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文学 > 人间卧底 > 战斗英雄肉团团

战斗英雄肉团团

我有个同学叫“陆端端”,上海话里和“肉团团”谐音,于是我们平时就叫他肉团团,当然也因为他的确是个小胖子的缘故。一个男生但凡有这样可笑的外号,大都说明了他在男孩子团体中的地位不怎么样,地位高的男生一般都拥有比较令人尊敬的绰号,如老鬼、马大飞之类有武侠味的名字。当然一个绰号不一定会一直叫下去,有时候大家会因为某人的地位而改口。譬如肉团团的绰号在小学后几年的时间里就不再被提及了,因为肉团团后来成了战斗英雄。

七十年代的孩子一个很重要的娱乐活动就是打架,那时没有砍砍杀杀的电子游戏,小男孩身\_体里的那个小兽被困得难受,经常要相互撕扯鏖战一番才能解恨。而且那时“文革”的暴戾风气也没有全数褪去,以居住地区划分的小团伙之间经常有混战,大一些的少年经常是要动刀子的,用弄堂里的说法叫“用弹簧刀帮伊放血”。而我们那时还小,虽然也崇尚哥哥们的硬气,但实在是搞不到什么好“兵器”的,平时也就是相互用肉拳头迎面打,打鼻梁打眼眶,打出血来才像是一场真正的打架。打架之前会在军用书包里放半块砖头,遇到对手强悍的,便可以把书包挥舞起来,当流星锤一样砸过去。也会在弄堂各处藏一些石块,还有深秋时候园林工人修剪行道树时挑出来的一些树枝,用绳子缠了把手做成木棍,为的是一旦战败,在溃退被追打时候,可以随时抄出些兵器来杀个回马枪。战斗有时是异常激烈的,即使是很少参战的我也负过好几次伤,光是脸上就好几处缝了针,眉毛和嘴角都留下了疤痕,所幸并不明显。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怕,那时的一个小男孩长大成人的过程里,家长该是多么地担惊受怕啊。

我一开始不爱参加这些事儿,但在那个弱肉强食的半野生环境里常常受欺负,后来不得不有所投靠,终于在一个暑假里加入了一个小团伙,跟在别人后面去起哄。经历了几次大小战斗,战友们之间渐渐建立了牢不可破的相互忠诚的友谊,肉团团和我是一伙的,我们有五六个小伙子,小学快毕业那段时间总是一起玩儿,除了肉团团,其他几个皆是英勇善战之人,我也在战斗中成长起来,懂得虚张声势了,只有他一直不很勇敢,每次见了危险阵势嘴里就爱瞎喊:“撤吧,兄弟们,撤吧!”搞得我们军心大乱。而且他也很不会打架,闭着眼睛两手车轮一般乱挥而已,一次斗完,对手们落荒而逃,闭着眼睛的他以为是我们败了,随着人家跑了好远,从此成为笑柄,总之他差不多就是个充数的“窝囊废”。直到有一天,肉团团在一场混战中因为逃跑不及被强大的对手俘虏了,那是暑假结束前的最后一场混战,对手是另外一个学校的孩子,他们成功地连横了附近弄堂的小团伙,形成了非常强大的围攻之势,我们被打得很惨,最后只能躲在一个堆煤的小棚里不敢露脸。那个煤房由我们一个同伙当厨子的爸爸管理着,他配了一把钥匙,在煤堆旁边还有个床,平时就是我们的一个秘密活动据点,那天在天罗地网般的追打里,我们几个跑得快,总算是逃进那个屋子反锁起来。对方的孩子们找不到我们的藏身之地,便把肉团团这个可怜的胖俘虏拖到我们团伙平时占据的一个小方场上“严刑拷打”。那地方离我们不过几十米远,透过门缝可以远远看得清楚,当时的惨烈程度让我们几个在屋子里害怕极了,心想这回完了,他一定扛不住打,只要用手一指,我们几个便完了,会被堵在煤堆里痛打,可事到如今已然是没处逃了。

本来已经打算听天由命,我甚至都盘算了又被打破头之后回家怎么和父母交代,没想到肉团团没有变节。这可太不容易了,那时的孩子每天都在看那些打鸡血一般的电影和故事书,每天唱的少先队歌的歌词都是“不怕牺牲,建立功勋,要把敌人消灭干净”之类的狠话,“儿童团”都是直接真刀真枪干的,只要是敌人便可以毫不留情,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必须是刺刀见红的。每个小男孩在这种灌输下,都有种想当炮灰、献身伟大革命事业的狂热,大约也都设想过无数次自己壮烈牺牲的样子吧,高喊着嘹亮的口号,被燃烧弹烧死,被炸药包炸得粉碎,被惊马踩成肉泥,被机关枪打成个筛子等等。

肉团团被打得厉声惨叫,那帮孩子是把他当作真正的阶级敌人对付的,电影里有的各种逼供手段都用上了,他们把他五花大绑,衣服早撕烂了,耳光扇得雨点一般,还拿--湿--的毛巾抽他,好样的肉团团始终就是没说出我们的藏身之地。打到后面他反而豁出去了,高声骂着,还把嘴里的血水吐在他们身上,也和电影里的英雄人物干的一模一样,自始至终都没有望过来一眼,他知道我们会在门缝后面看着这一切,他扬眉吐气地在我们面前展现出了一个英雄好汉全部的硬气。那些小坏蛋打红了眼,还要学着“文化大革命”里斗走资派的法子,把几块红砖用绳子绑了挂在肉团团的脖子上。这事儿终于让一个过路的中年人看不下去了,大约是想到了自己曾经受的罪,他大吼着把那些孩子喝退了。

那次打得太狠了,后来学校老师和他的家长四处想去寻打人者,还把我们几个审了好几遍,逼着我们去指认别人,可参与这事儿的孩子太多了,我们怕是四面树敌,永远没有安宁日子可过了,只好含糊其辞混过去。几天后,肉团团在医院里包扎得像是《上甘岭》里的英雄战士,脑门子上一圈纱布,腮帮子上一圈,他就这样大踏步回来了,终于一雪前耻,成为吴江路天乐坊里的一个传奇。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