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再回开封府,已是夜半时分,本还想去问展昭,公主究竟有没有发觉异状,可看见展昭房中黑乎乎的,想是他已熄灯就寝。独自在月牙门外徘徊许久,终是不忍扰他清梦,正想转身离去,突然身后有人拍拍肩膀,吓得立时弹开丈多远,才敢回头……

    “展大哥,怎么是?”

    待看清来人,松口气,奇道:“都半夜,怎么不在房里歇息?”

    “那怎么不在房里歇息?”展昭微笑着反问。

    “刚才从师姐那里回来,就是想问问……公主可有为难?”

    展昭明白所担心,摇摇头。

    莫研烦恼地挠挠耳根,道:“姐夫也是,当初商定计划的时候也不他的病,现下出纰漏,公主若想到此层,七叶槐花拿不到不,恐怕还会降罪于。”

    他淡淡笑,道:“也莫怪南宫公子,若弦不断,他本能坚持弹完。为不让师姐以身犯险,他是尽全力。况且此事原就是展昭之过,公主若降罪,亦属应当。”

    “那怎么行,是为帮才……”莫研歉疚道。

    展昭看微垂下头,欲出言安慰,却不知怎得,出口的却是:“南宫公子曾帮过的忙,他命在顷刻,当然应该帮他。”

    他罢便立时后悔,话听起来似乎自己只是纯粹为南宫若虚,而与毫不相干,倒像是故意与生分般:“……不是……”

    幸而在莫研心中,师姐和姐夫自然都是自家人,帮南宫若虚和帮自己没什么分别,压根就没往那处想,看展昭异于平日地吞吞吐吐起来,不由眼珠子骨碌碌奇怪地盯着他

    “不是……是想,的事在心里也很重要。”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清楚没有。

    “知道,直都对很好。”莫研笑吟吟地看着他。

    寒夜如斯,少如花般笑颜在面前绽放。莫研的容貌很是般,展昭以前也曾看过心无挂碍没心没肺的笑容,可不知为何,此时此刻他竟有些瞬间的失神……

    “噗哧,噗哧。”两声轻响,旁边桂花树上的积雪抖落在地,展昭迅速回过神来,俊脸微涩,忙要找话,想起事来:“对,丁兆蕙丁大侠可认得?”

    听到个名字,莫研脸色微变,不满道:“他找?”

    “如此来,是告诉他,去西夏?”

    莫研不答,脸恼怒道:“他居然不相信,又来寻!”

    “丁大侠找有事,为何要骗他?”

    “可知道他找为何事?”

    “个……他倒还未明,”展昭今日只是与丁兆蕙匆匆见过,丁兆蕙直要请他明日到醉仙楼吃饭,他虽是再三推托,丁兆蕙只有事相谈,要他非来不可。

    “哼!别理他,不是什么好事。”莫研气鼓鼓的。

    展昭奇道:“知道是何事?”

    “当然知道。”

    “是何事?”

    “总之不是什么好事!还是别知道的好。”

    莫研心烦意乱地跺跺脚,也不与展昭告辞,气哼哼地就转身走。

    倒把立在原地的展昭弄得头雾水。

    次日午时,虽尚未到饭口,丁兆蕙却已早早就到醉仙楼,订下临窗的雅阁,等着展昭。

    来也巧,日正是莫研日班,负责马行街路段,此刻正照例慢吞吞地沿街而行,目光却不像往日那样在路两旁的心摊上打转,脑子里会儿想着师姐的事,会儿又想着丁兆蕙的事,乱糟糟的团。

    忽得眼瞥见有人卖沙糖绿豆甘草冰雪糖水,东西惯是夏日才拿出来卖的,冬日里却是不多见,那贩子专门蹲在酒楼门口,等着酒后口干舌燥的人自动上钩。莫研正自烦闷,看见此物不由眼睛发亮,溜圈四周,未看见王朝身影,忙上前向小贩要碗。

    如此冷,喝着凉凉的糖水,不敢大口,慢慢抿着,只觉清清凉凉沁人心脾。待喝下半碗,扶碗的手已然冰凉,停口歇歇,眼睛毫无目的地朝周围扫过,恰好瞧见人正靠在醉仙楼的跨街廊桥上,从五官到衣着,甚至被他靠的廊栏都显得碍眼之极。

    那人自然就是丁兆蕙。

    莫研的官若作得再大些,定会找上七八个捕快,把丁兆蕙押解出城,可惜不过是个小小捕快,不仅自己还打不过丁兆蕙,而且连开封府里的普通差役也个都指使不动。

    满脑子乱转主意,也没想出个好法子来,脚步却已经朝醉仙楼走过去。小贩子追在身后喊:“官老爷,……的碗。”

    “啊?……。”

    方想起手中的碗,端起口全喝,把碗复递还给小贩。冰水如此猛地灌进去,不由自主地打个冷战,随即提起精神继续往前走。

    当腾腾腾从西面上楼的时候,恰巧展昭也正从东面上楼,廊桥之上,两人几乎是同时看到丁兆蕙,也看到对方……

    “小七?怎么在里?”顾不上与丁兆蕙打招呼,展昭先朝莫研走来。

    莫研咬咬嘴唇,目光斜斜瞪着丁兆蕙,答道:“在里巡街。”

    不待展昭问巡街如何会进醉仙楼,丁兆蕙已经直冲过来,手指地朝着面门:“就是,就是,展兄,昨日就是个小丫头骗去西夏。……丫头,,为何要骗?”

    “哼!”莫研的模样看上去倒比他更生气些,质问他道:“怎么不回老家去?是不相信才又回来找展大哥的?”

    “当然不能相信!幸而没回去,否则就见不到展兄。丫头片子,到底为何要瞎话骗?”

    莫研冷哼声,理直气壮道:“若的是真话,却不信,岂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横竖也不相信,那的是真是假又有什么关系。”

    “……”

    丁兆蕙还从未遇过如此无理搅三分的人,明知的不对,却也不懂该如何应对。

    见此状况,展昭不得不出言调停:“小七,不得无礼。位是丁兆蕙丁大侠,亦是江湖上成名的英雄。”

    莫研低声嘀咕什么,两人都没听清。展昭料定不会是什么好话,听不清最好,也不敢追问。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