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你是我的小确幸 >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乔裕刚从南边调回来,忙得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接到萧子渊电话的时候还在开会,他抬手示意会议继续,从侧门出去接起电话。


萧子渊开门见山的问起来,乔裕一惊,“你们怎么知道的?”


温少卿冲着手机喊,“你知道竟然不告诉我们!”


乔裕这才知道两人是在一起的,有些无奈,“他不让说。”


一说起这个温少卿就郁闷,“都过去那么久了,至于的吗他!”


乔裕低声笑了起来,在电话里对萧子渊说,“听听,你这个表弟说话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萧子渊看了温少卿一眼,又问乔裕,“林辰具体什么时候回来?”


“过年之前肯定要回来,他一连几年都没回来过了,他们家老爷子下了最后通牒,让他必须回家一趟。”乔裕说完又叹了口气,“林辰也是,不就是那女孩说不喜欢他喜欢老温吗?也不是老温的错,是人家女孩儿喜欢他,又不是他喜欢那女孩,他也是无辜的。”


乔裕说完,电话那端忽然安静了下来。


过了半晌才听到萧子渊别有深意的声音,“这么说的话,他可是一点儿都不无辜。”


温少卿也不得不承认,“嗯,是不无辜。”


乔裕一愣,“什么意思?等等,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吗?”


温少卿及时浇灭了他心底八卦的火苗,直接扔下一句“他一回来你马上通知我”就挂了电话。


萧子渊收起手机,看了温少卿一眼,不紧不慢的抛出一颗炸弹来,“其实就算他没打算回来,年前大概也是要回来一趟的。”


“为什么?”


“因为我要结婚,打算请他做伴郎。”


“结婚?!”温少卿看着他,一脸不可思议,“什么时候?”


“年底之前,还在看日子,到时候给你发喜帖。”


“这么着急干什么?随师妹有了?”


“没有!管好你自己吧!”


温少卿坚定的怀疑一定是随忆有了,萧子渊才会这么着急要结婚,萧子渊懒得跟他解释,直接一脚踢出了家门,清净了事。


第二天一早温少卿准时出现在医院,钟祯一看到他立刻一脸紧张,“老板你回来了?我表姐是不是也回来了?”


温少卿点头,“嗯。”


钟祯立刻讨好的笑着,“老板,我这次可是为了你才得罪了我表姐,她打我的时候你一定要帮我!”


温少卿很是为难的推开他,“可能不行。”


钟祯难以接受这个答案,瞪大了眼睛问道,“为什么?!”


温少卿温柔的开口解释,“难得她没有迁怒到我身上,我自然也不能引火烧身了,不过你这份情我记在心里了,我会好好教你的。”


钟祯扯着他的衣角不撒手,“不是吧,老板?”


温少卿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准备查房了。”


留下钟祯愣在原地不可置信。


好在丛容回来之后一直很忙,也懒得抽空去收拾他。


两人从S市回来之后就算是确定了关系,丛容也就心安理得的每天去温少卿家里蹭饭,同时也解决了一些之前一个人不好解决的问题,比如……


那天她在超市顺手买了几个橙子,去温少卿家蹭饭的时候便带着了,切开一个,咬了一口便吐了出来,然后便扔在那里就没再动过。


吃完了饭,温少卿看着盘子里孤零零的几瓣橙子问,“怎么不吃了?”


丛容一听便觉得倒牙,“太酸了!”


温少卿笑了起来,“来,教你点儿生活窍门,不收学费。”


说着把橙子放进了微波炉里,中火叮了几十秒后,拿出来递给她,“再尝尝。”


丛容咬了一小口后,一脸惊喜,“真的变甜了!”


温少卿也拿起来吃了一瓣,“以后买到酸的也不怕了。”


又隔了几天,丛容拎着半个柚子来串门,借口倒是冠冕堂皇,“想着你大概喜欢吃柚子,便拿给你尝尝。”


温少卿对她这个说辞保留怀疑的态度,“吃了一半才想起来我喜欢吃?”


丛容态度强硬,“吃了一半的怎么了?我又没用嘴咬,再说了,卫灵公和弥子瑕的故事没听过吗?”


温少卿听了这话便笑了起来,“你是说你爱慕我?”


丛容把头扭到一边,“……我是说,这个太酸了,能不能也塞到微波炉里叮一下。”


温少卿加蜂蜜做了柚子茶。


“尝尝,你体寒,用的是枣花蜜,多吃点也没事。”


丛容尝到了甜头,以后但凡是买到吃不下去的就都送到温少卿这里来。


几次下来,温少卿便觉察出不对劲了,“我这里是废品回收站吗?”


