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一时酒过三巡,王朝等人均是酒坛子,带来的女儿红已然见底,莫研倒是听话,只浅浅饮了两杯,便专心吃菜。大家絮絮聊了些开封府里的琐事,又谢过马大嫂,方才各自散去。

莫研替马大嫂收拾了碗筷,又将厨房上下收拾干净,方才离开。她这日里确实吃得甚多,佳肴当前尚不察觉,此时才感腹中有些胀痛,也不想回房去,索性又独自跑到府外夜市优哉游哉地溜达了一大圈,待渐消食,才往回走。

远远的便看见东角门口有黑影徘徊,稍稍近些才看清原来是展昭,她忙奔上前奇道:“展大哥,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展昭已等了她许久。本来自马汉家出来时便欲等她,但碍于王朝等人拉着他走,只好等他们散去后才至小院寻她,却不想莫研并未回小院。

“又去夜市吃东西了?”他不答,微微笑着问道。

“不是,是吃得太撑,只好去走走。”她偏头瞧他,笑嘻嘻道,“展大哥,你不会是在等我吧?”

展昭垂目,眼中笑意盎然,片刻之后,才轻轻点头道:“是啊。”

闻言,莫研很是高兴,笑盈盈地瞅着他。

“早间我说了那些话……”他迟疑了下,才问道,“你不恼么?”

“你都是为我着想,我欢喜得很,怎么会恼。”

展昭闻言,微微一怔,她竟能明白他的苦衷,宽心之余,亦有几分涩苦。

“那我去辽国之后,你……”话说一半,他却不知该如何问下去,终是该改口道,“你自己可要好好照顾自己。”

“你什么走?”

“大概五六月份里吧。”

莫研挠挠耳根,疑惑道:“还有小半年呢,现在就交待我这些,是不是早了点?”

展昭微窘,浅浅笑着点头。

“……那你早点回去歇着吧。”他只好道。

“嗯,那你也早些休息。”

她脚步轻快地进东角门,进门之际,忽地停步,回首问道:“展大哥,若是你去了辽国,再也见不到我,你可会想我?”

展昭怔了怔,未及多想,便答道:“自然会。”

“我就知道,我也是。”

她嫣然一笑,亦不在多言,闪身进门,身影消失。

月明星稀,人影在地,展昭在当地静静立了许久。

接下来的日子,节日接踵而至,先是腊月将至,厨房忙着制作腊肉、腊酒、腊醋,还得凿冰、舂米,并将之收藏起来。然后是腊八,又忙着剥胡桃、松子、栗子等等。再然后又是冬祀灶神,扫舍、跳灶王、赶乱岁,作口数粥。莫研没有巡街的时候,除了去南宫别院看望师姐,基本上都呆在厨房里帮马大嫂打下手,忙得不亦乐乎。

展昭除了公务之外,还得了解契丹风俗习惯,朝堂资料等等,亦是常常与公孙先生在书房分析当前辽国局势。一日得空,他想到南宫若虚的病不知是否有好转,便往南宫别院来探望。

在薛大夫的细心调养下,南宫若虚服汤药已半月有余,展昭此时见他,已觉得与半月之前的他相比,气色已好了许多。

“展大人!”

南宫若虚迎出大堂,朝他深鞠礼道:“一直想到开封府上谢你,可又怕惹人疑心,反倒给您添麻烦。”

展昭忙把他扶起:“南宫兄莫要客气,调养身-子要紧。”

“展大人,快请坐。”宁望舒上前笑道,“可惜你来迟一步,小七刚走。”

展昭闻言,只是垂目浅笑,与南宫若虚相让落坐。

“展大人。”南宫若虚面有忧色道,“我听小七说你将随公主远嫁辽国,果真有此事么?”

展昭淡淡一笑:“确有此事,大概五六月间我就得走了。”

“此事可是因为七叶槐花,故而公主迁怒于你,强命你随她去辽国?”南宫若虚不得不问,若是因为七叶槐花,他欠展昭这个天大的人情就太重太重了。

展昭笑而摇头,平静道:“南宫兄多虑了,与七叶槐花并无干系,仅是公务而已。”

他这般平平静静,波澜不惊,倒使得南宫若虚愈发起疑,却知道再问下去他也绝不会说半句使自己有负担之言。他以往只见展昭办公务一丝不苟全心全意,而此刻感激之余,不由心中暗赞:素闻展昭行事以情义为本,抛开庙堂之事不提,江湖誉他南侠之名,当真是名不虚传。

如此大恩,仅仅说个谢字似乎过于单薄,南宫若虚诚恳道:“若然他日您有为难之事,南宫必定倾力相助。”

“南宫兄言重。”

宁望舒亲自端了香茶进来,给展昭奉上。

“展大人,我们家小七没少给你添麻烦,我在这里先替她给你赔个不是,你可得多包涵才是。”她又将茶碗递给南宫若虚,回身笑道。

展昭微笑道:“没有,她很好。”

“我没说她不好。”宁望舒抿嘴一笑,“她是很好,可就是总惹些小麻烦。若是日后她又惹了什么麻烦,你莫要怪她才好。”

“我……”

展昭原想说自己怎么会怪她,话到唇边,想起自己将去远去辽国,与莫研又怎谈上日后,沉默一瞬,转而淡淡道:“不会的。”

莫研自小与宁望舒一同长大,这个小师妹的心意她自然清清楚楚,眼见小师妹将随此人而去,她纵然心中担忧,却也明白情之为物原是如此。现下,除了盼展昭能好好珍惜好好照顾莫研,她亦别无他法。

“那个傻丫头很喜欢你,你知道么?”她直截了当问道。

展昭怔了怔,宁望舒大概是他遇到的,除了莫研以外,说起儿女之事毫不扭捏的人,倒真不愧是同门。

两个人都盯着他看,避无可避,他只能点点头。

见他仅仅是点头,而未说那些错爱、惭愧之类的场面话,宁望舒心中欣喜,笑道:“你明白就好,那傻丫头虽然很多时候都是没心没肺的,可碰到真正在意的事,她伤起心来也会睡不着觉。

展昭垂目微笑,半晌,忽想起心中存疑已久的一事:“令师兄萧辰曾经对展某交待过一事,不知当不当问?”

“二师兄?”宁望舒奇道,“是何事?”

“小七发烧时曾说胡话,萧兄交待,切不可告诉她,不知这其中有何缘故?”

宁望舒闻言沉默,半晌未语,似有难言之隐。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