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又是一阵风卷进来,纵然裹了展昭的外袍,莫研还是清脆地打了个喷嚏。

“还是赶紧回去把衣衫换下来,这样裹着怕是要生病。”展昭瞧她嘴唇已冻得微微发白。

莫研愁眉苦脸:“这里离客栈远不远?若远的话,这么走回去,可冻煞人了。”

“雇顶轿子便是。”

“我没带银子。”她的脸更苦了。

“我带了。”他转向宁晋,“展某多谢王爷款待,就此告辞。”

“展昭!”宁晋叫住他,似笑非笑道:“过几日,新任的姑苏织造就要走马上任,你们若是拿了什么东西就赶紧放回去,免得交接的时候查起帐来不好办。”

展昭不答,略一拱手,转身-下楼。身后的莫研裹紧着袍子,草草地冲宁晋主仆二人告辞,便随着他下楼而去。

展昭果真雇了顶轿子,让莫研坐进去,自己只在轿边相随而行。

“不如你也进来,我挪挪还有地方坐呢。”莫研很是过意不去,掀开轿帘招呼道。她倒未思及男女之嫌,只觉得展昭大概是舍不得再雇顶轿子。

“不必麻烦,我坐不惯。”

展昭说的倒是真话,他实在不喜闷在轿子里,仅有的几次经验都让他觉得胸闷气短,比不得骑马来得爽快。

莫研不再多言,缩回脑袋,没有任何礼节性的客套勉强。这让展昭微微有些不习惯,但一转念,要是都如此这般倒才干脆舒服。

长生楼在湖边,距离紫云客栈颇有些路。莫研方才在湖里游了许久,此时也倦得很,轿子摇摇晃晃的,她打了几个呵欠之后,终于还是浅浅睡去,待到了客栈,展昭方叫醒她。

因是中秋,客栈楼下还有不少人刚刚赏月归来,把酒小酌。客栈老板做这多出来的生意,自然眉开眼笑。

展昭二人进客栈时,引来不少人的侧目。

毕竟莫研明明是姑娘打扮,身上却穿着展昭的外套,又是一副精神不振睡眼惺忪的模样,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展昭何尝不知,却又无法,只求速速回房避开众人。偏生莫研睡得迷迷瞪瞪,不辨东西,只知道跟着展昭走。客栈的房间又都差不多,她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跟着展昭进了他的房间,还习惯性地回身关上门,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搂-住被衾,不动弹了。

展昭目瞪口呆,这种事他还是第一回碰上。

半晌,他才反应过来,试着叫醒莫研。后者低低咕哝了几声,将被衾-搂-得更紧-了。

展昭无奈叹气,开门叫来店小二,请他叫来几位婆子,替莫研换下--湿--衣裳,再准备热汤替她洗澡。

“洗澡?”店小二看展昭的目光有些狐疑。

他尽量让自己不要叹气:“她不小心掉到湖里了。”

店小二恍然大悟:“原来是掉湖里,那还得再喝点姜汤才好。”

展昭点点头:“麻烦小哥。”他自己略加收拾,搬入旁边原本莫研的房间。

一夜无事。

次日清晨,天才刚刚放亮,展昭还未起,便有人急匆匆地来敲莫研的房门。

“小七,小七!你师姐……”

韩彰的大嗓门在见到开门仅着深衣的展昭后哑然而止,扭头看了看左右,奇道:“这是小七的房间,没错啊!”

展昭正欲开口解释,韩彰已是一脸吃惊,张大嘴巴瞪着他:“枉我一直当你是守礼之人,没想到你……”

“我和莫姑娘换房间了。”展昭沉着脸打断他的话。

“……”饶的是韩彰机灵,立马作痛心疾首状,“……没想到你居然仅着深衣就出门迎客,实在太失礼了。”

“韩兄教训的是。”展昭面无表情道。

说罢,人即回屋,“砰”地关上门,差点撞上韩彰的鼻子。

门内,展昭叹气,和莫研出来的这段日子,他几乎要叹倒一座山。

门外,韩彰摸摸鼻子,长吁口气,暗道好险:猫儿脾气还不小。

他扭身转向旁边的房间,照例扯开嗓门:“小七,小七!小七!……”

叫了半日,莫研才拖着脚步来开了门,眯起眼睛瞧他:“韩二哥,什么事?”

