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二章

雨沿着屋檐流下来,在窗前形成一道水帘,耶律菩萨奴立在窗前,自喊完那一嗓子,他就一直静静地站在那里。看见莫研箭一样冲出来收衣裳,又飞快地跑了回去,尚能看见莫研的身影在晃动,似乎是抱了被衾铺在地上。他们屋内的烛光暖暖地透出来,在雨夜中显得份外明亮。

耶律菩萨奴暗自叹了口气,复坐回椅子上,手边亦没有热茶,便随意持杯发呆。幸而赵渝住的这屋隔着里间和外间,否则今夜只怕自己就得在灶房呆一晚了。

卧在里头的赵渝因白日里睡得多了,现下反而睡意全无,又因胸骨受伤,故而也不能半靠在床-上,只能直直地躺着,听着窗外雨声淙淙。

耶律菩萨奴喊那嗓子时,她自然是听见了,那时她才惊觉在与自己同在一屋的不是莫研而是他。莫研奔到院中的脚步溅着水花,她也听见了,可之后这个脚步声并未进屋,她又等了许久,始终未听见莫研进屋的声响,心中不由又恼又-羞-,自己尚是未嫁之身,暗骂莫研如何能将自己与另一男人独处。

赵渝尚在发呆,突然听见近处传来滴水声,循声望去,才发觉屋顶有处地方开始漏水,偏偏很不巧的,雨水正滴在她的脚边。她僵卧在床,动弹不得,又不愿唤耶律菩萨奴进来,心中暗暗叫苦,只能盼着雨快些停才好。

天不从她愿,雨非但没有要停的趋势,反而越下越大。不多时,她的脚边被衾已经濡--湿----了一大滩,丝丝冰凉渗入体-内,她虽然看不见,却也能感觉到凉意一直蔓延到了小腿伤口处。

看来是没法再忍耐下去了,她轻咬下嘴唇,小小声道:“耶律大人,你能进来一下吗?”

说罢,她等了一会,外头静悄悄的没动静。

她只好略提高声音:“耶律大人,你在外面吗?”

仍旧没人进来,外头静悄悄的,就像没人一样。

没法子了,赵渝深吸口气,亮着嗓子喊道:“有人在外面吗?”

这下,外间终于有动静了,帘子被掀开,耶律菩萨奴探了个头进来,漠然问道:“公主有事?”

“屋顶漏雨。”与他不会有多余的话,赵渝尽量简明扼要道。

他抬头扫了眼屋顶,再低头瞧向被衾,面容一沉:“被子全都--湿----了,怎得早不说?”其实之间赵渝两遍叫唤,他都听见了,只是若应声而入,未免显得自己过于关切,故而特地装成第三遍时才听见。此时见到被褥--湿--透,又恰在伤腿的位置,他忍不住就想出言相责。

赵渝紧抿着唇不说话,微垂的眼中隐隐有光华闪动,自小在宫中娇生惯养的她何尝受过这个:身受重伤不能动弹,流落荒野小镇,住在漏雨的破屋之中,这些都是她从前想也未曾想过的事情,现在加上还要被一个契丹人训斥,她心中的委屈忍也忍不住地涌出来。

尽管烛光昏暗,耶律菩萨奴还是看见了她眼中打着转的泪花,为了不让它落下来给大家平添尴尬,他硬生生把到了嘴边讥讽的话咽了回去。

“伤口不能沾水,我再替你换一次药。”平平的语气。

赵渝很想说请他把莫研叫过来,可是耶律菩萨奴一闪身又出去了,抱了他自己的被衾进来铺在地上,然后将赵渝抱起放上去。

“床--湿--成这样,不能睡了,还请公主今晚委屈一下。”他面无表情道。

赵渝轻点下头,表示睡地上也不打紧,犹豫了一下仍是问道:“嗯……莫研在哪里?”

耶律菩萨奴本已伸出手来,准备替她换药,闻言又停下手:“她今晚和展昭成亲,你要我去叫她么?”

突闻此事,赵渝不禁吃惊:“她和展昭成亲?展护卫不是受了重伤么?”

