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思维的艺术 > 游戏:我属于哪种读书类型的人?

游戏:我属于哪种读书类型的人?

阅读是一种收集的模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阅读方式。有的人逐页读书,另一些人只是把读书看成是点缀。有些人买书,另一些人借书。下面是对各种读书类型的一个总结,还附加了一个有关偷书的故事,我们应该十分感谢那个偷书人。

① 喜欢展示书的人

按照你的看法,书籍主要是用于展示的,好让书架看上去不那么空。所以你只有精装书,这些书看起来非常漂亮,而且可以让书柜显得很高雅。书是根据大小排列的。

② 摆弄图书的人

这些人必须把书拿在手里,检查一下书到底有多结实。有些书外观很不错,看起来很结实,而有些则很松懈。你使劲地把书拧来拧去,使得每个关节都发出声响,直到散架为止。另外一些书看起来就已经没有生命了,而且旧得只要碰一下就会散架。你当然知道书是用来读的,但你宁可去检查每一页。在翻页的时候,你会把页面抚平,并用指甲在上面蹭来蹭去。

③ 重视知识的人

阅读必定会带来好处,至少可以获得一些信息,否则就不值得去读书,所以你最喜欢读的就是专业书。有时也看小说,但只在假期这么做。没有笔在手中,你不会看书。从一页到下一页,书里的文章就变成了你的笔记,但没有过脑。当然这样看书要快一些。

④ 恋书者

你爱书籍,特别是老书。你不是在读,而是在看、在感觉和嗅气味。在有些书里,你还发现远古年代的芳香。你拼命地吸取那种气息,感觉到很大的享受。你非常熟悉字体和书籍上的小花饰、纸张的类型和出版社。你在拍卖行购得珍本善本、头版书和老版本,或者去偷这些书。你收藏了许多书,而且有一些是孤品,但你很少读书。

⑤ 读书上瘾者

如果你身边没有书,就会感到不安。要是你去度假,你大约会带上三公斤的书,这远远超出了你的阅读量。你在家里有许多书,熟悉每一本书,就像动物熟悉自己的生存环境一样。你可以很快就在书里找到你想找到的地方。与人的接触对你来说,只是阅读两本书之间的一个暂时现象。有些书你还必须去偷,因为这些书买不到。在紧急情况下(从理论上来说)为了书你还能去杀人,不过当然还没有真发展到这一步。

⑥ 喜欢因书拍案而起的人

书籍会让你激动,尤其当书里有些错误的时候。你只要一拿起一本书,就会气得直哆嗦,越翻就火越大,直到你无声无息地把书合上为止,就好像是在吵架时把门关上一样。一般来说,合上书的时候你会说出你的判决,例如“什么玩意”或“都是胡说”。在合上书的时候,你达到了一种强烈的兴奋状态。你可以用两个手指关书,这样书就蹦了起来,马上会自动地关上。

附录:偷书贼和西方

有书癖的人是些疯狂的收集家。他们为了得到稀有的书籍,可以不惜一切。冯·阿柏里康(死于公元前87年)就是其中的一个。下面我要讲述他的故事。他曾经因为偷书而判过刑。但是在书籍的历史中,他占有重要一席,因为他使亚里士多德的著作免遭损失。如果亚里士多德的作品没有被拯救的话,也许由科学造就的欧洲文明就永远不可能诞生。

对亚里士多德的同代人来说,他只是许多哲学家中的一个,而哲学家是特殊一族。对许多人来说,哲学家并不是什么精神上的英雄,而只是一群古怪的人。对大多数雅典人来说,亚里士多德的教导完全没有用处。再加上亚里士多德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离开了雅典,因为那里有人控告他亵渎上帝。所以,在他逝世四十年后,他的作品就遗失了,这当然也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一个名叫内洛斯的人——也是最后亲眼见过亚里士多德的人——在公元前287年继承了亚里士多德的著作。

因为他本人并不是学者,所以他把一部分著作卖给了埃及的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凯撒征服那个城市后,这些书都被烧毁了。另一部分书,特别是亚里士多德的演讲稿被内洛斯当作纪念品。当他从雅典中心回到他的故乡斯开普斯(位于今日的安纳托林)时,他带上了这部分著作。后来他死了,他的孩子们继承了这些书籍。但他的孩子们都对哲学不感兴趣,他们把这些羊皮书放在了一个地下室,专心致志地务农。然后这些孩子们过世了。他们的孩子们也离开了人世,最后重孙们也故去了。地下室的书籍受了潮,并开始长霉。这时就出现了阿柏里康。

阿柏里康属于雅典的上层,他非常富有,并曾经拥有过最早的钱币行。他酷爱古老的书籍,不惜重金购买他想要的书。遇到那些不能买到的书,他就设法去偷,例如那些古老决议的原本就被他从雅典的国家档案馆中偷得。他的这一丑行被发现后受到了处罚,并在一段时间内被逐出雅典。但这一结果并不能使他改掉偷书的恶习。有一次,他偶然听说,在海的另一侧,即小亚细亚(也就是今天的土耳其)还有一些老书。于是,在大约公元前100年,他前往斯开普斯(起码历史资料上是这么写的)。他在那个地下室里找到了那些手稿。由于潮湿和虫咬,这些手稿已经受到很大的破坏,但总的说来还是可以读的。阿柏里康买下了这些手稿并把它们带回到雅典。在雅典,他让人制作了备份,但没有高兴多久,雅典就被罗马大将军苏拉(公元前138—78)包围和占领。在大屠杀中,阿柏里康也不幸遇难。

对城市进行大肆掠夺的苏拉特别喜欢阿柏里康的图书馆,并把图书馆作为战利品带回罗马。在那里这些手稿得到很好的保护:一个名叫安德罗尼哥斯的受过良好教育的希腊奴隶(大约为公元前70—50)检查、整理、复制和出版了这些手稿,从而使得这些文章能得以流传。

这是一批数量很大的书籍:按照古代的计算,一共106本书,每本书大约二十页。文章写在羊皮纸上,每卷纸平均六至八米长,三十厘米宽。流传下来的著作大约是亚里士多德全部作品的五分之一。我在本书的导言中提到的《论题篇》也在其中。而亚里士多德的许多其他著作我们只能从古代的目录中获悉,对我们来说,这些书永远地消失了。

/亚里士多德/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