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思维的艺术 > 重新组合

重新组合

这一故事发生在罗马,它与哲学上的分歧无关,而关系到一次真正的权力斗争。废除了君主制以后,贵族和平民之间出现了矛盾。贵族们私分统治权,城市大部分的财富掌握在他们的手里。

相反,平民们被政治部门排除在外,而且在别的方面也处于不利地位。这正中贵族们的下怀,而平民们很不满意。平民们十分清楚,没有他们国家就会瘫痪,特别是军队如果没有来自下层的士兵就会崩溃,所以他们就奋起反抗。在公元前五世纪和四世纪,罗马出现了所谓的等级之争。

有一天,平民全部离开了罗马。他们带着自己的东西在城市对面的圣山安营扎寨。他们决定要在这里建设一个新城市,一个没有贵族的城市。因为大家根本就不需要那些无用的懒人,这些懒人靠别人的劳动生存,他们坐在衙门里,拿着高薪,无所事事。

贵族们知道平民们如此放肆地撤离,神经也紧张起来。谁来替他们工作呢?谁去打仗呢?难道要用武力迫使平民们回来吗?最终贵族们取得一致意见,他们要派一个使者去平民那里。那是一个名叫阿格列帕的人,他本来也出生于平民家庭,靠自己的努力取得了贵族地位。阿格列帕的任务是说服平民回到城市,尤其要让老百姓们明白,他们对贵族的指责是毫无道理的。

阿格列帕出了城,登上圣山,来到了平民们的营寨。他被允许走了进去,他走到营寨的中央,让大家聚集在他四周。然后他讲了一些很奇怪的话,基本上是讲述了一个含有画面感比方的故事:“当人的结构还没有成为今天这个样子的时候,每一个器官都有自己的意志。所有的器官都抱怨,它们的劳动成果都送给了胃,而胃的唯一功能就是充分地享受。所以,这些器官决定要让胃知道它们的厉害。双手不再把食物送到口中,嘴巴也不吃东西了,牙齿也不咀嚼了……他们是要让胃饱受饥饿之苦,可自己也饿得够呛,身体马上就消瘦下来。这么一来,它们就看到了胃的功绩,那就是胃消化食物并让其他器官获得力量。”

/胃/

这个故事打动了那些不满的平民。当然,可以把贵族比作胃,没有胃,其他的器官也好不到哪里去。老百姓们的这个想法让阿格列帕十分满意,看起来,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正在这时,人群中站起来一个衣衫褴褛的平民,他说道:“哦,阿格列帕,欢迎你。你刚才说的胃和器官的故事很不错,但我觉得你的比喻大有值得探讨的地方。你的目的不就是要让我们接受贵族和他们懒惰的生活方式吗?胃这个器官太有用了!它接受,它也分配。但我知道的那个版本与你的版本不同。请允许我讲一讲我的版本。这是一个低级的版本,是无产者的版本,但我们所有的人不都是无产者吗?”这时,人群开始窃窃私语,还能听到一些人的喊声:“好好听,好好听!”或者是:“你快说!”

那个平民继续说道:“那就让我来告诉你们。当第一个人被造出来的时候,每个身体部分都想当国王。大脑说它应该当国王,因为它干所有的工作,控制思维和进行思维。双手开始反驳,它们觉得当国王的荣誉理应落在它们身上,因为它们干活、喂狗和数钱。心脏跳得特别厉害:‘不,不,不,我才是身体的发动机,没有我就没有生命,所以我应该是国王。’性器官则认为,没有它就没有后代,它给予生命最高的享受,所以应该成为国王。每一个器官都争先恐后地想要当国王。最后说话的是肛门。是的,阿格列帕,是肛门!大家不由地放声大笑,谁也没有想到,竟然肛门会提出要当国王的要求。”说到这里,人群中有人大声疾呼:“他说得对!”还有人说:“就是如此!”那个平民继续说下去:“肛门非常生气,它把自己关上了,拒绝提供服务。由于肛门的罢工,整个身体都中毒了:大脑开始做出错误的决定,并有失效的危险。胳膊酸痛,手指可怕地抖动。性器官变得毫无兴致,一点活力也没有。身体的所有部分陷入极度的恐惧,大家决定让肛门来当国王。结果是,身体的所有部分都为每日的工作而忙碌,而肛门则随心所欲地发号施令,并制造出一大堆的粪便。”

这就是那个平民讲的故事。群众发出阵阵欢呼声。那个平民继续说道:“你们不要上假故事的当,这个阿格列帕是市议会雇的人,他要欺骗我们。你们得坚定。我的比喻要比他的比喻有更多真理。我们知道,贵族是怎么对待我们的。”这就是那个平民说的话,把阿格列帕气得脸通红通红。那个平民甚至高呼:“平民们,大家联起手来,反对我们共同的敌人!”

李维乌斯(公元前59—公元17)给我们留下了这个故事。准确地说,他只写了阿格列帕出场。迄今为止,历史书里没有提及那个平民——也许从来就没有过这个人物。不管怎么说,平民说的故事表现了应该如何看待含有画面感比方的故事:我们可以把故事的主要内容稍微改动一下,并进行重新组合,一直到出现一个新画面,从而得出新的结论。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