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你是我的小确幸 >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他伸出手指摩挲着日思夜想的眉眼,半天才低声问,“她跟随师妹经常联系吗?”


萧子渊点头,“她们感情一向很好。”


乔裕看着看着忽然微微笑了起来,推开萧子渊的手,把头转向一边阖了阖眼,“再看下去就要死人了……”


林辰大着舌头过来,揽着乔裕的肩膀,扫了萧子渊和温少卿一眼,“乔二,来,我们两个失意人喝,别理他们,让他们幸福去吧。”


乔裕接过酒,和他碰了下,仰头灌了几口,喝到后来,原本拼酒的两个人倒是还算神色清明,乔裕却人事不省了。作为全场一个清醒理智的人,萧子渊难得做了回司机,送了三人回家。


第二天丛容没去律所,醒的也早,不知道温少卿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在家里等了会儿想着他差不多起床了,才准备去对门。


谁知才出门就看到钟祯从电梯里出来,“表姐,我的U盘落你这里了,今天没课就过来拿。”


“嗯。”丛容留个门缝,“去拿吧。我去下对门。”


她站在门口敲了门,又等了半天,温少卿才来开门,看到她笑了下,“没上班?”


边说边揉着太阳穴让她进门。


丛容看他脸色有些苍白,屋里隐隐有一丝酒气,试探着问,“喝酒了?”


温少卿坐在沙发上点点头,“喝了点儿。”


丛容去厨房给他倒了杯水,“头疼吗?”


温少卿接过来喝了一口,“还好。”


丛容犹豫了下还是问出口,“跟林师兄喝的?他没事吧?要不要今天一起吃顿饭?”


温少卿顿了下,把杯子放到桌上,淡淡开口,“他走了,早上走的,我刚刚知道。”


丛容一惊,“走了?”


温少卿看着她,“不是回国外,是回他自己家了,你不知道吗,他家在外省。”


丛容越发愧疚起来,“都是我不好,我昨天不该吼他的……”


温少卿看着她一脸愧疚觉得碍眼,阴阳怪气的打断她,“都是你不好?你有什么不好的?是昨天不该吼他,还是几年前不该拒绝他?”


丛容意识到温少卿的反常,有些莫名其妙,“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毕竟是我师兄,上学的时候帮过我不少,他这么久没回来了,对这里大概也不怎么熟悉了,我们应该关心他一下。”


“是吗?”温少卿冷哼,“丛律师还真是关心师兄,我也不是丛律师的师兄,你大概从未把我放在心上过,可能我不过是你当初拒绝林辰的挡箭牌。丛律师没谈过恋爱也是个中高手,我被你玩弄于股掌之上,可谓是愚蠢至极。”


丛容从未见过他这么尖酸刻薄的样子,紧紧皱着眉,“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温少卿淡淡扫她一眼,“小时候学写毛笔字,祖父说,凡“心”在下者,其身勿高,其身勿正,应以低矮以避上,以右出以取势,四笔一气呵成,不宜间断。爱情是不是也是这样,先动心的那个人总是处于下风?”


丛容一怔,先动心的那个人?是她?是他?还是林辰?


温少卿忽然笑了,看着丛容问道,“或者说丛律师是两个都想占着?擅攻心计,权衡利弊争取最大的利益不是律师的长项吗?”


这下丛容是真的气着了,抑制不住的浑身发抖,忍了半天才平静下来,自嘲的笑了下,利落的转身走了。她在司法界混了几年,业内没人能在言语上伤她半分,可没想到,在庭下她竟然被一个屠夫伤得体无完肤!真是天大的讽刺!


钟祯站在门口看到两人吵架吓了一跳,他不过去找了个U盘,怎么回来两人的气氛就有些不一样了呢?


看丛容回了家使劲甩上了门,才走进去跟温少卿解释,“老板,我表姐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温少卿抬手揉着眉心,“我知道。”


钟祯不解,“你知道?那你干嘛说得那么难听。”


温少卿抿着唇,眯着眼睛似乎很是解气,“我故意那么说的,她一直对林辰有愧疚,心理负担太重,时间久了成了隐疾,不逼她,她永远都走不出来。这事儿不是任何人的错,就算有错也不该是她来承受。”


钟祯看着他,半天才小声嘀咕,“可你看着也不像是做戏啊……”


说起这个温少卿忽然有些烦躁,“嗯,我是真生气了。”


钟祯还是不明白,“为什么生气啊?”


他皱了皱眉,生硬的吐出两个字,“吃醋。”


“……”钟祯觉察到今天的温少卿不太正常,还是先跑路吧。


从那天起丛容开始疯狂的加班,疯狂到谭司泽都看不下去了。


下班前他站在丛容办公室门口敲敲门,“还不走?”


