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你是我的小确幸 >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她接起来听了一会儿,渐渐皱起眉头,然后压抑着情绪低声回了三个字,“知道了。”


挂了电话之后她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钟祯看她脸色不对,凑过去小声问,“表姐,怎么了?”


“工作上的事。”丛容心不在焉的敷衍着他,随手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后,忽然站起来看着众人,“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要先走了,你们慢慢吃。”


说完便走了出去。


温少卿坐在她对面,看着丛容的脸色有些沉郁,还隐隐带着几分心神不宁,便朝钟祯使了个眼色,钟祯会意,追出门去拉住丛容,“表姐,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这张卡你拿着,没有密码,一会儿自己结账,表姐就不陪你了。”丛容脚步匆匆的走了几步,忽然又停住,转过身来似乎想说什么,动了动嘴角最终什么都没说又转身走了。


她下了停车场,站在车前,看着满目狼藉的车子,挡风玻璃和车前盖上被各色油漆涂鸦的乱七八糟,简直不忍直视。她在车前站了二十分钟,却始终保持着冷静沉默,除了脸色有些苍白,眼神倒是平静无波,最终轻蔑的冷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上次还只是车胎,这次更变本加厉了,好啊,她倒要看看他们还有什么招。


温少卿有些不放心,那顿饭吃得心不在焉,当天晚上敲了半天丛容家的门,里面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给她打电话,没人接,去了下律所,已经没人了,他站在电梯口等了大半个晚上都没等到她。


时间越来越晚,让一让趴在他脚边呜咽了一声,温少卿有些颓废的靠在电梯旁的墙壁上,叹了口气,“你先回家吧,我再等会儿。”


让一让没动,又往他脚边蹭了蹭。


温少卿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给钟祯打电话,“给你表姐打电话,问问她在哪里。”


过了会儿钟祯回过来,“在程程姐家。”


“今晚不回来了吗?”


“大概是,表姐说程程姐又失恋了,她要陪陪她。”


温少卿还是不放心,丛容的智商和情商可以甩钟祯几条街,想骗他的话连脑子都不用动,“周程程的电话发给我。”


周程程正躺在沙发上敷面膜,看到陌生电话又闭上眼睛接起来,“喂,哪位?”


低沉清冽的声音很快响起,“我是温少卿,请问丛容在吗?”


“温……?!”周程程立刻睁大眼睛,一把扯下面膜,捂住电话冲到书房找到丛容,无声的询问她。


丛容正心烦,躺在垫子上做瑜伽,接收到周程程传递的信息,她摇了摇头,周程程点头会意,点开免提,客客气气的回答,“不好意思,容容在洗澡,不方便接电话。”


对这种没什么新意的借口,温少卿也不揭穿,不紧不慢的开口,“我可以等。”


周程程和丛容对视一眼,丛容皱了皱眉,关掉免提拿起手机放到耳边,“有什么事吗?”


温少卿开门见山的问,“白天出了什么事?”


丛容很快否认,“没事。”


温少卿沉默了半晌,最终叹了口气叫她的名字,“丛容。”


丛容受了那声叹息影响,本来硬着的一颗心似乎在无声无息间裂开了一道缝,她忽然有些手足无措,半天才应了一声,“嗯?”


“算了,你没事就好。”温少卿觉得有些事还是当面谈比较好,“你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晚上你回家我们好好聊聊。”


丛容有些排斥,“聊什么?林辰吗?我和这个人不怎么熟,再说我也没什么要和你聊的。”


温少卿坚持,“我有。”


“再说吧,我很忙。”丛容烦躁的扔下一句话就挂了电话。


律师最善于解决问题,可她面对他们两个的问题,却处理得一塌糊涂。


她握着手机呆呆的坐着,周程程轻咳一声唤醒她,一脸八卦的问,“你跟温少卿……?”


丛容把手机扔回去给她,“嗯,差不多就是你想的那样。”


她把跟温少卿的事大概讲了下,周程程听得目瞪口呆,“你们这也太有缘分了吧?怪不得上次跟我打听温家,都这么有缘分了还不好好在一起吵什么架啊?”