丛容心虚,“不是废品,就是我吃不了。”


温少卿好奇,“那之前你都是怎么处理的。”


丛容清了清嗓子,小声回答,“扔了。”


温少卿挑眉看着她不再说话,一脸促狭。


“如果以后我老了,你吃不动了,是不是也要把我扔了啊?”


“没吃过!不知道!”丛容转身回家,“一会儿钟祯要来,我先回家了!”


钟祯每次从她这儿走的时候都是吃拿卡要的风格,今天来竟然破天荒的捧了束花。


丛容看了她一眼后,“要去表白啊?”


“不是!”钟祯笑眯眯的递到她面前,“阿姐,这是我特意送给你的。”


丛容低下头继续看卷宗,不咸不淡的开口,“坊间传闻,男人主动送女人花因为做了亏心事的比例高达98%。”


钟祯眨了眨眼睛,“不是还有2%不是因为那啥吗?我属于那2%!”


丛容这下头都没抬,“剩下那2%是变性人。”


钟祯:“……那我还是那98%吧。”


丛容推开卷宗抬头看他,“说吧,又干了什么。”


钟祯欲言又止半天,才开口,“我把你的车蹭了。”


丛容深吸了口气,“修车的钱你出。”


钟祯开始耍无赖,“我是穷学生,我没钱。”


丛容给出建设性意见,“没钱可以卖肾啊。”


钟祯使劲摇头,“我不卖!我留着还有用呢!”


“一个够用了。”


“表姐,你是律师,怎么能怂恿我买卖器官呢!买卖器官是犯法的!”


“蹭车不修也是犯法的。”


钟祯一头栽进沙发里装死。


丛容等手边的工作忙得差不多了才开口问,“人没事儿吧?”


钟祯立刻诈尸,坐起来心有余悸的向她诉苦,“没事儿,就是吓了一跳,这还是我考了驾照以来的处女碰呢!”


丛容懒懒瞥他一眼,“蹭了别人的车吗?人家没让你修车啊?”


一说这个,钟祯脸上的表情又不自然起来,“嗯……我让他自己去修,然后……留了你的手机号,让他打电话报销。”


丛容心里刚刚涌起的那点儿姐弟情就这么被他一句话冲散,咬牙切齿的看着他,“钟祯我看你是活腻了!”


钟祯战战兢兢的掏出张纸推到她面前,“这是他的电话号码,如果打来了,你别不接。”


说完便落荒而逃。


丛容捂着胸口安慰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生气对身体不好……”


丛容本以为钟祯做了亏心事总要躲几天,谁知隔天下午她下班回来他就站在了她家门前,一脸郁闷的开口,“表姐,你怎么才回来,我忘了拿钥匙。”


“你怎么又来了?”丛容一边拿钥匙开门一边问,“又干了什么吗?”


钟祯跟着她进门,一脸的不高兴,“我是来寻求安慰的,今天我主刀,患者死在手术台上了。”


丛容吓了一跳,“你不是还没毕业呢,怎么能主刀?你们医院和学校都不管吗?”


“管啊。”钟祯闷闷的开口,“所以我得了0分。”


说着右手从身后伸出来,举到从容面前给她看,“这就是我的患者,是不是很可爱?”


丛容看着他手里的那只兔子,狠狠的翻了个白眼,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


钟祯拎着兔子耳朵在她面前来回的晃,“你说它怎么就那么脆弱呢,那么容易就挂了。”


丛容推开他,“你把它拎回来干什么?”


钟祯一脸理所当然,“拎回来吃啊,兔子肉可好吃了。”


丛容诧异的看着他,“做实验的动物你还准备吃?!”


钟祯点头,“是啊,之前也吃过啊,好多师兄师姐抢呢,我好不容易才抢回来的。前两天还有人跟院长建议,快过年了,可不可以买头猪回来做实验,做完实验还可以吃。”


“学医的果然都是重口味啊。”丛容退了几步离他远了点儿,“你带回家自己吃就行了,带我这里干什么?”


钟祯换了只手拎兔耳朵,“我不会做啊,正好今天老板叫我们来他家吃饭,一会儿让我老板做,表姐,你一起去吧?”


丛容想起这只兔子是做过实验的就饱了,“我不去!”


