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你是我的小确幸 >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丛容猛然一惊,光顾着和他胡闹,连丛父丛母回来了她都没听到,这下她真的要哭了,捶了温少卿一下,“都怪你!这下真的说不清楚了!”


温少卿睁开眼睛看着她,很快坐起来,揉了揉眉心,都这时候了他还依旧是一副漫不经心得模样,“急什么。”


说完便扯过一边的被子给丛容盖上,“一会儿配合我一下。”


然后站起来整了整衣服,才走过去开门,笑着对门口的人说,“丛容说她头晕,我扶她进来休息下。”


丛父丛母一进门便看到歪在床上的丛容,丛母看着她脸颊通红,“真喝多了啊?”


丛容只能就势半闭着眼睛坐起来,揉着头,“妈,我头疼。”


丛母坐到床边摸摸她的脸,“脸怎么这么红啊?平时不是挺能喝的吗,怎么今天喝这么几杯就倒了?”


边说边转头问丛父,“你这酒不会有问题吧?”


“不会吧?”丛父出去逛了一圈显然已经清醒了,转头问温少卿,“少卿有没有不舒服?”


温少卿极快的和丛容对视了一眼,揉着脑袋回答丛父,“我也头疼。”


丛母忽然抬手摸上丛容的脖子,“你这儿怎么红了一片?过敏了?


“嗯!”丛容一边在心里腹诽温少卿一边心虚的重重点了下头,“好像是过敏了。”


丛母转头瞪了丛父一眼,“你这酒肯定有问题,以后别再喝了!”


温少卿靠在门边勾着唇角看着丛容做戏,不时微笑着接收丛容的眼神飞刀。


丛容躺了一会儿就装不下去了,怕再待下去要穿帮,喝了丛母准备的蜂蜜水,便拉着温少卿逃出了家门,美其名曰,散酒气。


校园就那么大,下午基本也逛得差不多了,丛容便带着温少卿去逛学校后门的夜市。


学生的精力好,就算是冬天的晚上,夜市也是热热闹闹的,到了吃宵夜的时间,小吃摊上都围满了人。


丛容在北方待久了,也有点儿受不了南方的湿冷,出门的时候从柜子里翻出了在北方过冬都难得穿一次的短款羽绒服,又围了条厚围巾才出门。


出了门才发现竟然和温少卿身上的羽绒服是同款,不过颜色不同,一黑一白。她这件衣服还是去年回家过年的时候,挨不住冻才去商场里买回来的,想着穿的时候也不多就没怎么细挑,便随便拎了一件回来,不过温少卿这件……


她轻咳一声,“你这件衣服……”


“哦,说起来我这件衣服还是在这里买的。去年来这边开一个研讨会,一下飞机就被冻感冒了,随便在机场买了这件。”说完他看了看丛容身上的羽绒服,“看来我们真是挺有缘分的。”


她对她和温少卿“孽缘颇深”这件事一点儿异议都没有,但凡缘分浅了那么一丁点儿,他们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


这么想着她仔仔细细打量了下他。


她很少见温少卿穿得这么年轻,他不再是平日里衬衫大衣的搭配,黑色羽绒服里能看到里面白色粗线高领毛衣的领子,下身一条黑色休闲裤,看上去倒有几分学生的模样,他上大学那会儿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温少卿耐心极好的任由她的视线在他脸上身上不停滑过,半晌才开口提醒,“欣赏够了咱们就走走吧?站在这风口里不动还挺冷的。”


丛容的脸又是一红,好在她大半张脸都躲在围巾里,他也看不到,便硬着头皮强装镇定,“走吧。”


这条街上多是卖各色小吃的,她走了几步便觉得饿了,掏了掏口袋,刚才着急出门,身上一分钱都没带,又抬头看温少卿。


温少卿一手牵着她,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正四处乱看,觉察到她炙热的目光,便歪头看向她,“怎么了?”


丛容难得伸手问别人要钱花,眼底带着几分羞赧和不自然的讨好,“你带钱没啊?”


温少卿摸了摸口袋,翻出白天打车找的零,递给她,“够不够?”


