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两人说说笑笑,忽外间有侍女在外面试探问道:“莫姑娘,你可在里面?”

“在。”莫研应道。

“公主有请。”

公主怎得还没睡下?莫研疑惑地看了展昭一眼,后者点点头,示意她快去。她只好起身拎起食盒出帐去,将食盒交与侍女,自己便往赵渝的牙帐而去。

牙帐内仅点了一盏银剔花小灯,赵渝靠在屏风后的软榻上,手中还持了卷书,目光却怔怔望着烛光,沉思着什么……

“莫研参见公主。”

“你过来吧。”

莫研依言转入屏风后,略带疑问地望着赵渝:“公主找属下有事?”

“你……”赵渝欲言又止,指了指旁边的圆凳,“你先坐下。”

也不懂得推辞或谢恩,莫研大大咧咧地坐下,探究问道:“公主,您是不是不舒服?”见赵渝精神倦乏,她第一反应便是,多半是酒席上那些肉吃坏肠胃了。

赵渝轻轻摇摇头,看她了半晌,似乎想说什么又难以启齿。

“……”她不说话,莫研就只能干瞪眼。

自酒席散后,赵渝便是满腹心事,席间耶律洪基与萧观音的点点滴滴皆落在她眼中,虽然知道契丹风俗比起大宋要不拘许多,可那两人眼神之间的情意,却是怎么也瞒不过人去。她心中思量甚久,又不能完全肯定,欲找人相问,席上从头到尾将此幕收到眼底的人虽多,可能唤来问话的却甚少。想来想去,只有莫研是女儿家,性情也算爽直,问她应是最合适的了。

良久,她终于还是开口了:“你觉得睿祥郡主是来作什么的?”

“来迎您的呀。”

赵渝白她一眼:“大辽有多少个郡主,怎么偏偏就她一个人来了。”

“自然是因为她心里喜欢着耶律洪基,所以才特地跑了来,想瞧瞧您的模样。”莫研理所当然道。

赵渝一怔,她说话没什么忌讳,所说自是清清楚楚的大白话。

“你也觉得她喜欢着耶律洪基?”

莫研耸耸肩,萧观音在席上对耶律洪基甚是亲密,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那耶律洪基对她……是将她当小\_妹妹么?”赵渝又问道。

“这个……”这可难倒莫研了,她细细回想了半日,才道:“反正,看起来他对那郡主着实不错。”

赵渝沉默,目光落寞。皇家嫔妃三宫六院,她并不是不懂,只是尚未嫁时,便知道夫婿已有心上人,自是另一番滋味。

虽然迟钝了些,但莫研终还是明白了赵渝的心事,她自己满心欢喜地沉浸在与展昭的相许之中,自然明白情之为物,如何能容了下第三个人。若是展昭喜欢上他人,或是要娶他人,自己又不知该如何伤心难过。

突然有点后悔在酒席上事情,莫研咬咬嘴唇,半晌,才劝道:

“这样说起来,那位郡主也挺可怜的。” 

闻言,赵渝很想吐血,想都不想就冲口朝她怒问道:“难道我就不可怜?”话说出口才想到这话与公主身份实在不符合。

“都挺可怜的。”莫研郑重作出结论。

“你……”赵渝气结,瞪了她半晌,一股气忽又泄下去,懊恼地低低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莫研挠挠耳根,同情地望着她。感情之事,说不清道不明,喜欢便是喜欢,不喜欢便是不喜欢,她又哪里会有法子让耶律洪基喜欢上公主。

赵渝自然也没指望她能给出什么法子,那话不过是说给自己听的罢了。

因为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莫研只好一声不吭。赵渝郁郁寡欢,亦不作声,却也未让莫研离去,眼前有个人总是感觉好些。

帐内一片静默,能听见外间旷野上的风呼啸而过,灯火猛地晃了一下,差点熄灭,惊得赵渝猛得从榻上坐起来,与莫研四目相投。后者小脸煞白,显然也吓得不轻,保持着脑袋僵化的状态,眼珠子骨碌碌地在帐内转了几圈。

“是不是有鬼!”

莫研最怕这些东西,吓得连声音都不敢出,用口型朝赵渝道。

“胡说八道!”

知道自己应该大声训斥她,可赵渝的声音怎么都提不起气来,显得心里很没底,又连声传唤了候在帐外的几名侍女进帐来,方才让莫研离开。

展昭此时正预备歇下,刚刚脱下外袍,便见有人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大哥!”莫研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看她脸色发白,展昭也微微一惊,忙上前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

“大哥!”莫研索性一脑袋栽进他怀-里,牢牢抱-住不撒手,“方才,方才,在公主帐-篷里起了一阵阴风,蜡烛差点灭了。”

原来就是这点小事,展昭有些哭笑不得,但又知道莫研最怕这些,只好轻拍着她的背,安抚道:“也许是这里风大,从缝隙里透进来也说不定。”

莫研微抬起头,目光惊疑不定地瞧着他:“不是,当时帐-篷里一点风都没有。”

“那公主呢?”

“她好像也吓得不轻,叫了好几个侍女进去陪着她。”

就在此时,远处隐隐传来急急的马蹄声,愈来愈近。

“殿下!殿下!”有人在疾呼,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听得人心里忐忑不安。莫研听着这声音,愈发害怕起来,揪紧展昭的衣裳,后者有心出去看看究竟是何事,却能感觉到怀中身\_体微微发抖,一时不忍推开她。

营内甚多人都被此人惊着,纷纷出帐来看,耶律洪基身披锦织外袍,也急急步出……

来人直到了耶律洪基不远处才翻身-下马,匍匐跪行至耶律洪基跟前。

“殿下,殿下!”

“究竟出了什么事,快说!”

“殿下,皇太后、皇太后……驾崩了。”

此言一出,四下里的辽人立时响起哀号之声,人人面露悲伤之色。耶律洪基呆立半晌,转头厉声吩咐道:“立时拔营,回中京!”

“领命!”

莫研一直竖着耳朵细听外间动静,一听到皇太后驾崩五个字,她立时双目圆睁,言之凿凿地朝展昭道:“你看,你看,方才一定就是皇太后!”

事情如此凑巧,展昭也找不到话来解释,何况此时外间必定甚为混乱,他须得出去安排这边宋人事宜,还得与公主商议。看莫研揪紧自己的衣角,模样楚楚可怜,展昭忍不住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亲,微笑道:“莫怕,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莫研深吸口气,又摸摸额头,才用力点了点头。

两人出帐时,见营内人影憧憧,辽人忙忙碌碌地穿梭着,却丝毫不乱,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拔营的各项事务。展昭先进公主牙帐,告之一切,两人相商片刻,便传话令随行宋人皆先换上素服,以示哀伤。

辽人动作甚快,不到半个时辰,便已然收拾停当。赵渝亦被请上迎嫁的青幰车,车的璃头和盖顶都镶嵌银饰,且是用白骆驼驾车。

“皇太后突然驾崩,我们需得日夜兼程赶回去,旅途难免劳累,恐怕要委屈公主了。”耶律洪基特地到赵渝车前来赔礼。

“殿下是至孝之人,不必担心,我很是明白。”赵渝回道。

“多谢公主体恤。”

耶律洪基一抖马缰,转过马头,直奔在队伍最前方,他身后紧紧跟随的便是萧观音。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