丛容正在整理上庭资料,头也没抬,“先走,我还没忙完,拜拜。”


说完看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探头冲外面的助理喊了句,“你先下班吧,那些资料明天上午给我就行了。”


谭司泽觉得她不太对劲,不但没走反而进来坐在她对面,“丛容,我有件很要紧的事情要跟你说。”


丛容抬头看他一眼,“说。”


谭司泽又是一副周扒皮的模样,“就算你加再久的班,也是不会有加班费的。”


丛容冷了脸赶人,“走!”


谭司泽悻悻离开。


温少卿最近几天也不好过,每次带让一让出门,它总是往对门疯跑,拉都拉不住,丛容倒是对出门和回家时间进行了精确的计算,完美的避开了两人见面的可能,他竟然一次都没碰到过她。


他隐隐有些后悔,那天话说得是不是重了点儿,会不会药效太猛,会把自己搭进去。


一连几天他都有些无精打采,今天他一到医院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进手术室的一路都被问候,“温医生最近失恋了啊?”


温少卿心里一紧,脸上依旧笑着点头打招呼,心里却恶狠狠的决定要好好教训教训钟祯。一定是这个大嘴巴,这种事都敢八卦。


他换了刷手衣站在水龙头前刷手的时候,恰好碰到刚刚做完手术的秦楚,笑着打了个招呼。


秦楚摘下口罩,竟然也笑着调侃他,“温医生最近失恋啊?”


温少卿手下动作一滞,满是疑惑的转头问,“连你都知道了?钟祯这传播范围也太广了吧?”


秦楚笑了笑,“昨天有个会诊,无意间听到的,其他科室的知不知道我就不知道了。”


温少卿挑了挑眉,不再说话,认真刷手。


秦楚站在他身后,看着镜子里的人,忽然开口问,“她到底有什么好?”


温少卿垂着眼睛弯起唇角,竟然想也没想便回答了出来,“我家丛容,什么都好。我爱的人拿得了刀剑,在她的世界里大刀阔斧,开辟山河,也穿得了水晶鞋,配得上皇冠,也戴得起花冠,在她的世界光芒万丈,在我的世界里貌美如花。”


秦楚不知是做手术的缘故还是受了他这几句的刺激,脸色有些苍白,过了半晌才开口,“温少卿,我喜欢你这事儿,你不会不知道吧?”


一个女人如此豁达的主动提及此事,温少卿也不会扭捏作态,从镜子里看过去,点了点头,等着她的下文。


谁知秦楚扬了扬头,大方开口,“没了,就是告诉你一声,做个了结。”


温少卿淡淡笑了下,“秦医生大彻大悟,功德圆满了。”


“刚才那个病人差点儿死在手术台上,有时候想想,在生命面前,人真的很渺小,我为什么还要为难自己?别人都说医生对生死看得很淡,看得淡生死,怎么还会看不透人生?”秦楚叹了口气,忽然歪头一笑,“你说呢,温医生?”


温少卿听出了她在调侃他跟丛容冷战的事,也跟着笑了起来,“看得淡生死,看不够的是从容。”


秦楚意外的被秀了一脸恩爱,一脸恶寒的转身走了。


温少卿忽然想起什么叫住她,“对了,有件事想问你一下,你有没有……见到一张照片,我跟丛容还有让一让的那张合影,上次在我家一起吃饭的时候挂在墙上的那张。”


秦楚摇了摇头才反应过来,“你不会以为是我拿的吧?”


温少卿有些不好意思,“不是那个意思。”


秦楚一脸无所谓,“再洗一张就是。”


“照片误删了,我没备份,洗不了了。”温少卿有些遗憾,“好了,我去换衣服了,回头见。”


温少卿连着做了两台手术,从手术室出来也不得安宁,他还没来得及去收拾钟祯,钟祯便主动送上门来了。


钟祯殷勤的给温少卿端茶倒水,“老板啊,您和我表姐吵架有好几天了吧?我表姐特别伤心,我昨天去看她,她哭了一晚上,劝都劝不住,要不您哄哄她?”


温少卿心情也不好,看他一眼,很是无奈的揭穿他,“你就算是编,能不能也编得走一走心?你表姐怎么会当着你的面哭?”


“呃……”钟祯挠挠脑袋,“编过头了吗?”


温少卿瞟他一眼,淡淡开口,“你觉得呢?”


钟祯觉得那股熟悉的寒气又从后背冒起来,硬着头皮说下去,“老板,其实我表姐还是挺好哄的,真的,您试试吧?”


温少卿看着他不说话。


钟祯看他似乎没什么反对意见便建议,“老板您没怎么哄过人吧?要不,您先哄我练习一下?”