“够了够了。”丛容立刻眉开眼笑,扯着他往一家卖牛肉丸的摊上走。


两人穿着一黑一白的羽绒服,看上去年轻活泼了几岁,俨然一副学生情侣的模样,摊主大概也以为他们是S大的研究生,笑着招呼,“同学,想吃什么自己拿。”


热气腾腾的牛肉丸串成一串,淋上酱汁,香气扑鼻,丛容咬了一个香喷喷的吃完才想起来,递到温少卿嘴边问,“你吃不吃?”


温少卿喝了酒胃里正不舒服,本没什么胃口,可一看到她带笑的眉眼和连她自己都没察觉的亲昵举动,便低头咬了一个。


丛容自己咬下最后一个,笑着问,“好不好吃?”


其实味道很普通,酱汁味道太重了,可他看她满脸的期待还是点了点头,“好吃。”


她似乎一遇到吃的就心情很好,哪里还有半分淡漠理智的律师模样,根本就是个小吃货。以前还知道隐藏一下,人多的时候一向端得住,可自从被温少卿发现这个属性后,索性破罐子破摔,在他面前原形毕露,满心欢喜的扯着他往前走,“前面还有好多好吃的,我们往前走。”


丛容从街头吃到了街尾,终于心满意足,“还是学校好啊,物价真低,几十块钱都没花完。”


温少卿边给她递了张纸巾边问,“你上学的时候经常来吃吗?”


丛容摇头,一脸遗憾,“我妈怕不干净,吃过一次拉了好几天肚子之后就再也不让我吃了,管得很严。”


温少卿忽然盯着她看起来,犹豫着开口,“你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才非要考到X大去读研究生的吧?”


丛容被呛了一下,猛地咳嗽起来,温少卿拧开水递给她,她喝了口水平静下来才一脸不自然的扭过头去。


她不用回答温少卿也知道答案了,神色复杂的看着她,优哉游哉的开口,“果然是个深藏不露的吃货啊,好可怕……”


回去的路上丛容一边闻着自己身上的味道一边交代温少卿,“一会儿回去我妈问起来,你千万别说我们去也是吃小吃了。”


温少卿睨她一眼,“我是没吃,某人吃没吃我就不知道了。”


“你吃了!”丛容立刻拿出手机给他看,“我留了证据!”


温少卿低头看了一眼,果然是刚才他吃那个牛肉丸时抓拍的照片,他有些无语,“你连这个都拍?”


丛容收起手机,不好意思的往围巾后面躲了躲,“职业习惯……不好意思……”


温少卿看着她,“那如果我岳母问起来,我说我们去哪儿了?”


丛容随手指了指,“就是逛校园啊。”


温少卿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开口问,“那是什么地方?怎么那么黑?”


丛容不过就是随手一指,哪里知道就那么巧,拽着温少卿往反方向走,“别问了,快走快走。”


温少卿被她扯着小跑了几步,拉住她,站定,示意她去看头顶的一排摄像头,“丛律师,你超速了,扣六分罚二百块钱。”


丛容一脸无语,“我又不是机动车。”


温少卿笑着笑着忽然一僵,丛容转头看他,“怎么了?”


温少卿一脸严肃的回答,“我好像被追尾了。”


丛容低头往他身后看,一个小男孩儿正扶着温少卿的腿站起来,摸摸被撞的额头,甜甜的叫人,“容姑姑。”


丛容笑着弯腰摸摸他的脑袋,“阳阳啊,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


阳阳一直盯着温少卿,敷衍的指指身后奶声奶气的回答,“爷爷在后面。”


“没看到教授啊。”丛容往他身后看了看,“下次你不要跑这么快,教授年纪大了跟不上你。”


阳阳一脸敌意的看着温少卿,“我是看到他才跑这么快的!”


丛容看看他,又看看温少卿,温少卿耸了耸肩,一脸无辜。


她弯腰看着阳阳,“你认识他?”