一提起这个丛容就生气,“他把话说得那么难听了,我能不生气吗?他凭什么那么说我啊?”


周程程小声嘀咕,“你做了那么久的律师,什么难听的话没听过,也没见你这么生气过,还不是直接上去吊打,什么时候改风格躲起来生气了……”


丛容做了个拉伸的动作,没精打采的辩解,“没有生气,就是觉得他挺莫名其妙的。”


周程程转了转眼球,贼兮兮的笑着靠过来,仔细看着她的脸问,“容容,你不会是……自卑吧?”


丛容一惊,继而一副听到什么特别可笑事情的样子,“我为什么要自卑?”


“说得也是。”周程程若有所思的撤回来,“可总感觉你怪怪的,挺反常的。”


丛容心不在焉的回了句,“反常的可不是我。”


一句话提醒了周程程,她又扑回来,“温少卿不会是吃醋了吧?”


丛容想了想,“应该不会,之前还好好的,不知道怎么了那天就忽然阴阳怪气的。”


周程程眨了眨眼睛,一脸笃定,“不是吃醋那就是故意的。”


丛容看着她,“故意什么?”


周程程狡黠的笑了起来,“你看你现在对那个什么林辰不就没有愧疚感了吗?也许这才是他的目的。”


丛容恶寒,“他不至于这么变态吧?


“我也觉得挺变态的,不过简单粗暴有效啊,我喜欢。”周程程一脸佩服,“不愧是医生啊,一刀就切中要害。”


丛容闷闷的不再说话,静静的做完了一整套动作才开口问,“我挺烦自己现在的状态的,每次好像一碰到和他有关的事情,就特别……”


她停了几秒钟,皱着眉想了想该怎么形容,“特别矫情,平时明明不是这样的。他误会我,我应该找他解释清楚,证明自己不是脚踏两条船的人,这样问题就解决了啊,可我就是不想解释。”


周程程噗嗤一声笑出来,“你把谈恋爱当打官司啊?丛律师,你这种反应才是正常的好吗?你的冷静理智杀伐决断留给你的当事人就好了,谈恋爱呢,不就讲究个矫情啊,腻歪啊,撒娇啊,卖萌啊,荷尔蒙是能让女汉子转变成生活不能自理的软妹子的特殊化学物质,更何况是你。”


丛容一脸不认同,“歪理。”


周程程贼兮兮的靠过去揽过丛容的肩,“说实话,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期待他来哄你啊?”


丛容推开她,“我没有!”


“谈恋爱呢,没事儿的时候吵个小架啊,撒个小娇啊,闹个小情绪啊,都是情趣啊。”周程程歪着头想,“就是不知道温医生哄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好想看。”


丛容很认真的看着她,“周程程,你是不是狗血案件看多了?”


周程程靠在她肩上,满是羡慕,“狗血案件的当事人哪里有温少卿帅啊?”


丛容使劲摇了她几下,“喂!你到底是哪边的?别人说我脚踏两条船,你竟然还花痴别人帅?!”


周程程依旧赖在她肩上,“正所谓相由心生,就凭他可以长这么帅,我就不相信他是什么坏心眼的人,容容啊,你放心,以我阅人无数的经验来看,他是可以托付终身的!”


丛容意识到再和周程程这个外貌协会聊下去基本没什么意义,一脸泄气,“早点睡吧。”


周程程家离律所本来就远,她又没开车,第二天早上到了律所已经十点了,一进门助理就通知她,有人慕名而来找她做委托,一大早就来了,现在在会议室等她。


丛容一进会议室便看到熟悉的背影,想也没想便转身出了会议室。


温少卿追出来拉住她,两人站在会议室门口拉扯着。


谭司泽和上官X路过,一脸调侃,“哟,吵架呢?”


丛容面色尴尬,瞪了温少卿一眼。


温少卿大大方方的微笑点头打招呼,手上却没放松。


丛容使劲挣扎了下想要甩开手腕上的桎梏,丝毫没有效果,她转头看向谭司泽和上官X,“这个人在你们面前欺负你们的合伙人,你们就这么坐视不理吗?”