温少卿忽然勾唇一笑,“可以啊,需要我怎么哄你?抄病历、写论文、抄教科书,随便挑。”


钟祯觉得此刻笑着的温少卿比刚才的样子更加可怕,猛地摇头,“我刚才什么都没说!老板,你休息下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钟祯的大脑回路和正常人不太一样,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晚上值夜班的时候拉着温少卿在护士站讲鬼故事,这些鬼故事不是跟X大医学院有关,就是跟医院有关,因为都是熟悉的地方,代入感特别强,几个小护士吓得抱成一团,他边讲边那眼睛瞄温少卿,温少卿视若罔闻。


钟祯又绘声绘色的讲了一个,小护士被吓得脸都白了,可温少卿还是面无表情的看文献,他挫败,继而放弃,回到办公室之后才问温少卿,“老板,那些都是我压箱底的鬼故事了,还不够可怕吗?”


温少卿点头,“够了。”


钟祯好奇,“那你怎么好像一点儿都不害怕?”


温少卿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因为所有关于我们学校和医院的鬼故事百分之七十都是我编了传播出来的。”


“……”钟祯对于这个答案有些无语,“那剩下的百分之三十呢?”


温少卿想了下,“剩下的百分之三十是随医生入校成为我师妹以后补充完善的。”


钟祯看着温少卿,实在不明白他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你为什么要编鬼故事?”


温少卿想了会儿,“因为每到考试周,医学院的自习室都不够用,还会有别的学院的过来占座,所以随便编了几个用来清理闲杂人等。”


“那为什么还要编关于医院的?”


温少卿又看了看他,“夏天太热,停尸房里有空调,所以医学院的人都会选择在那里自习,有时候也会人满为患,医院的鬼故事是用来清理自家人的。”


钟祯脸上的表情忽然诡异微妙起来。


温少卿挑眉,“你那是什么表情?”


钟祯投降,“没……就是觉得老板你真的好可怕,叫大魔王真的是实至名归。”


温少卿似笑非笑,“谢谢,不过说起这个我倒是想起来了,以后你的论文如果不能按时交上来,就去停尸房里写,又凉快又安静。”


钟祯大惊失色,“我不要!我害怕!”


“你怕什么?有那么多……”温少卿顿了下,幽幽开口,“陪着你呢,还都是新鲜的,你绝对不会困的。”


“老板,你和我表姐吵架心情不好能不能不要伤及无辜?”钟祯一脸恐惧的搓了搓臂膀,忽然想起什么,“这不是重点!老板,你看,女孩子都怕鬼故事的,天一黑你就去给我表姐讲,她一害怕就自动滚到你怀里去了!这样你们就和好了!”


温少卿收起文献,深吸了口气问,“钟祯,你有女朋友吗?”


钟祯摇头,“没有啊,怎么了?”


温少卿叹口气,“没什么,我觉得你也不需要找女朋友了,你这种情商会把你女朋友气死,你还是找个男朋友吧。”


钟祯在温少卿这里接连碰了两次壁,决定转战丛容,出去给她打电话。


丛容一接起来就听到钟祯欢欢喜喜的问,“表姐,我生日,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她刚刚到家,看了眼日期,“不是还有一周吗,你着什么急。”


“嗯…….”钟祯找着借口,“下周我有考试,会比较忙,就没时间了。”


丛容对此没什么意见,“好啊,想吃什么,我请你。”


钟祯大喜,“那就这么说定了,就明天中午吧,我想好了给你发短信。”


第二天中午丛容拎着蛋糕到的时候,服务员把她领到包厢里,里面只有钟祯在,正对着菜单点菜。


她扫了眼空空的房间,“怎么我们两人吃饭还这么正式?”


钟祯这才敢说实话,“不止我们俩,还有我同学,还有科室里的老师,还有……”


丛容面色一冷,不需要他说出来她也猜得到还有谁,满不在乎的开口,“那么大排场啊,钱够吗?”


钟祯心里着急,怎么这个时候了她竟然还关心他钱够不够,她怎么不提温少卿呢?就算这时候翻脸也能说明她是在意他的啊!


他放下菜单坐过去,明确了一下目的,“表姐,我老板也会来。”


丛容依旧没什么表情,扯过菜单心不在焉的看起来,“来就来呗,跟我有什么关系。哎,这个菜不错,点一个。”


钟祯这才意识到不对劲,从她手里抢过菜单扔到一边,“表姐,你怎么了?你不是喜欢我老板吗?”


