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思维的艺术 > 20. 苏格拉底是怎么死的?

20. 苏格拉底是怎么死的?

那些想说服他人的人,必须要用行动来证明自己说过的话。在日常生活中,就是通过大大小小的付出向他人表明,自己是认真的,自己对待友谊、爱情和信念的态度是认真的。

人们可以为他人付出钱财,流汗掉泪,或起码有所表示。但所有这些做法要取得效果,必须详细地用言语进行阐述,使他人切身体会到自己的良苦用心。即使那些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行为,如果没有经常被提起,也不会产生效果。如果对方真的有所触动,那么这一切也都值了。当然,对方也完全可以说:“即使不为我,你也会这么做的。”这时,我们就遇到了比做出牺牲更棘手的问题:如果一个人为我做了什么,就一定代表他的诚意吗?

尽管如此,有些姿态是很难让人怀疑的。如果一个人愿意以生命来维护他的信念的话,其说服力是无以伦比的。哲学史上也曾经有过这么一个例子,那就是苏格拉底的死。苏格拉底被指控败坏青年,从而被雅典人告上法庭。在法庭上,苏格拉底先是指责原告,然后又指责法官。他声称,他同年轻人在哲学方面的合作是对这座城市的贡献,所以他要求这个城市奖赏他。法庭宣判他死刑。这个判决没有对苏格拉底产生丝毫影响。他安静地走进牢房,也没有利用可以逃出监狱的机会,因为逃跑违背他的做人原则,他准备承担最终的结局。

柏拉图记录了苏格拉底生命的最后几个小时。他是在监狱里度过这几个小时的。正如柏拉图所写的那样,他住的牢房十分文明,里面甚至有一间浴室,而且允许有人拜访。所以,苏格拉底在生命的最后几个小时还一直在和学生们谈话。他的情绪一直很稳定,甚至还试着学拉手摇风琴。当有人问他,为什么恰恰在这个时候学琴,他回答道:“你说,我应该什么时候学呢?”终于,法警来了,他说:“哦,苏格拉底,我想,你不会像其他人那样抱怨我。当我对其他人说,请把毒药喝下去的时候,他们对我非常凶狠,还诅咒我。”

苏格拉底的学生们劝他不着急喝毒药,因为太阳还没落山;他们还说,别人会在临刑前让漂亮的女人或小男孩过来伺候,或者享受美食和美酒,问他有没有兴趣?

苏格拉底说:“是啊,其他人会如你们所说的那样做,因为他们认为,这么做就能赢得什么。但我不这么做也是对的,因为我想,即使我晚一点喝毒药,也不会赢得什么。如果我拽住生命不放,最多也就是显得自己非常可笑而已。”

然后,他拿起装有毒参的杯子,问法警是否可以先用毒药祭奠一下。法警回答道:“我们只准备了一个人用的量。”

苏格拉底说:“我明白了。但我仍然可以向神祷告,希望从这里去往阴界的道路非常顺利。”

然后,他拿起杯子,把毒药喝了。

毒参在古代是一种经常使用的毒药。正如今天我们知道的那样,这种毒药含有生物碱,在没有成熟的果子里,这种生物碱的含量最大。这种毒药在空气中很容易分解,所以必须要现用现做。如果剂量小的话,它还能作为麻醉剂。所以在古代,这是一种抑制性冲动的药品。例如,盛传得墨忒耳女神神殿里,男僧侣同许多妇女一起共事,他们必须服用少量的毒参,从而使自己不受女性的诱惑。我们现在还是回到苏格拉底的监狱里。柏拉图写道:“在此之前,我们中大多数人还能控制自己。但当我们看到苏格拉底把毒药全喝下去的时候,便再也忍不住悲痛。我的眼泪也夺眶而出,我只能把脸捂上……克力同比我更早站了起来,他不想阻止自己的眼泪往下淌。而一直没有停止掉泪的阿波罗多罗斯则放声大哭了,在场所有的人都被他痛哭的样子震动……”

/毒参/

苏格拉底却非常平静,他提醒大家不要哭。他听说,人将死的时候,周围的人必须静默。他来回地走,一直到他的腿变得麻木,然后他才躺下。他的身体凉了下来。当他发现,毒药已经侵蚀到他的心脏,就说了那句赫赫有名的话:“哦,克力同,我们欠阿斯克勒庇俄斯一只鸡呢。”说完这句话,他便死去了。

阿斯克勒庇俄斯是医学之神。如果病人突然治愈了,他就会收到许多贡品。就这样,苏格拉底为哲学付出了生命。他的死是一个绅士的文明之死,至少在柏拉图的描述中是如此。

那么他果真是如此安静地死去吗?我们从其他资料中可以了解到,服用毒参而死肯定不是什么舒适的事情。毒参的作用与毒箭很相似,亚马孙一些印第安部落就用毒箭捕猎。它能麻痹肌肉的运动神经,而神经的感觉能力依然保存。所以,吃毒参的人会一直保留知觉到生命的终结,最后因呼吸中止而死亡。从下往上的逐渐僵化是其基本症状。医学上的症状还包括喉咙里有灼热感、恶心、呕吐、头晕以及肌肉颤抖,接着身体自下而上麻痹,最后突然死亡。古希腊诗人尼堪德罗斯在一首说教诗里,描写了吃毒参死去的状况,和柏拉图所写的相去甚远。这样你们就会知道,服下毒参会带来什么样的痛苦:

黑夜深红色的绷带在脑子的四周摇晃,

眼睛看到鬼火,

两腿左右晃动,

身体倒地,

不停地咳嗽,

指尖发麻,

流出鲜血,

在几乎不能喘气之际

死亡骤然而至。

要淡定地面对死亡,是需要力量的。苏格拉底当时已经七十岁了,知道这点,也许会减轻我们的痛苦,但这不会削减苏格拉底面对死亡时的勇敢姿态给我们留下的深刻印象,这一印象已经流传了上千年。人们热衷谈论此事,而且还多次把它搬上画布。我们几乎都无法判断,如果苏格拉底不是饮鸠而死的话,是否还会像现在那么有名。他去世时的伟大一幕提升了他事业的崇高性。苏格拉底去世五百年后,一个名叫昆体良的罗马诗人写道:“放弃为数不多的有生之年,他赢得了几百年之久的生命。”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