“不认识。”阳阳摇头,“容姑姑,你是我的女朋友呀,不能和别的男生一起玩儿。”


丛容使劲忍着笑,学着他的语气开口,“我是你的女朋友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阳阳挠挠脑袋,一脸苦恼,伸手努力去搂丛容的脖子,“咦,钟祯舅舅没告诉你吗?我们俩商量好的啊。”


丛容看他个子小,手短腿短,干脆蹲下来,抬眼看向温少卿,“看看你学生,分分钟就把我卖了,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温少卿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情敌,挑眉笑了笑。


或许是他没当回事儿的态度激怒了这个小雄性动物,阳阳紧紧搂住丛容的脖子,趴在她耳边一副小大人的口气,“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不要和陌生人在外面乱跑,我送你回家吧。”


丛容逗他,“姑姑不是一个人啊,姑姑的朋友和姑姑一起啊。”


阳阳偷瞄了眼温少卿,“姑姑,你这个朋友看上去不像什么好人,你不要和他一起玩儿了。”


丛容点头表示赞同,看着温少卿调侃道,“小孩子的眼睛是最干净的,一眼就看出来你不是好人了。”


温少卿反常的没有反击,依旧好脾气的笑了笑,丛容忽然嗅到危险的气息,她怎么觉得温少卿在技能冷却准备放大招呢?


后来阳阳的爷爷追了上来,阳阳被强行从丛容的脖子上剥离下来,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丛容只顾着回头和他挥手道别,没注意被温少卿往相反的方向带,等反应过来猛地停住。


温少卿一脸好奇的看着前方,“那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丛容眼看躲不过去了,迟疑着开口,“就是……每个学校都有的,专门谈恋爱的地方。”


温少卿竟忽然来了兴致,抓着她抬脚往那边走,“我们也进去逛逛。”


“不去!”丛容挣扎着拒绝。


上学的时候她都没去过,每次都是绕道走,实在不得已路过也是匆匆跑过去,现在更没有去逛得道理了。


走近了温少卿才发现这里还有一个湖,南方的冬天温度没那么低,湖水没结冰,风一吹便能听到水声,他牵着丛容在湖边走了一圈,灯光昏暗的地方果然都是一对对的情侣,不时发出暧昧的声音,他是一派气定神闲恍若未闻,丛容却没那么淡定了,听了一路只觉得脸红心跳,不由得感慨,果然是年轻啊,这么冷的天也抵不过爱情的火热。


他走着走着忽然停住转过身来,丛容没发觉还在往前走,便一头扎进了他怀里,他顺势搂住她的腰,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低头覆上她的唇,轻啄了一口,很快松开,牵着她的手继续往前走。


他的动作太快,几秒钟便完成了整个动作,丛容愣愣的走了几步,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刚才柔软微凉的触觉似乎还在,她有些傻眼,刚才到底是什么情况?被占便宜了?刚才果然是在技能冷却是吗?


半晌走出了湖边,重新上了主干道,温少卿才转过头来,勾起的唇角彰显着他心情很好,“难得回校园,又是这么有情调的事情,不做点儿什么真是太浪费了。”


丛容恼羞成怒,“怎么是难得了!你不是经常回X大上课吗?!”


温少卿一脸正经,“那不一样,在X大我是教授,万一被学生撞到了多尴尬。这里多好,没人认识我,做什么都肆无忌惮。”


也是邪门,他话音刚落便听到有人叫丛容的名字,丛容僵硬着转身打招呼,一直到回到家属楼,都不停的遇上认识的人,直到进了电梯才终于清静了。


温少卿难得因为心虚全程保持安静,可丛容也没放过他,咬牙切齿的发难,“没人认识你?做什么都肆无忌惮?我从小在这里长大,在学校里碰到认识的人的几率有多大,你知道吗?!”


“别生气别生气。”温少卿抬手拍拍她的后背,“你肝气郁结,不能生气。”


丛容这才反应过来,捂着胸口,“还不是因为你!”


温少卿竟然又毫无预兆的低头在她嘴角亲了下,还大言不惭的安抚她,“我知道是我的错,我亲你一下,就别生气了。”


丛容猛地捂上自己的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电梯门一打开她便跑了出去。


站在门口开门的时候,温少卿趴在她耳边小声提醒,“别捂着了,你爸妈这个年纪什么没见过啊,一看你的样子就知道发生什么了。”


丛容转头瞪他,温少卿态度良好的点了点头,她只能败下阵来,把手拿了下来。


才进门丛母果然问起来,“怎么去了那么久,去哪儿逛了?”


温少卿一脸纯良的回答,“去了一个湖。”


说完转头问丛容,“那个湖叫什么名字?”


