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一章

“莫姑娘,公主唤你。”

耶律菩萨奴鬼魅一般出现在门口,猛地出声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啊!公主怎么了?大哥,我去去就来。”莫研忙起身,把红烛往展昭手中一放,就急急忙忙地奔出去了。

耶律菩萨奴半靠在门槛上,目光落在展昭手中的红烛上,嘴角顿时透出一丝促狭的笑。

“看不出这丫头还挺合我口味的,越是大事越干脆利落。”他压低声音,低沉沉地笑道。

展昭摇头笑笑,他此时是一个头两个大,自己伤势未稳,可不知该如何向莫研推托才不会伤她的心。

“怕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还怕成亲。”耶律菩萨奴幸灾乐祸地踱过来,头一低,凑上前低道,“莫非你是怕有伤在身,不能洞房?”

展昭俊脸立红,心中知他是故意拿自己开心:“大哥何必取笑我,替我想个法子才是。”

“这种好事,我求都求不来,你老弟居然还往外推。”

“我身中巨毒,若是此时成亲,万一……岂非是害她一生。”展昭低低叹道。

闻言,耶律菩萨奴褪去笑意,目光落在窗外院中的鸽笼上,半晌才道:“我想,她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更想要与你成亲。”

“我何尝不知……”展昭沉声道,“所以我就更不能答应她。”

听见莫研脚步声已步出赵渝所住之屋,耶律菩萨奴再不多语,快步走了出去。

莫研替赵渝换下一身汗--湿--的衣裳,抱到院中放入木盆内,抓紧时间洗出来晾上。再赶着去炖汤熬粥。粥熬好,炒几个清淡的菜,留好饭菜放在桌上给耶律菩萨奴吃。其他的盛在托盘中给展昭端去,陪着他吃完,收拾好出来。再将熬好的鸽子汤盛出,端到赵渝房中喂她喝下。喂完赵渝出来,自己马马虎虎地把剩菜剩饭吃完,收拾好碗筷,再抓了把米去喂鸽子。

“咕咕咕咕咕……”她蹲在鸽子笼前,逗弄着其中最胖的一只。

耶律菩萨奴慢吞吞地踱过来,亦在她旁边看了半日鸽子,突然没头没脑道:“你当真今夜要和展昭成亲?展昭那身-子,说不定连……拜天地都不成。”他本想说“连洞房都不成”,话到嘴边,生生又给咽了回去。

莫研奇怪地转头望他:“那就不拜天地,有什么关系呢。”

“不拜天地,那还算什么成亲。你以为点两根蜡烛就是成亲了?”

“我二哥哥说,那些都是庸人弄出来的繁文缛节,两个人成亲原就是两个人的事,何必又拜天又拜地,还要拜什么长辈,都是多此一举的事情。”

被她抢白一通,还被说成庸人,耶律菩萨奴冷哼道:“既然如此,你还买红烛做什么,岂非也是多此一举。”

没想到他也看到那对龙凤红烛了,莫研脸微微泛红:“我觉得红烛很喜气,让人看着心里就欢喜,所以就特地买了一对。”

耶律菩萨奴没话说,抬头瞥了眼展昭屋内,忍不住又问道:“什么东西都没有,你究竟……打算怎么成亲?”

“成亲又不需要多少东西,”莫研直起腰来,奇道,“两个人住到一块,不就是成亲了么?”

他总算有点了解她的想法了:“你的意思是说今晚……”

“今晚我和展大哥一个屋。”

莫研-脸-红扑扑的,却是欢喜大于-羞-涩。

耶律菩萨奴无言走开,心中暗道:老弟,我本想尽力阻扰,可她根本无招无式,我无从挡起,你还是认命吧。

夜色将沉,莫研忙完灶间里的事,又烧了一大锅热水。因赵渝喜洁,替她换过药后,莫研又给她擦过身-子换身衣衫。

“大哥!你也擦擦身-子,换身衣裳吧。”

