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文学 > 人间卧底 > 新成游泳池

新成游泳池

“新成游泳池”离我的小学只有一百米左右的距离,消毒水的味道一直在-撩-拨着教室里的小孩子。夏天放学回家前,我总要去那游泳池门口逛逛,因为游泳票很紧俏,一个小孩子的社会关系不足以经常有机会进去,但是那些塑料救生圈折射出的艳丽水光,女孩子--湿--漉漉的发梢,她们网在网兜里的红色的“百叶结”泳衣,滴着水,在地上一路划出一道荡气回肠的水线,那些用一只脚蹦跳着出门,把耳朵里的水抖出来的男孩儿满脸的得意,那泳池里消毒水的清爽的气味,合着水花四溅的声音,让坐在昏暗教室里的小小的我,感觉生活终归有所期待,真是美好极了。

我很小便学会了游泳,是父亲在背后一脚把我踹到水里就突然间学会的。他号称小孩子天生是会水的,在妈妈肚子里便一直潜水呢,这事儿倒是和我后来看到的科学报道观点完全一致,只是那第一次还是呛了很多水,虽然速成了,但实在算不得什么愉快的记忆。夏天时候,我常常在游泳池把自己晒得像我父亲杯子里泡的罗汉果一般颜色。后来寒假里也要去冬泳,家里人倒也不反对,正好冬天家里无处洗澡,与其去公共浴室不如去游泳池,还强身健体了。

有次夏天时候,我在家里脸盆练憋气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展,正要在泳池里实践。那时自己没有手表,游泳池墙上的大钟却又没有秒针,正憋得我毫无成就感,突然听到岸上一片骚动,我当是有人又摔了个大跟斗,从水里一跃而起打算看个热闹。结果看到一个女-人被两个救生员围在池边正理论,我的妈呀,这算是开了眼了,那女-人穿了一套“比基尼”,当然这个词是很久之后我才知道的,当时我只当是这女-人疯了,穿了套花胸罩花短裤就要下水。这时已经有几个人围观了,池子边上好几个精壮的二十多岁的男青年也和我一样,在水里探头探脑,两个救生员脸色很尴尬,用上海话小声劝解:“侬迭个游泳衣不好下水的。”站在这个几乎光溜溜的女-人身旁,他们俩话说得很不理直气壮,自己的脸倒先红了。没想到那个女的竟一脸茫然的样子,池子边上那些人便小声议论开了:“哦,原来是外国人,倒是长了一张中国面孔嘛。”“日本人,要么是香港人。”我在旁边听得起劲,有人又说:“我听人家讲外国人游泳塞-是(都是)赤膊哦!!”这话让一群男人都哄笑起来:“外国游泳池那么下作的啊?灵额,灵额。”两个救生员听了也笑了,脸也不那么红了,但语言不通讲不清楚,于是先指着水里的穿“百叶结”游泳衣把半身遮得严实的女客人,再指指她的“胸罩短裤”,不停地摇手,并向女更衣室划拉着示意她回去。那个中国脸的外国女-人这才有些明白,脸上先是有些不可思议的样子,但也说不了什么话,最后也只好皱着眉头怏怏退回去了。两个救生员这才松了口气,对池边的人苦笑起来,水下有个男人怪埋怨他们的:“叫伊下来不是蛮好么,大家开开洋荤。”众人听了笑着四散而去。

我那时还小,对女-人的身\_体全无兴趣,只是喜欢看人家大惊小怪的样子,深深觉得这事情好玩儿,便一直记了下来。后来我自己又发现了些好玩儿的事情,是后弄堂一个大我许多的哥哥教我的:远远看准了一个漂亮的姑娘,便一个猛子扎到水下面,憋一口气潜泳游过去,游到姑娘身边假装做个转弯的动作,“不小心”在水下重重地摸几下那女孩儿的-屁-股或者腰身,然后速速地在水下潜逃而去,游得很远再冒出头来。我那时已经是憋气潜泳的好手,一口气游个一二十米不是问题,那个哥哥倒远不如我,于是老是教唆了我去干这个,他挑好姑娘便叫我下手,看人家姑娘惊得花容失色,他自己在远处毫无嫌疑地坏笑。我那时根本还没明白摸人家-屁-股有甚乐趣可言,只当是吓人的恶作剧,听到女孩子的尖叫非常开心,何况那个哥哥还老是送给我游泳票,我何乐不为,于是莫知莫觉就成为了个年幼的“色狼”。

那时好像在水面下潜泳的人并不多,水下只有许多条腿晃来晃去的,眼前一切都是蓝的,我似乎在另外一个别人无法到达的世界里,安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水池深处有时会沉了一个金龟子的尸体,随波飘摇,像是还活着一般,有时仰头看水面,有几只细长腿的水虱子,轻飘飘地站在水面上,想要伸手去抓,它只一闪便划出去很远,瞬间就没了踪影。波光在水底形成了个光的天罗地网,耀眼地洒了一池子,却网不住我。那时我总觉得自己是个颇为失败的孩子,学习生活里好多的不如意,唯有潜在水下才觉得是自由的。一个猛子扎下去就是几十米,真是好不得意的事情,待再浮出-水面,原来几十年都过去了。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