丛容又瞪他一眼,不好意思的回答丛母,“逛了下情人湖……”


丛父丛母心照不宣的笑起来,嗔怪着,“怎么去那里逛!”


丛容在心里咆哮,是他非要去的!我能有什么办法!早知道后来会发生那些事儿我死也不会去啊!


脸上却若无其事的胡说八道,“天黑,又太久没回来了,走着走着才发现走错路了,就顺便逛了下。”


接下来的时间,温少卿变身儒雅博学的教授,和丛父丛母坐在客厅里相谈甚欢,丛容躲在浴室里洗了足足一个小时的澡,听到客厅没动静了才肯出来。


她才吹完头发就听到丛母叫她,“容容啊,你去看看少卿房间还缺不缺什么?”


丛容回房间从柜子里抱了床被子送过去,房门大敞着,温少卿正在书架前看着什么,听到脚步声便转身看过来。


丛容把被子放在床尾,背对着她边铺床边不情不愿的跟他说话,“这座楼建的早,当时还不流行地暖,所以没有装,S市一到冬天就湿冷湿冷的,你刚过来可能会不习惯,晚上睡不暖就开电热毯,开关在这里,直接推上去就行了,用不惯的话这里有个热水袋,充电的,都不习惯也可以开空调,温度是调好的,打开就可以了,如果觉得太干,这里有加湿器。”


温少卿看她忙前忙后的,拦住她,“我一个大男人,怎么都行,你别忙活了。坐下我们说说话。”


丛容垂头坐在离他很远的地方,温少卿才走过去,她便一脸警惕的抬头看着他。


温少卿不觉好笑,故意紧紧贴着她坐,“说正经的,丛律师这次出差打算出到什么时候?要不要明天跟我一起回去?”


她出来也久了,差不多也该回去了,点了点头,“嗯。”


他本来也没什么正经事说,不过为了化解一下她的抵触情绪才胡说的,回去的票都没买,现在看到她果然被分散了注意力,便笑着问,“还生气呢?”


丛容反应过来,往旁边挪了挪,想起刚才的事又脸红心跳起来。


温少卿笑着去握她的手,轻轻捏着她的手心缓缓开口,“男人和女人不一样,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就是控制不住的想触碰到她,抱抱她,亲亲她,当然也想睡她,和她融为一体,这些都是喜欢一个人的表现形式。”


丛容一听他又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便炸毛,“流氓!”


温少卿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对,就是想对喜欢的女人耍流氓!”


丛容使劲甩了甩手,“我说你是流氓!”


“当然了,这些也需要一步步来,不着急。”


“我本来也不着急!”


“我是说不着急,就从晚安吻开始好了。”温少卿作势真的要亲下来。


房门大开着,还能听到丛父丛母在客厅看着电视说话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就会进来,她此刻背对着门什么都看不到,心里更是紧张,越是紧张感官越是强烈,看着离她越来越近的那张俊颜,她能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她想逃开可两只手臂都被他压制住,怎么都使不上劲,他的呼吸静静的喷洒在她脸上,随着不断下移她的脸越来越红。


他忽然顿了下,最后他弯起唇角,微微抬头一个吻落在了她的眉心,他微凉的唇贴在她的肌肤上,轻声嘀喃,“晚安。”


他也是刚洗了澡,身上没了酒味,也没了刚才夜市里油烟的气味,只余下一股干净好闻的味道,她忽然平静了下来,慢慢抬手抱住了他的腰。


不知书架上什么东西掉了下来,落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丛容一惊,立刻推开他跳了起来,头也不回的跑回了自己房间。


温少卿没想到她反应那么快,只觉得怀里一空,愣了下才笑着起身起捡地上的那本书。


第二天早上,丛容起来的时候丛父丛母正准备出门上班,站在门口交代,“少卿说你们今天就走,我跟你爸就不送你了,别落了东西,走之前去趟你小姑家,不渝听说你带了男朋友回来,非要见见。”


丛容揉着眼睛敷衍的点头,点完之后又问,“温少卿呢?”


“他出去晨练去了。”丛母看着她,“你啊,多跟人家学学,没事儿多锻炼锻炼,别整天不是坐着就是躺着,还有,给你开的药记得按时吃。”


丛容微笑着点头,无论丛母说什么她都照单全收,看得丛父在一旁忍不住笑。


丛父丛母终于出了门,丛容便开始收拾行李,刚收拾好温少卿就带了早饭回来。


两人吃到一半,丛容忽然想起来,“一会儿我们去下小姑家。”


“昨天不是去过了?”