上官X笑了笑,“我没打算坐视不理,我压根什么都没看到。”


“真吵架了啊?”谭司泽冲温少卿眨了眨眼睛,“我说兄弟,别跟律师吵架啊,特别是丛律师,她是做诉讼的,嘴皮子利索着呢,你更没优势,你得……咳咳,你懂的。”


温少卿心领神会,微微一笑,“受教了。”


话音刚落便一把拉着丛容进了会议室,关门的同时把她抵在门上,没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便低头狠狠吻了下去。


丛容吓了一跳,抬手想要使劲推他,却被他越压越紧,腰上那双手烫得她心惊。她不想让他得逞,死命咬紧牙关,他却耐心极好的贴着她的唇厮磨,含着她的唇轻咬。


会议室的门是磨砂玻璃门,里面的情况虽然看不清楚,可大概情况还是可以看到的。


门外谭司泽和上官X看得目瞪口呆,半晌谭司泽才说,“我发誓,我刚才绝对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让他态度好点,不要来硬的,不是让他……这么干的。”


上官X思索着,“可你不觉得他这么硬点儿,效果更好吗?”


谭司泽点头赞同,“嗯,我们先走吧,不要打扰人家了,不然一会儿丛律师出来看到我们,是要杀人灭口的。”


丛容越是反抗,他的动作越是轻柔,可却怎么都推不开他,办了半晌,她终于放弃,温少卿这才放开她,直起身来看着她,可那双手依旧贴在她的腰上。


丛容现在的心情已经不是生气可以形容的了,“温少卿你不觉得你这种行为太无耻了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正人君子了?”温少卿笑得轻佻,“是要好好谈谈还是继续……?”


丛容忍了又忍,终于扯出一抹笑来,“好好谈,你先放手。”


温少卿看了她几秒,这才放开她,退开几步。


丛容走到会议桌前坐下,“要喝什么吗?”


温少卿摇头。


“那我去倒杯水。”丛容又站起来,“你等我一下,马上回来。”


温少卿眯着眼睛看她,“你不会是想跑吧?”


丛容笑了起来,“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不是吗?”


温少卿点头,“你知道就好。”丛容果然如她所说,倒了杯水很快回来,只是她才刚刚坐下,温少卿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温少卿才接起来就听到钟祯着急忙慌的说医院有紧急的病人,叫他回去。


他挂了电话,皱了皱眉看向丛容,“我有事要回医院,我们晚上谈。”


丛容笑了笑,“晚上再说吧。”


他总觉得她的笑容有些诡异,也没多想便离开了。


谁知到了医院,却没看到所谓的紧急病人,只有苦着一张脸的钟祯。


温少卿看着钟祯,没有怒气,反而风轻云淡的开口问,“你敢骗我?”


钟祯快给他跪下了,“这不是我本意啊,老板,我也是被逼的,我表姐让我无论如何一定要把你骗回医院。”


温少卿没理他,转身去给丛容打电话。


丛容这次倒是接了,心情极好的呛他,“温医生,你不知道阴险狡诈也是律师的长项吗?”


温少卿默了一默,“那些话……不是我本意,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丛容一哼,“你错了,我就是那种人。”


温少卿这才发现丛容胡搅蛮缠起来还真的是……想让人把她摁在怀里咬上几口!


他远远的看到陈簇在给他打手势,他点了点头,对着电话开口,“我这边有点儿事,晚上我在家等你,多晚都等。”


丛容难得在口舌上占了上风,心情愉悦的开口,“那你就慢慢等吧!”


温少卿没想到不用晚上,当天下午就见到了丛容。


他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陈簇便往他身后看,“你那个表情包学生呢?”


“钟祯?”他转头看了看,“还在换衣服吧,怎么了?”


话音刚落,钟祯便跳了出来,“我在!”


陈簇看向他,“刚才我在骨科,好像看到你表姐了。”


“我表姐?”钟祯诧异,“她怎么在那儿?”