丛容端起面前的水杯抿了口水,歪头看着窗外,淡淡开口,“喜欢而已,又没有非要怎么样。这世上那么多的喜欢,怎么会都是善终。”


其实自从那天和温少卿冷战开始,她就想清楚了。她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包括林辰,干净利落的拒绝他绝对是没有问题的,就算是现在再来一遍,她还是会那么做,以后她也不会对他再有什么愧疚。


林辰对她的喜欢,多半是看到周围人都找到了喜欢的人之后也急于脱单,看到一个差不多的就以为自己喜欢,也许林辰在意的不仅仅是她拒绝了他,只不过恰好她当年多嘴说了一句喜欢医生,所谓的朦胧好感和兄弟情掺杂在一起,复杂的情感发酵升温,让他心里不舒服,耿耿于怀,就以为对她有多么深情……呵呵,男人的通病,太自以为是。


至于温少卿,随便他怎么想她,不就是个男人,她犯得着一而再再而三的受他影响,失了本心吗?最好这辈子她都不要再跟这两个男人有什么交集,还说她后悔当初拒绝了林辰,其实后悔的那个人是他吧?!后悔因为她,他跟林辰才产生隔阂这么多年。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让他们兄弟情深去吧!


温少卿站在门口听了几句,心里暗叫不好,真的是药力过猛把自己搭进去了。


他正皱眉,便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咳嗽了一声,推门进去了。


姐弟俩正说着话,门忽然从外面推开,丛容看到门口的人,想到他可能听到了什么也不见尴尬,微微笑着打了个招呼,礼貌疏离,“温教授。”


温少卿眉心一紧,本想把钟祯支出去,和她说几句话,还没开口学生和同事便陆陆续续到了,他也只能选择沉默,打算吃了饭再说。


丛容和每个人都打了招呼之后便坐在角落里喝水等上菜,不发一言。


她今天上庭,没换衣服就赶过来了,一身装扮本就庄严肃穆,再加上长久的沉默加深了眉宇间的淡漠,在周身自制了一股低气压,今天在座的基本都在平安夜那天在温少卿家里和她见过,那个时候的她坐在温少卿旁边还是一副小女人的模样,现在这个样子才终于让他们意识到这个律政佳人的气场。


一群人聊着聊着便觉察到气氛不太对,今天丛容和温少卿的位置隔了大半张圆桌,连个眼神交流都没有,想起这几天每个人看到温少卿都会半真不假的问候一声“温医生最近失恋啊?”,再看看两人脸上不见半点笑意以及钟祯一脸忧心忡忡便心照不宣的笑着看热闹。


钟祯的视线在温少卿和丛容脸上来回扫,努力寻找着可以把两人牵扯在一起的话题,“哇,表姐,你买的榛子蛋糕啊,我老板最喜欢吃这个了!”


丛容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你说什么我没听清,再说一遍。”钟祯努力扯出一抹艰难的笑,“我说,我最喜欢吃榛子蛋糕了,谢谢表姐。”


众人噗嗤一声笑起来,温少卿也勾了勾唇笑了下,眼底静静流淌着无奈。


钟祯抱着菜单一屁股坐到温少卿旁边,“老板,你想吃什么,我们点菜。”


温少卿随便的翻着菜单,刚翻过一页,钟祯忽然按住,翻回来指着某道菜说,“点个熘肝尖吧,我表姐喜欢吃这个。”


“好”,温少卿很配合的点头,抬头对服务员说,“来十盘熘肝尖。”


众人无语,钟祯看看他,又看看丛容,一个微笑着继续点菜,一个面无表情的喝水。


钟祯冲服务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对温少卿说,“老板,不用那么多,来一盘就行了。”


温少卿慢悠悠的翻着菜单,瞟了丛容一眼,“你表姐不是爱吃吗,爱吃就多吃点,来十盘。猪肝明目,多吃点以后看事情好看清楚些。”


众人忍着笑纷纷东张西望,等着看后续。


“……”钟祯一脸为难的冲丛容使眼色,丛容向那个方向看过去,和温少卿在空中对视了几秒钟,淡淡开口,“好啊,就来十盘,吃什么补什么,没心没肺的人多吃点儿。”


钟祯求饶,“表姐!要那么多干什么?又吃不完!”


丛容“不是你请客吗?吃不了就兜着走呗!”


众人现在都没了吃饭的心情,怀着一颗兴奋的心继续看温少卿和丛容斗法。


服务员一脸为难的问,“真的要来十盘熘肝尖吗?还点别的吗?”


温少卿合上菜单,“不用了,就这些吧。”


钟祯都快哭了,“您见谁过生日请客吃饭点十盘熘肝尖啊?”


说完转头可怜兮兮的看向丛容,丛容不为所动,刚想说什么,手机响了起来,“我先接个电话。”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