“那好吧。”钟祯看了眼时间嘴里嘀咕着,“老板怎么还不回来……”


丛容想着今天温少卿和他的学生们一起吃晚饭,就不去蹭饭了,便想着出去随便吃点儿,拿了车钥匙交代钟祯,“我出去一下,一会儿你走的时候把门带上就行了。”


谁知才出门就碰到温少卿拎着一袋食材从电梯里出来,看到她便开口,“要出去?正好,捎瓶醋回来,我忘了买了,我叫了学生过来一会儿一起吃晚饭。”


丛容的那个不字还没说出口,温少卿又回头,“如果想吃炒酸奶就再买瓶酸奶,家里没有了。”


一提炒酸奶,丛容的那个不字就彻底的咽了回去,“好。”


丛容在超市晃了一圈,买了醋和酸奶才慢悠悠的回去,进门的时候,客厅一个人都没有,一群人都围在厨房,不知道在看什么。


她也凑过去看了一眼,切菜板上躺着一只被分解了一半的鸡,除了几把形状奇怪的刀之外,还有镊子剪刀钳子,怎么看都像是手术台。


温少卿手里握着一把刀正在给几个学生做操作演示,边讲解还边提问,“从骨骼关节软组织处切入刀,沿骨缝剥离,避开肾脏,腰椎第五节入刀,知道第五节在哪儿吧?钟祯,你指一下在哪儿?嗯,就是这里。方程,你说一下,这个是什么部位?”


丛容扫了一眼,几个学生聚精会神的盯在一处,这哪里是在做饭,分明是在做实验。


她悄悄退出来的时候,耳边还能听到温少卿的声音。


“都过来摸一下,这只鸡有脂肪肝。”


“这块骨头是什么骨?嗯,肋骨,是第几根肋骨?”


“好,下面就是把细碎的骨头剔掉,我上次演示过了,每人一块,剔骨,要做到骨肉分离,把剔出来的骨头放在一边,一会儿我检查。”


丛容站在厨房门口听得一点儿食欲都没了,温少卿洗了手出来的时候,她便一脸恶寒的看着他。


“主食吃米饭可以吗?”


“可以。”


“饭后甜点吃炒酸奶?”


“好的。”


“一会儿你刷碗?”


“没问题。”


“你怎么了?”


“没怎么啊。”


“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


“我怕忤逆你会被你肢解。我觉得相对鸡来说,你对人体结构更了解,肢解起来更顺手。”


温少卿忍不住笑起来。


温少卿站着和她说了会儿话,又进去看学生的操作,丛容听着专业术语直头晕,叹口气去了客厅。


没过一会儿温少卿便开始做饭,被赶出厨房的一群学生便坐在客厅里玩儿桌游,丛容心不在焉的看着。


有人热情的邀请她,“表姐,一起玩儿吧!”


丛容上了一天班,说了一天的话,实在没精力,摇摇头,“不了,姐姐年纪大了,玩儿不动了。”


正说着就听到温少卿在厨房里叫她。


她以为他需要帮忙,便挽着袖子走进去,“怎么了?”


温少卿正在洗手,歪头看了她一眼,慢条斯理的擦了手,掀开锅盖,用勺子撇了撇油,盛了点儿汤递到她嘴旁,“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丛容也没多想,探头过去微微张开嘴,温少卿却忽然移开勺子吻了上去。


她本就半张着嘴,他的舌没有障碍便滑入了她口中,柔柔的在她口中扫荡着,浅浅的含着她的唇吮吸轻咬。


她始料不及,猛地睁大眼睛,耳边还环绕着外面一群人嬉笑的声音,可湿热的触觉那么真实而刺激。这次的吻和上次明显不同,之前只不过是轻轻的触碰,这次他却越吻越深,她愣了半天才闭上眼睛慢慢开始回应。


有人闯进来的时候,两个人正抱在一起吻得缠绵悱恻难舍难分。


那人大概打开门看到情形不对便反应极快的闪了出去,还顺便帮他们拉上了门。


温少卿感觉到怀里的僵硬,便停下来拍拍她的后背,扶住她的后脑,在她的唇角落下一个吻,轻笑着在她唇上呢喃,“没关系的……看到了也没关系……”


丛容红着脸低头埋进他的颈窝,咬了咬唇。


真的是丢死人了!她到底是受了什么蛊惑!和他在厨房里亲热!还被他的学生看到!一会儿这饭还怎么吃啊!


她半天没有反应,温少卿带着笑在她耳边轻声道,“人走了,要不我们继续……尝汤?”


丛容猛地推开他,颤抖着手指指着温少卿控诉他,“你……”


温少卿抬手包住她的手指,一本正经的开口,“想让你尝汤是真的”。


说完他顿了下又补充,“想亲你也是真的。”


丛容从他手里挣脱出来,又指上他,“你……”


温少卿又抬手去握她的手,一副无辜的模样,“本来真的只是想让你尝尝汤的,看到你张嘴就想吻你。”


丛容的脸又是一红,“闭嘴!”


温少卿忍住笑,“好吧,不说了,尝汤。”


丛容炸毛,“不许尝汤!”


温少卿安抚,“好好好,不尝不尝。”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