陈簇摇摇头,“好像是骨折了吧?我看脸都白了。不过我不是很确定是不是她,我还有台手术要做,就没过去细看,你要不要去看看?”


钟祯着急往电梯跑,“老板,我去骨科看看啊。”


温少卿听了陈簇的话,也是脸色微微一变,“我也去。”


丛容没想到骨科的生意也这么好,再不排到她,她感觉自己都要疼晕过去了。


医生看着她,“怎么一个人来的啊?没人陪你吗?”


丛容忍着痛,有气无力的开口,“只是伤了手,我自己就行了。”


医生开了单子,叫住一个护士,“你带她去拍个片子吧。”


丛容带着片子回来的时候,竟然看到温少卿和钟祯站在走廊上。


钟祯看到她马上跑了过去,“表姐,你怎么了?”


丛容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没什么,下楼梯的时候没注意,摔了下来,着地的时候用手撑了一下就这样了。”


钟祯拖着她的手,叹口气,“好好的怎么会摔下来呢?”


温少卿走近看着她,上午还在电话里张扬得意的人现在白着一张脸毫无生气,他皱了皱眉。


丛容有些尴尬,可这会儿疼得也没心思和他置气,垂着眼睛不去看他。


温少卿很快伸手扶她靠在自己身上,“先进去吧。”


医生看到温少卿扶着丛容进来,打了个招呼,“刚才还说病人怎么自己一个人来,马上就来了俩。”


温少卿把片子递给他,他放到观片灯上,看向温少卿,“你也是医生,自己看吧。”


温少卿看了看,转头向丛容解释,“桡骨远端骨折,不是很严重,打个石膏吧?”


丛容排队打石膏的时候,钟祯凑到丛容耳边小声嘀咕,“表姐……你想跟我老板和好制造机会也不要糟蹋自己的身体啊!生生把自己的手摔骨折了,你也真下的去手……怎么自从你跟我老板重逢之后不是这里受伤就是那里受伤,促进感情也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做代价啊……”


丛容脸一垮,捞起旁边的包就要抽他。


钟祯立刻跳开,冲旁边嚷嚷着,“老板,你快来看看,我表姐说她疼得厉害!”


温少卿正在前面看前面还有几个人,听到钟祯的声音便走了回来,“怎么了?”


钟祯站在几米之外继续胡说八道,“表姐,好好的你怎么会摔骨折啊?是不是因为你们吵架了,你心情不好精神恍惚才摔倒的?”


丛容想打死他的心都有了,咬牙切齿的开口,“你给我闭嘴!”


只是她现在是伤员,那几个字毫无气势可言,钟祯丝毫不畏惧。


温少卿看她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转身跟护士说了几句话,很快扶起丛容去了治疗室,边戴医用手套边开口,“前面还有几个人,不等了,我来吧。”


“你来?”丛容捂住自己的手臂拒绝,“你又不是骨科医生。”


温少卿一脸自信,“我学过。”


“你不是说术业有专攻吗?”


“打个石膏而已。”


“我还是等等吧。”


“你是不相信我吗?”


丛容看着他不说话,温少卿耐心的等着,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看到温少卿要亲自打石膏,旁边一个年轻医生出门冲外面喊了一句,“温教授做示范打石膏了,小朋友们快来观摩!”


治疗室里瞬间就涌进来一群学生,争先恐后的围了过来,拿出手机准备拍视频。


丛容扫了一圈,心里忍不住叹气。两次来这家医院,两次被围观,上次是拔牙,这次是打石膏,下次再也不来了。


温少卿看她一眼,又看向周围的学生,“拍操作就行了,不许拍脸啊。”


一群学生笑嘻嘻的答应,“是!”


他一靠近丛容就有种说不出的紧张,转头看着钟祯。


温少卿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忽然开口,“病人家属出去。”


钟祯一愣,“老板,我也想学习一下。”


温少卿指指门外,“你回头自己看视频。”


钟祯任命的走了出去。


温少卿已经尽量小心尽量放松动作了,可丛容头上还是很快起了一层薄汗,他看她一眼,“疼就叫出来,忍着就不疼了?”


