医院待得久了,看遍世事,和人对视的时候每每都会从内心释放出一股张力。丛容觉得自己被那股力道越缠越紧,几乎不能呼吸了。她心乱如麻,不敢再看他,歪过头去躲闪着他的目光,“我说过了我不喜欢你。”

温少卿恍若未闻,自顾自地问下去:“你为什么喜欢我?是喜欢游戏里的我,还是现实里的我?是喜欢几年前初次见面时的我,还是现在的我?”

丛容还处在震惊中不可自拔,温少卿的话似乎越来越难以理解,她张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可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温少卿似乎并不需要她的答案,“那个时候我们彼此还不了解,你是因为不了解而喜欢,现在了解了,还喜欢吗?你了解的温少卿并不是看上去那样谦和儒雅,他也会粗鲁地挥动拳头,你还喜欢他吗?”

他的声音越发低沉,微微垂着眼睛,长睫轻掩,让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丛容一下子紧张起来,“我……”

她发出一个单音节后,便低头咬紧嘴唇,再开口时声音忽然低了下去,原来放在腿上的手臂也慢慢垂下,“可我不知道你喜欢我什么……我们明明没有多少接触,你根本就不了解我……”

温少卿反问:“那你了解我吗?你当初喜欢上我的时候了解我吗?”

还,算是……了解吧?

丛容在心里底气不足地回答,她是个相当理性的人,事事讲求证据逻辑,可不知道为什么在温少卿的事情上会这么感性。那个时候看到温少卿是那个样子,觉得心动。后来再遇到,发现原来他竟然不是她以为的那个样子,却更加心动。

过了许久,她才捏捏扭扭地嘟囔了一句:“反正我不会因为打架这件事而不喜欢你了。”

温少卿这次倒是反应极快,故作疑惑地问:“你不是说不喜欢我吗?”

“……”

丛容猛然惊醒,不知是她的道行太浅,还是他的套路太深。总之,她又一头栽进了这个屠夫的陷阱里。

她把头扭向一边,强压着火气连做了几个深呼吸。

温少卿看着她的脸色由红转白,又由白转红,表情极其精彩,忽然笑起来,颇为不要脸地继续撩拨她,“我早就说过,喜欢我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更何况,我们是两情相悦。”

丛容听到这个词的时候眼眸蓦地一亮,下一秒又很快暗淡下去,轻声开口:“算了。”

温少卿缓缓开口:“说。”

丛容纠结了一下才开口:“那个时候我跟林辰说了那句话之后,没过多久,你就在游戏好友里把我删除了,我以为你不喜欢我,甚至是厌烦我的。”

在她闯了祸逃到国外之后便没有再玩那个游戏,甚至切断了一切跟温少卿和林辰的联系方式,就是怕温少卿会兴师问罪。

不过在很久之后,她还是没忍住登录过一次游戏,结果发现温少卿把她移除了好友。那一刻她呆呆地坐在电脑前,心情有些复杂,像是终于解脱了,又像是失落到了极点,一颗心飘来荡去找不到落点。

以至于后来在小区里再次重逢的时候,她才会以为温少卿是不想见到她的,所以才会选择装作不认识。

谁知温少卿竟倒打一耙,“不是我删的你,是你删的我。”

丛容微微蹙眉,一脸难以置信。

温少卿看她似乎还是纠结,迟疑了一下,开口:“跟你说件事,你听了之后别激动。”

丛容抬起头看着他,“什么事?”

温少卿深吸一口气,“当年钟祯登了你的游戏号,冒充你给我发私信,就发生在你出国之后没多久。”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