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本最危险的书 > 7.白种人血统

7.白种人血统

罗马人不偏不倚地将德意志民族视作一个古老、纯正而毫无掺杂的原始民族。这个民族只与自己相似;就像从一种单纯的种子生长出来的同种植物一样……他们代代相传,彼此并无差异,因此,尽管单纯质朴的德意志种族的分支成千上万,但所有分支都具有一种相同的坚实体格。

——弗里德里希·科尔劳施(Friedrich Kohlrausch),1816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1863年,83岁高龄的弗里德里希·科尔劳施坐在他的书桌前叙写自己幸福充裕的家庭生活。作为一名教师、一位举足轻重的官员以及一位读者广泛的作家,科尔劳施回顾了私人生活的一些细节——有关他的许多友人以及自己繁荣的家庭,此外,他还涉及一些不幸的公共事件,比如德意志于1806年的耶拿战役中败给拿破仑后所遭受的-羞-辱,以及1848年时由于普鲁士国王拒绝被授予德意志帝位而致使希望破灭的法兰克福议会。[1]科尔劳施的声音作为众多民族主义呼声之一,在19世纪期间日渐高涨,哀叹着“祖国被人为分裂”——正如他的同时代人雅各布·格林所言。一个Volk(民族)应当有一个Reich(帝国)。对于科尔劳施来说,1871年在凡尔赛宫宣布成立的德意志帝国迟来了四年。然而,假如他没有在1867年去世的话,他肯定会以那种激发他去为这个民族演讲的热情十分欣然地欢迎这个帝国的建立。当年,他凭借这种激\_情,曾以“德意志的未来”为题发表了一系列广受欢迎的演说,并且还撰写了两本传阅极广的德意志历史教科书。通过这些演讲和撰述,科尔劳施不仅将Germanen(“日耳曼人”)介绍给了广大公众,而且还大大扩展了塔西佗的读者群。正是在这个时代,《日耳曼尼亚志》及其衍生而来的日耳曼神话超出学者和知识分子的范畴而为越来越多的德意志中产阶层所熟知。

科尔劳施告诫一代又一代的学生,要他们从德意志人高尚而崇高的过去中——特别是从塔西佗那面“荣誉和光荣之镜”中——来学会做一个德意志人。尽管这面镜子在很大程度上与先前的几个世纪没有什么不同,但它所反映的一个面相却前所未见;这在本章的题词中即可窥其一斑。在科尔劳施的笔下,塔西佗所说的那种日耳曼的纯粹性以及体貌特征融入了种族色彩和明显的生理学比附;二者都体现了人类学和(伪)自然科学的一些见解,这些见解在当时十分流行,而且在之后的150多年间长盛不衰。自19世纪初以来,这位被歪曲的罗马历史学家不仅被用来证实德意志风俗和语言的纯正性,而且还越来越多地被用来证明德意志祖先的种族构成的纯洁性,他们起先被视为高加索人,而后被当作雅利安人,最后又被定为北欧种族。曾经的德意志人血统纯正;现在,他们应该仍然如此。


[1] 1848—1849年德意志革命期间的全德制宪国民会议。1848年5月在法兰克福召开,故名。会议经过争论,通过了一部帝国宪法,决定建立统一的德意志帝国,并把帝位授予普鲁士国王,但遭到了普鲁士在内的各邦君主的拒绝。1849年时会议曾迁往斯图加特,各地革命被镇压后被强行驱散。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