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 & & & 一时宴席毕,众人散去。

牙帐内,屏风里,侍女正服侍着赵渝卸下发饰,细细地替她梳理秀发。莫研依赵渝之命,寻了展昭掀帘进来。

“展护卫,今日辛苦你了。”赵渝在屏风后道,声音倦倦的,带着些许低落。

“展昭败与耶律菩萨奴,请公主责罚。”

赵渝沉默一瞬,幽幽地轻叹口气:“胜败乃兵家常事,你不必自责。我方才听说耶律菩萨奴原是大辽数一数二的神箭手,你不惯用箭,今日仅输一盏,已是不易。”

“展昭惭愧。”

“最后那一箭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没看清楚。”赵渝问道,“你如何会失手呢?”

展昭解释道:“最后一箭,耶律菩萨奴的箭连续穿透两盏孔明灯,而我的箭失手,所以有两盏灯灭,而一盏灯只晃不灭。”

“你当真是失手了?”

“展昭惭愧。”

赵渝回想起耶律菩萨奴持弓的模样,叹道:“你尚无把握之事,而那位耶律菩萨奴却能一箭穿透两盏灯,此人当真不能小瞧,你日后行事需谨慎,莫与他起纷争才是。”

“展昭记下。”

在旁的莫研闻言,抿嘴一笑,这不就是酒席之前展昭交待过自己的话么。

“你下去歇着吧。”赵渝道。

“展昭告退。”

展昭退出牙帐,莫研紧随在他身后,几乎是踩着他后脚跟出来的。

“大哥……”

她刚开口就被展昭打断,他朝她柔声问道:“你方才在席上几乎没吃东西,现在饿了吧?

“嗯。”她点点头,“大哥……”

展昭不待她说完便拉她朝自己的帐-篷走去,微笑道:“急什么,我方才也没怎么吃,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再说不迟。”

“哦。”莫研奇道,“你帐-篷里有吃的?”

展昭摇摇头。

“那大哥你等着我,我去弄点吃的来。”此时也觉得饿得厉害,莫研连蹦带跳地蹿走,展昭微微一笑,只好先行回帐-篷。

不一会功夫,莫研就拎着个红漆食盒笑眯眯地进来,口中道:“幸好咱们还带了不少吃的,否则再看见那些肉,我便是再饿也吃不下了。”

她掀开食盒,将几碟菜摆出来,雪白的银丝卷,腌制的小蘑菇,还有碗清清爽爽的蛋花汤,居然还有两碗热腾腾的米饭。“那些侍女吃不惯这里的菜,自己又另行煮了米饭。”她递了筷子给他,笑道,“幸好还有的剩,不然再作也怪麻烦的。”

展昭接过筷子,对对齐整,瞧着两碗饭道:“就剩两碗了?”

“嗯。”

“那你再拨些过去。”

“不用,我吃一碗就够了。”

展昭望着她笑道:“我记得你一向吃得多,就一碗饭怎么够。”

莫研摇摇头:“我想过了,我以后要少吃一些。”

“为什么?”展昭奇道。

“我们蜀中那里,有个女-人,”她叹气道,“她就是因为吃的太多,夫家实在养不起,只好休了她。”

“……”

“所以我想,以后还是要吃少些,起码不能吃的比你多。”她认认真真道。

展昭不禁宛然,看了她半晌却不知该说什么好,若是说我不会休了你的,可两人毕竟还尚未成亲,此时就说这话实在有点怪。

“你就放心吃吧。”他只能把碗推到她跟前,温和笑道。

枪寨内,大多数人都已经歇下,只有几队侍卫在来回巡视。

耶律菩萨奴了无睡意,自在牙帐坐着,仔仔细细地修建这箭上的尾羽,他的身旁还有满满一筒箭。间隙时他仰头极目望去,夜空中微云浮动,三三两两星子点缀其间,云层之下,孤零零地飘着一盏孔明灯。

“怎么会只有一盏?”他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握箭的手紧-了紧,长身站起,目光在夜空中来回搜索,却仍旧只看得到一盏,始终没有找到另外那一盏。

一炷香功夫之后,一个黑影避开巡视的侍卫,悄悄地朝外而去。

幽幽暗暗的荒野上零零落落地躺着被射落的残破孔明灯,白色纸质,在月光下分外扎眼。那黑影走过去,将看得到的每个孔明灯都捡起细细查看,直到捡到其中一个——灯内蜡烛极短,比起之前看见的其他蜡烛都要短,且灯芯并无燃烧过的痕迹,是被箭从中射穿灯芯。展昭那箭,射得便是蜡烛中段,而非顶端的烛火,难怪只见孔明灯晃动而不见烛火灭,显然是故意为之。

他慢慢放下残灯,常年冰雕石铸的脸慢慢漾起一抹笑意:“展昭……”

展昭帐内,两人也已经吃完,莫研将碗筷收拾回食盒内,忽又想起了自己在帐外就想问的事情。

“大哥,最后那箭究竟怎么回事?你可是故意让着耶律菩萨奴?”

展昭只是微笑,并不回答。

“难道那两盏灯都是你射下来的?你故意说成是他射下来的。”

展昭摇头:“我确是射偏了,没有射中灯火。”

莫研侧头探究地瞧着他,问道:“你是故意射偏的?”

展昭笑问道:“你为何这么想?”

“那么你当真是故意让着他了,”莫研瞧他模样便明白了,心中有些不满,“何必让这些蛮人占上风,如此一来,他们岂非更看不起咱们宋人了。”

“你莫要不服气,其实就算我不如此做,我也照样是比不过他。”展昭如实道,“我当时并未想到他居然可以一箭射中两盏灯,所以才故意射偏。”

“就算是这样,可你为何想要让着他呢?”莫研不解。

展昭微微叹了口气,起身缓缓道:“耶律菩萨奴是辽国闻名的神箭手,若我赢了他,便是削了辽人的面子,即使是无意,也会惹来无端不满。咱们今后还要在辽国好好过日子,树敌太多的话,日子恐怕就不好过了。再者,咱们人在屋檐下,本来就应收敛锋芒,否则行事不易。”

莫研听到“好好过日子”几个字就欢喜起来,笑道:“说得也是,还是大哥你想得周到。”顿了一下,又问,“可我们一味让着他们,若他们更想欺负咱们呢?”

展昭朝她微微一笑,温和道:“小亏无妨,自然是不能吃大亏。所以,你要开始学习‘分寸’二字。”&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