当着这么多人,丛容不好意思叫唤,可手上却越来越疼,她倒抽了口气,“你是故意的吧?”


温少卿还没说话,旁边就有学生笑着安慰她,“不会的,温教授一向对病人很好的。”


温少卿点头同意,“嗯,自己的女人当然自己心疼。”


世界忽然安静了下来,丛容也感觉不到疼了,低着头保持沉默。


温少卿垂着眼睛看着手下的动作,过了几秒钟才再次开口,“认识一下,我女朋友。”


一群学生默了一默,异口同声的开口叫,“师母好!”


丛容浑身一僵,扯了扯嘴角,不知道是笑好,还是假装没听到好。


温少卿手下动作依旧不慌不乱,只是微微弯了弯嘴角。


“行了。”他很快摘下手套,又从胸前取出一支笔,在众目睽睽之下,在石膏上利落帅气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丛容看着自己的手臂,一时有些恍惚。


他穿着白大褂坐在窗前,大半个身子都带着模糊柔和的光晕,你的名字写下来不过短短的几厘米,却贯穿了我那么长的时光。


温少卿,其实你并不知道,我曾视你如梦想,你一直都是我的梦想。


是梦想,不是理想。理想可以通过努力奋力争取就会实现,可是梦想却不一定会实现,也许只会是个天花乱坠的美梦,遥不可及到让你自己主动放弃。


一群学生又开始对着丛容的手臂各个角度拍照赞叹,“好完美啊!温教授肯定是处女座吧?”


有人好奇的边拍照边问,“温老师,打完石膏后是需要在石膏上签名吗?”


温少卿想了下,“一般来说是不需要的,在病历上签名就可以了。”


“那您这是……”


温少卿一脸理所当然,“为了证明……它属于我啊。”


说完抬手调整了一下那个学生的手机角度,“这张照片一会儿也给我发一下。”


很快响起此起彼伏的咳嗽声,一语双关,属于你的,到底是它还是她啊?


丛容看看一群挤眉弄眼的学生,又看看一脸微笑的温少卿,努力保持呼吸平稳,心里却在哀嚎,又来了又来了!


温少卿扶着她从骨科出来也到了下班时间了,他回科室换了衣服后和丛容一起回家。


上了车,丛容还是一脸绯红,温少卿转头看着她,“很疼啊?”


丛容转头看向窗外不搭理他,过了几秒钟才转回来看着他,“刚才那句话录到视频里去了!”


温少卿慢条斯理的发动车子,“哪句话?”


“就是……”丛容忽然顿住,认命的叹了口气,不再说话,看着窗外继续看风景。


温少卿看了她一眼,慢慢勾起了唇角。


快回到家了,他看着她身上的戾气没那么重了才开口问,“怎么好好的会从楼梯上摔下来?”


丛容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隐约觉得是有人推了她一下,可是当时人多,她也没办法确认,“当时在想事情,没留神,踩空了。”


温少卿看了她一眼,没再问下去,“一会儿顺路去超市买点儿骨头,给你熬了点儿骨头汤,好好补补。”


丛容想起白天才摆了他一道,有些不好意思,“不用麻烦了。”


温少卿看她恹恹的,顿了下才又开口,“林辰的事……”


丛容立刻开口打断他,“林辰跟我没什么关系,以后他要是问起,你就告诉他当初我拒绝他跟你没什么关系,真正原因是我不喜欢男人,我喜欢女人,正所谓断臂山下,百合花开。”


温少卿一脚踩在刹车上,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胡说什么?!”


丛容面无表情的正视前方,“没胡说,我一直都喜欢女人,只不过一直在压抑自己,现在发现控制不了了,还是释放本性吧。”


温少卿忽然觉得自己不是下药太猛,而是根本就下错药了!这个女人疯了吧?


坐在后排的钟祯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降低存在感,连呼吸都放慢了,心里也是极度震惊,表姐这是打算出柜了吗?!要不要告诉舅舅舅妈呢?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