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宁晋声音渐低,展昭和吴子楚都很有默契地不去惊动他,能让他睡着是再好不过。

楼上几乎已是一片静默,只有偶尔能听见宁晋断断续续在嘀咕着。

此时,楼下却突然喧哗大起,许多人在大声嚷嚷着什么……

吴子楚虽然喝了几杯,略有醉意,但职责却不敢忘,生怕有人生事惊扰到王爷,与展昭急步走到栏杆处,俯身细听。

“水鬼!有水鬼!……”

“是女鬼!湖上有女鬼啊!”

……

楼下有人指着湖面,声嘶力竭地在尖叫,

“女鬼!”宁晋也听见了,酒意顿消,步伐不稳地走到栏边,吴子楚连忙扶住他。

展昭已看见确实有人在冰冷的湖水中起伏,浮上水面深吸口气,便能一口气潜出十几丈远。这不是什么女鬼,而是极通水性的人,他定睛望去,来人且不只一人。

“在哪?在哪?”

宁晋睁着迷离的双目,极力寻找所谓的女鬼。

“王爷,不是女鬼,不过是有人在水里瞎扑腾罢了。”

吴子楚好言劝阻好奇心大胜的宁晋,且挡在他身前,水中的人来路不明,他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

她们游的方向似乎便是朝这里而来。

在距离酒楼不远处,前面的那人又一次潜入水中。

这般鬼鬼祟祟,不得不防,吴子楚稍一用力,捏碎手中酒杯,待展昭发觉想要阻止,却已来不及。

几个碎片激射而出,直打向水中的人……

水里的人显然被惹恼了,瞬间,一把弯刀划开水面,水花四溅,映着刀光,融金碎银般美丽,随着几下清脆的响声,酒杯碎片被击打回来。

来人也随着从水面跃出,借力于湖边柳枝,落到二楼,弯刀如月,直接朝着吴子楚过来!

几乎在同时,展昭认出来人:正是莫研的师姐宁望舒,她怒容满面,与前日相见大不相同。

“两位且慢!”他疾声喝住。

吴子楚方没有上前,只是护在宁晋身前,戒备地瞧着宁望舒。

见是展昭,宁望舒微微一怔,还未来得及开口询问,身后莫研也已赶到,手中剑光银如雪,问也不问,直取吴子楚。

“莫姑娘,休要鲁莽!”

不待吴子楚出手,展昭抢在前面,避开莫研剑锋,趁她愣住之时,以小擒拿手下了她的剑。

这丫头没轻没重,若是剑锋不当心戳到宁晋,那便是开封府也保不住她。她手中没有剑,他还安心些。

莫研似乎这时候才看清楚他们,目光扫到宁晋时,丝毫没有掩饰心中的厌烦。

“怎么又是你?”她说。

这正是宁晋想要说的话,已到了嘴边,却被她先说了出来,顿时觉得自己落了下风,只好一脸恼怒地看着她们:“你们大半夜鬼鬼祟祟地跑到湖里做什么?”

“宁王爷,大宋律法并没有规定不可以到湖中赏月。”

“泡在水里面赏什么月?”

“我愿意。”莫研和他杠上了。

宁望舒收刀入鞘,没耐心听他们斗嘴:“既然小七认得你们,此番就算了。下次莫再随意出手伤人。”她转头望向莫研:“好好的,你又跟过来做什么?”

“有人不放心,非要我跟着你。”莫研小心翼翼地看着她,慢吞吞道,“他还说,要我替他向你陪个不是。”

“谁要他……”宁望舒气道,话没说完就停了口,沉默半晌,终还是不放心:“他没事么?”“看上去不太好,脸白得象纸,好像随时都会晕倒。”莫研老老实实道。

宁望舒呆住,咬咬嘴唇,回身要走。

“你去哪?”莫研急忙拉住她。

“回去。”

“船早就不在原来地方了,你到哪里去找?”

宁望舒一急,眼泪夺眶而出:“都是我不好,万一他出了什么事?我……”

看她急得那样,莫研忙道。“我瞧这天就要下雨,大概他们也该回去了吧。”&

闻言,宁望舒顾不上说什么,拔腿就走。

“姐,你身上都--湿----了,总得先换件……”

莫研话未说完,宁望舒已走得无影无踪。

看见宁望舒风风火火地来,旁若无人地对话,落泪,又风风火火地走了,旁人都有些呆住。

“发生什么事了么?”展昭见莫研怔怔立在原地,浑然忘记自己也是浑身--湿--透,不由开口问道。

她垂下眼帘,摇摇头:“我实在不明白,他有什么好,值得她如此。”

一阵风卷进来,带着秋夜的寒意,莫研顿时缩起脖子,打了个冷战,身-子无法控制地抖起来。展昭无奈,此处也没有衣裳可以给她替换,只好先除下自己外袍先给她披上,再想他法。

莫研倒也不客气,裹紧袍子,哆哆嗦嗦地问道:“有热茶么?”

他只好再给她倒一杯茶。

莫研捧着杯子,如饮甘露般一小口一小口地喝茶,丝毫没有想向他们解释的意思。

宁晋最先忍不住:“你们究竟碰上什么事?被太湖水匪打劫?”

莫研瞥了他一眼,没理,接着喝茶。

宁晋大怒,却碍于面子不好发作,拼命给展昭使眼色。

展昭待她喝完了茶才问道:“韩二爷呢?怎么没和你们一起?”

“啊!”莫研方想起来,“他还在船上,我都忘了!”

“出什么事了么?”

她唉声叹气:“有人想认我师姐做妹妹,我师姐一恼,就跳了湖。”

这番没头没脑的话听得三人面面相觑。

半晌,吴子楚由衷叹道:“你师姐脾气够大的。”

“是什么人?”展昭问。

“好像是什么南宫世家的大少爷。”

南宫世家,姑苏城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家,宁晋自然知道,更正道:“不是脾气大,是眼界高。”

“你师姐看不上那人?”吴子楚好奇道。

“怎么会!她喜欢得紧,把他夸得象神仙。”莫研心中光风霁月,说起男女之事也毫不扭捏。

“我明白了。”宁晋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定是那位南宫公子不喜欢你师姐,想认成妹妹,划清彼此身份。”

“他喜不喜欢我不知道,不过我师姐跳下湖的时候,”莫研皱起眉,这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的事,“……他好像要死过去一样。”

沉默半晌,她长长地叹了口气,像是要把所有的不解和担忧都叹出来。然后把杯子推给展昭:“还有茶么?”

展昭又替她倒了一杯。

此时,三人虽然还是一知半解,却也知情之为物,原本便是如此。

“你师姐长得可比你俊多了。”宁晋道。方才虽是惊鸿一瞥,宁望舒从头到脚又是--湿--漉漉的,却仍看得是个绝色佳人。

“那当然,”莫研听见他赞宁望舒,很是高兴,得意道,“莫说是姑苏城里,便是到京城里,想找出比我师姐更俊的,只怕都不容易。”

宁晋微楞,他说这话本意是为了奚落莫研,没想到她却是如此反应。

“我说你师姐长得比你俊,你不恼么?”

“我为什么要恼?”莫研奇道。

“……我是说你长得比你师姐丑。”宁晋不甘心。

“你说得很对啊。”她喜滋滋道,“不光是我,在蜀中我们住的那里,好多姑娘都没有我师姐俊,就数她最漂亮,而且脾气也好。”在她心中,有人赞宁望舒便如同赞自己一般,自然很开心。

展昭在旁微笑。

宁晋无法,低声嘀咕:“缺心眼……”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