“他是伤得很重,”他顿了顿,才道:“所以,我想这就是她一定要和展昭成亲的缘故。”

闻言,赵渝久久未语,心中波澜起伏:这几日来,自己一直躺在床-上自怜自哀,莫研在身畔来来往往,端茶送水换药换衫,自己却完全没有留意过她。展昭是她心爱之人,不明不白地受了重伤,她的心里也不知如何担忧,自己竟是连安慰都未曾安慰过她。难得她竟有如此勇气,在此时此地与展昭成亲。此时方才察觉,自己虽然贵为公主,可却是比不上她。

“公主,可否要唤她过来。”

耶律菩萨奴耐心地等着她怔怔出了半日神,才又开口问道。

赵渝摇摇头:“不,别唤她,就让他们安安静静地呆着吧。”她在心中叹了口气,相比起他们,自己能为他们做得竟如此之少。

耶律菩萨奴默然不语,低下头开始解开包扎她腿部的布条,替她换药。他毕竟是男子,手脚自是比莫研要重许多,阵阵疼痛如波涛般涌上来,她苍白着脸,死死地咬着嘴唇,生怕自己痛呼出声。像是察觉到什么,他的手略停,不动声色地瞥了她,雷声滚滚从屋顶碾过,闪电间或将屋内照得煞白,她毫无血色的脸映入眼中。他暗叹口气,动作转而轻柔。

又是一道闪电劈下来,紧随着便是一声炸雷,声响巨大,雨也随之愈发大起来,噼里啪啦的落雨声将屋子密密地包裹起来……

因白日极累,莫研睡起觉来也颇沉,尽管巨雷就在近处炸响,但她也只是低低咕哝了一声,扯着被子蒙住头接着睡去。

倒是展昭被惊醒,此时屋中油灯虽灭,那两根红烛虽仍旧燃着,烛泪低垂,火光明亮。他半撑起身-子,探头望了望地上的莫研,忍不住低低叹了口气……

屋子漏雨,莫研半边身-子的被衾早已--湿--透,难得的是她居然无知无觉径自熟睡,倒真是不容易。

“小七,小七……”他轻声唤她。

他声音自然比不上雷声震耳欲聋,莫研却腾地一下坐了起来,惊望着道:“大哥,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我没事。”展昭忙柔声道,“这屋子漏雨,你看看,你的被子是不是--湿----了?”

“……”

莫研这才低头摸了摸被子,果然是--湿--的,她懊恼地抬头望了望屋顶,还好,就自己这处漏雨。“这破屋子,明日我得找房东好好说道一番。”她倦倦地打了哈欠,又挠挠耳根,将被子掉了个头,居然就准备躺下去接着睡了。

展昭暗叹口气,又把她唤起来:“小七,看看身上衣衫--湿----了没有,莫要着凉了。还要,被衾都--湿----了,如何能再睡的。”

“衣衫还好,就--湿----了肩膀一部分。”莫研不在意道。

“快些换了。”展昭催着她。

“哦。”

她只好起身取来干净衣衫,刚想要换衣裳,突然愣了一下,望着展昭,脸唰得红了:“大哥,你把脸别过去好不好?”

其实不用她说,展昭早已要转开头去,只是听她一说,他不由脸也有些微微泛红,口中催道:“快些换了,莫要受凉。”

莫研应了,红着脸飞快地换了衣衫。

被衾--湿----了不能再睡,她随手拿了件袍子权当被子来盖,和衣一滚,便躺了下去。

展昭见了,不禁心疼,想不了许多,自然而然道:“小七,地上凉得很,你-上-床来睡。”

莫研却有些犹豫:“可是,你的伤……”

“不碍事,你睡在右侧便是。”他胸口的伤在左侧。

“……好。”

莫研爬-上-床来,挨着展昭躺下,她的手在被衾中与他的手交握着。两人就这样静静躺着,听着窗外的暴雨狂雷,心中均是一般平安喜乐。

良久、良久……

莫研轻声道:“大哥,你睡着了吗?”

展昭亦轻声答道:“还没有。”

“大哥。”

“嗯?”

“成亲真好。”

“……是啊。”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