“你师姐一夜未归,可是出事了?”韩彰急道。他昨夜受人之托,一早便去找宁望舒,却没料到她根本不曾回来。

“没事,她连夜找人去了。”

“你知道她去哪里?”

莫研点头:“大概猜的到吧。”

“昨晚你们走后,那位南宫公子还托我找她,你是没看见他急得,我都担心要出人命了。”韩彰摇头叹息。

“没事,没事,出不了人命。”莫研伸了个懒腰,“我师姐应该就是找他去了。”

韩彰一怔,随即笑道:“那就好。对了,你好好的,怎么和猫儿换房间了?”

莫研怔住,又探头到门外瞧了瞧,方察觉自己用的是展昭的房间,想起昨晚好像是自己走错了。客栈房间都一摸一样,实在也不能怪她。

“……这间房风水好。”解释起来太麻烦,她随口胡扯道。

韩彰也知道她在瞎扯,转瞬想起自己还有求于她,忙换上一脸笑容,推她进屋,又反身掩好门,才低声道:“那件事,你究竟想起来没有?”

“什么事?”

“老三的那把锤子啊!”他急得想跳脚。半年前,莫研上陷空岛时,他为了好玩与她打赌,说在陷空岛上没有自己找不着的东西。赌具便是老三的锤子。莫研当时连庄子都没出,可他找了一溜够都没找着。

“这么久了,我如何还想得起来。”莫研给自己倒了杯茶,沾了嘴唇才发现是凉的,又转出去叫来店小二添茶。

“小姑奶奶,你一定得想起来,老三凶神恶煞的,我都不敢回去。”

“可我真的想不起来放哪里了。”

莫研同情地看着他,可脑子里面却突然浮现出昨夜临走时,宁晋说的话——“你们若是拿了什么东西就赶紧放回去,免得交接的时候查起帐来不好办。”

他知道他们拿了东西。

恐怕也知道是什么东西。

他怎么会知道?

她跳起来,去敲隔壁的门,其力度不小于韩彰。

展昭再开门时,已穿好了外衫。

“宁王爷……”莫研原本想说的话在看见展昭脸色时嘎然而止,不由奇道,“你不舒服么?脸色这么难看?”

展昭瞥了眼颠颠跟在莫研身后的韩彰,默不作声。

“难不成是因为昨晚你把衣裳脱给了我受凉了?”莫研顿时大为内疚,“早知道应该让你和我一块乘轿子就没事了。”

“脱衣裳!?”

韩彰又张大嘴巴,在接受到展昭隐忍怒气的目光之后,只好再闭上。

“我没事。”展昭复看向莫研,“你方才想说什么?”

“我是说宁王爷……”她看了看四周,“还是进去说吧。”

展昭还未点头,她已经迈进来,后面依然跟着决定把不识相进行到底的韩彰。

三人刚在桌边坐下,莫研又急急地站起来,跑到门口喊了一嗓子:“小二哥,刚才要的热茶劳烦你送这屋来。”

“喝口热茶,你大概会舒服一点。”

她回身解释道,仍旧以为展昭是因为昨夜之事受凉。想想仍是不放心,绕过展昭要坐下时,手心覆上他的额头,另一只手贴着自己的额头试了试……

“还好,没发热。”她笑道。

展昭无奈地把她的手取下来:“我真的没事。”

虽然这举动使自己很尴尬,何况还是在韩彰面前,但知道她出于一片好意,所以展昭只剩无奈,却不觉恼怒。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