丛容忽然一脸复杂,“带你见个神人。”


温少卿闻言笑了笑,也没多问。


两人吃完,丛容便带着温少卿去了钟家,才进门就看到钟不渝哭得梨花带雨,看到她便冲了过来,“表姐!我不想上学!”


丛容和温少卿被她堵在门口,只能探身跟沙发上的钟父钟母打招呼。


打完招呼丛容才懒懒的抬手拍拍她的后背,在她耳边轻声开口,“别演了,快点收一收,今天有客人来,再胡闹一会儿就收拾你!”


小姑娘吓得一愣,下一秒便用手背抹抹眼泪,换上了笑脸,冲温少卿笑起来,甜甜的叫了声,“表姐夫!”


这两天丛容已经对什么岳父岳母女婿表姐夫这种词语免疫了,也没纠正,指了指眼前的小姑娘给温少卿介绍,“钟不渝,钟祯的亲妹妹,混世小魔头,浑身都是戏。”


温少卿笑着点了点头,“嗯,闹腾程度倒是和钟祯挺像的。”


丛容也跟着笑,“人来疯,仗着钟祯宠她,常年爬在他头上作威作福,让钟祯叫她姐姐。”


钟不渝忽然盯着丛容使劲看,看得丛容有些莫名。


钟不渝眨眨眼睛,“表姐,你以前没这么爱笑的。”


丛容马上摸摸自己的脸,有些懵,“我有吗?”


“有~”钟不渝一脸夸张的笑着,又别有深意的看向温少卿。


温少卿被小孩子调侃也不见尴尬,拿出个红包递给钟不渝,丛容一看便吓了一跳,拦着他,“她那么小,给她这么重的礼干什么?!”


温少卿把红包塞到钟不渝怀里,低声跟从容说,“表姐夫的见面礼怎么也不能太少,再说了,给再多还不是到不了她的手。”


“这倒是。”丛容这才放心,最后还不是被父母收走。


钟不渝欢欢喜喜的拿了红包,才拉着两个人到客厅坐说话。


钟不渝正处在青春叛逆期,一言不合便回了房间摔上房门。


钟母叹了口气,“脾气越来越大了。”


丛容和这个妹妹差了十几岁,代沟太大,问钟父钟母,“她为什么不想上学啊?”


钟母自己是老师,却管不了自己的女儿,“嫌校服太丑!”


丛容和温少卿对视一眼,忍不住笑了起来。


钟父不好意思的冲温少卿笑笑,“让温教授见笑了。”


温少卿倒也不见外,“小姑夫客气了,要不我去跟她谈谈吧。”


一声小姑夫叫得钟父一愣,转头看向丛容。


丛容也是一囧,推推温少卿,“去吧去吧。”


等温少卿走开了,她才一脸窘迫的解释,“他乱叫的,你们不用理他。让他去试试吧,没准小丫头听他的呢。”


温少卿敲了敲门,站在门口不知说了什么,钟不渝竟真的开门放了他进去。


温少卿转身关门的时候,没有关严,留了个不大不小的缝隙,钟不渝虽然年纪还小,可到底是个小姑娘,有些忌讳他还是注意点儿好。


丛容看得心里一暖,转头继续跟钟父钟母聊天。


温少卿进去的时候,钟不渝正趴在床上生闷气。


温少卿也没劝她,低头静静的看着书桌上翻开的参考书,看到兴起,竟拿起笔算了起来。


没一会儿钟不渝便憋不住了,坐起来问他,“表姐夫,你看我长得好看吗?”


温少卿一愣才明白,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正是爱美的时候,笑了笑,“你还小,还没张开,看不出什么好看不好看,干净精神就是好看。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钟不渝撇撇嘴,“我才不信!我表姐就是从小到大都很好看!我要是能像我表姐一样好看就好了。”


温少卿心里一叹,不得不承认,丛容这体质,果真是莫名的招女孩子喜欢啊。


他抬手指了指面前的书,“你还在上学,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钟不渝耍赖着在床上打滚,“我不想上学!我不要读书!人丑才要多读书!我不丑!”