她端了热气升腾的铜盆进展昭屋内,朝他笑道。

“好,你放在凳子上,我自己来。”展昭微微探过身-子,牵扯到胸口的伤,疼痛难忍,眉头禁不住皱了皱。

莫研放下铜盆,急道:“你别动,万一伤口裂开怎么办。”

“……那,你还是劳烦副使大人过来吧。”

“这点小事,麻烦他做什么,我来就行了。”

她边说边上前,展昭还未及反应,她手一伸已开始解他的衣衫。展昭本就仅着深衣,解下来便是赤膊,他虽待莫研不同别个,但像是这般赤膊相见,要似她那样坦坦然然他也做不到。

莫研倒未想太多,目光落在他伤口上,眉头皱了皱,咬牙切齿道:“下手这么狠,我定饶不了她。”转身拧了布巾,在展昭背上细细擦拭,也不敢用大劲。

展昭本来心中又是温暖又是尴尬,猛然听见她自言自语的话,自相遇以来莫研从未问过自己遇险之事,如何谈得上去找人报仇。他想了想方觉不妙,转首问道:“你方才说饶不了谁?”

“自然是伤你的人。”

“你知道是谁?”

“肯定和绣庄的方夫人脱不了关系。”莫研缓缓道,“你虽不愿告诉我,可看你身上中的毒,难道我还猜不出来么。”她低头复拧了一把,开始擦他的肩膀胳膊。

“小七,我不说,是因为此事关系太大,还不到能说的时候。你可会恼我?”

“我若恼你,你会说么?”她笑着反问他。

此时窗外细细沙沙作响,下起雨来,展昭听着雨声,涩然一笑,摇摇头,

停下手,莫研偏头瞧了他半晌,突然笑着凑上前亲了亲他的唇,道:“我自然不会恼你。我知道,这些事你不得不瞒着,心中定比我还难受,所以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恼你。”

“小七……”展昭望着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半晌才道:“你也莫要去找方夫人报仇,她已经死了。”

“死了?你杀了她?”

“不是我,”展昭按住她的手,“总之此事尚未了结,你千万不可莽撞行事。”

“哦。”

莫研只得应了,重新拧了热巾,弯下-身-子,低着头替他擦拭前胸。

她发丝轻轻在他胸前-撩-过,少-女体香萦绕在鼻端,弄得展昭又酥又痒,又觉方才她嘴唇的余温似乎尚在唇边,不由心驰神荡。他受伤后本就定力大减,加上莫研又是自己深爱之人,一时间竟不能自持,伸手-搂-她入怀,向她脖颈中亲去。

“大哥,蜡烛还没点上呢……”

莫研被他亲得迷迷瞪瞪,身-子软软地靠着他,口中低低喃喃,不由自主地亲回去。

雨声淅淅沥沥,下得愈发大起来,似乎除了雨声就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两人意乱情迷,缠缠-绵绵,不知不觉间展昭愈亲愈低,而莫研领口渐松,他的手抚上她的肩头,滑入衣衫之中……莫研只觉浑身无力,伸手攀住他,不慎正碰上他胸前伤口。

疼痛闪电般传遍四肢百骸,展昭忍痛闷哼一声,神志骤然清醒了过来,连忙推开莫研,又伸手替她掩好衣衫。

“对不起,我……”展昭顾不得疼痛,伸手扯过衣衫急急穿起来,暗自对自己的轻狂举动懊恼不已。

被他推开,莫研有些失落,却也心疼着展昭的伤,道:“大哥,等你伤好了,你再像这般亲我,好不好?我心里喜欢得很。”

展昭心中感动,握了她的手,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对了,那对蜡烛!”莫研笑盈盈地跳起身,点上红烛。展昭本欲开口阻止,看着她因这几日劳累而消瘦的身形,终是未能说出口。

莫研点好,小心翼翼地摆到背风处,回首朝展昭笑道:“大哥,好看么?”

“好看。”展昭微笑,带着淡淡的苦涩。

莫研嫣然一笑,正欲回他身旁,突然听见耶律菩萨奴自隔壁屋传来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清晰地送入耳中:

“下雨了,还不出来收衣裳!”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