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思维的艺术 > 改变用途

改变用途

观点的出现总有一个特定的背景,并持有一种特定的立场。从中可以产生反转的另一个形式,即通过重新归纳观点来重新解释观点,也就是说人们不完全按习惯的做法来运用这一观点。这样一来,人们不仅可以使提出观点的人感到尴尬,而且还可以花很少的力气加强自己的观点。

法国哲学家布莱士·帕斯卡(1623—1662)曾深入研究赌博中的数学规律,概率论就是由此产生的。他提出和上帝打赌的说法,好让他的同代人相信基督徒生活的合理性。他要求人们在安排自己的生活时,相信上帝是存在的。假如上帝最终并不存在的话,人们也不会因此而失去什么——按照帕斯卡的说法,如果上帝不存在,生活就没有意义;但如果上帝存在,就可以赢得永恒的生活。与赢得一切的结果相比,过基督徒生活时作出的牺牲可谓微不足道。用帕斯卡自己的话来说:“如果您赢了,就赢得了一切;如果您输了,您也没有失去什么。所以毫不迟疑地去为上帝的存在下赌吧。”

帕斯卡至少用他的信念说服了一个人,那就是他自己,他的确是按照基督教的教规生活。他晚年甚至住进了修道院。他的打赌说法也影响了不少同代人。一直到今天,教会在传教时仍然使用他的说法。数学家约翰·冯·诺伊曼(1903—1957)后来转为信仰基督教,他说,在做这一决定时,帕斯卡的“打赌说”也起了不小作用。这一观点最重要的一个特点是:似乎不是感情用事,而使用清醒的语言。这一想法不是说教和预言,而是像一种严格的理性思考。

/布莱士·帕斯卡/

在反对帕斯卡的观点中,也许最精彩的观点就是改变帕斯卡说法的用途,并把他的说法放到一个新的上下文关系中去。法国启蒙学者狄德罗(1713—1784)写道:“帕斯卡说:‘如果你们以为自己的宗教是正确的,在这种情况下,一旦你们的宗教是错误的,你们就什么风险也没有。但如果你们深信,你们的宗教是错误的,一旦这一宗教是正确的,你们就会冒所有的风险’。一个伊玛目(清真寺的教长)也完全可以这么说。”

这确实是帕斯卡打赌说法的弱点。因为一个穆斯林也可以同样的方式来宣传伊斯兰教,或者一个阿斯台克(十四至十五世纪墨西哥的一支印第安族)的神职人员用来宣传人祭。所有想要说服别人信仰宗教的人,都可以使用帕斯卡打赌的说法。这样的话,这一打赌至少不适用于为某种特定的宗教生活方式作宣传。那我们该怎么做呢?相信所有的宗教?这可行不通,因为各种宗教是相互排斥的。所以这一漂亮的打赌说法就失去了说服力。而无神论者则可以松一口气,因为他们不需要相信任何一个宗教。

从这一例子可以引伸出普遍的道德规范:人们在收集一种观点时,都应该自问一下,我还能够把这一观点运用到什么地方?而要这么做,就要改变应用的对象。

我们可以毫不胆怯地从别人那里拿来他们的观点,并使这些观点改头换面。创造力并不是从虚无产生的,而且从其本质来看,是要把现有的东西改变用途。

我们可以用大自然母亲的例子来说明这一点。大自然所谓的创造力并不能归结为重新创造,而应该归结为是不断地把已经存在的东西进行再创造。我们可以把这称为是在活生生的客体上进行拼贴:大自然把一个颌骨关节变成耳朵的踝骨,让一个肠袋起到肺的作用。鱼的脊柱是为了帮助尾巴的运动,而在人身上,就变成了支撑脑袋的作用。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