温少卿等她滚完了才开口,“人丑就要多读书,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书是个好东西,腹有诗书气自华,读得多了,容颜气质自然会改变。”


钟不渝抬起头一脸期待的看着他,“真的?”


温少卿指指门外,“你表姐不爱读书?”


“当然不是!”钟不渝提起丛容便是一脸崇拜,“我表姐从小到大都是学霸!”


温少卿笑了起来,“所以啊,你看你表姐现在是不是越来越漂亮了?”


丛容正端着一盘水果准备送进来,走到门外恰好听到温少卿一本正经的忽悠,心里直想笑,这个小魔头也有了克星。


果然听到钟不渝信誓旦旦的开口,“那我也要多读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丛容笑着推开门,“行了,闹够了就来吃水果,吃完了快点儿回学校上课去,别作了。”


钟不渝捏起块苹果塞进嘴里,利落的收拾好书包,做了个鬼脸跑了出去。


钟不渝走了没多久,温少卿和丛容也准备去车站了,钟父本打算开车送他们,被温少卿婉拒了,于是两人便坐地铁走了。


这个时间恰好是高峰期,地铁上人挤人,温少卿一手拎着行李,一手护着丛容。


丛容忽然抬头看他,“有一次下班,我们也是做了同一班地铁,你就站在我面前,当时觉得真的是好巧。”


温少卿垂眸看她,“哪有那么巧,我故意的。”


丛容不信,“你怎么知道我会做哪一班?”


温少卿没说话,只是扬眉轻笑,就那么看着她。


丛容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你不会是和我在同一站上的车吧?”


温少卿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丛容又疑惑,“可是医院和事务所中间隔着好几站呢,你从医院坐到事务所,在站台上等我?那天医院生意不好吗?你那么闲?”


温少卿一脸无语,“我那天休息,不上班!”


丛容低头回忆了下,又抬头问,“那我们第一次在超市门口遇到,也是你故意的?”


“那天是巧合。”温少卿忽然示意她往旁边看,“那个人好像一直在看你。”


丛容看过去,很快点头打了个招呼,她小声对温少卿说,“研究生时候的同班同学。”


那人大概一直不敢认,看到丛容跟他打了招呼才确认,竟穿过层层人群走过来和她说话。


毕竟很多年没见了,当年丛容又只在国内读了一年,关系没那么深,寒暄几句之后便有些冷场。


那人忽然开口,“对了,林师兄下周有事要回国一趟,说喊我们聚一下,你知道吗?”


丛容第一反应便是去看温少卿,温少卿眼底也闪过一丝意外。


她摇摇头,“不知道,我跟林师兄很久没联系了。”


那人立刻又热情起来,“那这样吧,你把你手机号给我,到时候我叫你。”


丛容犹豫了下,还是给了张名片。两人互换了手机号码后,那人便下了车。


随着地铁门关闭,丛容也沉默了下来。


温少卿倒是一切如常,笑着问,“怎么了?”


她低着头闷声回答,“没什么。”


她实在是愧疚,林辰这件事,说破天去都是她不对,如果不是她,温少卿和林辰大概还是好兄弟吧?


温少卿握了握她的手,“他回来他的,我们的事到时候我会和他谈,你不要担心。”


丛容低头看着交缠在一起的两只手,实在没办法不担心,“他回来也没告诉你,显然是不想谈。”


温少卿宽慰她,“我有办法。”


丛容抬头看着他问,“如果叫我的话,我能去吗?”


温少卿点头,“想去就去,他是你师兄,多年不见,聚一下也是应该的。”


丛容回握了下他的手,不再说话。


温少卿在丛容面前还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不在她面前的时候就没那么淡定了,当天晚上就杀去了萧子渊家,一进门就问,“林辰下周回来你知道吗?”


萧子渊一脸莫名,“不知道啊。”


温少卿审视着他,“真不知道?”


萧子渊不屑,“我用得着骗你吗?他要回来了?”


“嗯,好像是要回来。”温少卿想了下又问,“乔裕知道吗?”


当年四个人一个寝室住了五年,感情那么好,林辰不跟她们俩说,总该给乔裕说一声。


萧子渊也不确定,“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温少卿同意,“开免提。”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