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思维的艺术 > 会笑的马

会笑的马

反例可以动摇一种观点,但不会使观点自动投降,而是能以各种方式削弱观点。我们可以简单地否认例子。如果不奏效,我们还可以把这些例子说成是例外。我们可以使用其他的设想来反驳这些例子。最终我们还可以提出细微的差别,并通过这一方式使例子失效。

下面的对话说明了该怎么做。这一对话是根据罗伯特·穆齐尔 [10] 的故事改编的。当然这个例子与光子和量子无关,而是涉及到马是否会笑的问题。许多人相信,马不可能会笑,因为笑是人的一个特点。梅厄先生也持相同的观点:

梅厄太太: 不久前,我看见一匹马笑了。他感到身上发痒,就笑了。

梅厄先生: 怎么会呢?怎么痒痒?

梅厄太太: 当然会,是腋窝底下痒痒,马有四个腋窝,所以痒痒的程度是我们人的两倍。

梅厄先生: 这能证明什么?不管怎么说,只有人才能笑。

梅厄太太: 马在大腿的内侧有一个地方特别敏感。

梅厄先生: 你在做梦吧!

梅厄太太: 只要硬刷子靠近那个地方,它就会把耳朵甩到后面,很烦躁,想去摸那个地方,可又摸不到,所以就露出牙齿来。刷子离那个敏感处越来越近,马就从一条腿换到另一条腿上。耳朵越来越往后,突然,它的牙齿全露出来了,马笑了!

梅厄先生: 胡说,马只是露出牙齿,没有笑。

梅厄太太: 它当然没有狂笑。确实没有。只有你才能狂笑。

梅厄先生: 你什么意思?

梅厄太太: 没什么呀……然后,又开始用刷子逗马了,它不想笑,而是等着刷子继续靠近……

梅厄先生: 它根本就没笑,而只是呲牙咧嘴。

梅厄太太: 那好,如果你的意思是,马不像你那样,只要听了酒桌上的笑话就会笑的话,我没有意见。马即便不会笑,但我也不会因为它不会笑而抱怨它。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