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四章

“出什么事了?”

赵渝望着身畔忙碌收拾的莫研,有些紧张道。

莫研手中不停,口中道:“我也不是太明白,不过镇上来了些奇怪的人,耶律大人出去转了转,就说他已雇好了马车,要我们赶紧走。”

“是些什么人。”

莫研迟疑了一下:“好像是乔装打扮过的大宋的官兵。”

赵渝奇怪道:“大宋的官兵怎会出现在此地?”她的第一反应便是父皇听闻到自己失踪之事,派兵前来寻找,转而又觉不对,便是辽国有人快马送信回京城,时间上也绝对来不及。

莫研用力扎紧包袱,牢牢地打了个结,才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我们虽然落难于此,但我好歹是大宋公主。他们既然是大宋官兵,我们为何要逃?”

莫研还是摇头,示意不知。

瞧她一问三不知的模样,赵渝微恼:“什么都不知道,难道他叫我们走我们就得走么?我再不济也是大宋公主,他们既然是宋人,有何可怕的。”

“可是,展大哥也是这个意思。”莫研道。

赵渝心中愈发狐疑,见莫研手脚不停,沉声吩咐道,“你去把耶律大人叫来。”

“哦。”

莫研正抱着两个包袱想送到门外马车上,顺口应了,快步出门去。

片刻之后,耶律菩萨奴疾步进来,看屋内莫研都收拾地差不多了,压根连听都没听赵渝一连串急促的问话,俯身抱起她就往外走。

“你、你把我放下来。”

“公主伤口未痊愈,最好别乱动,否则再接一次骨头,你麻烦我也麻烦。”耶律菩萨奴此时心中存着事情,只盼她快快安静下来,莫要再添事端。

“你……”

赵渝还未来得及反应,已被他放入马车中的软褥之上,他摔下车帘,将她独自留在车内。她愈发气恼,突又想起他方才的话“……否则再接一次骨头,你麻烦我也麻烦。”,呆了一瞬,顿时又-羞-又恼起来。

又过得一会,莫研扶着展昭进车来,让他半靠着车壁坐下,复欲返身出去驾车,却被赵渝叫住。

“小七,你说实话,我的伤……究竟是不是你替我接的骨头?”赵渝紧紧盯住她。

“公主,这个,谁接的不都一样么,反正把骨头接好是最重要的。”莫研陪着笑脸,不等她再问,嗖地一下就溜了出去。

其实不用再问,赵渝也明白了,除了小腿,自己胸前尚有一处骨折,竟也是那人所接起。想到接骨之时,身-子被他看了去,她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忙强迫自己忘记此事,不敢再深想下去。

外间耶律菩萨奴低声交待莫研:“出了小镇,大营就在西北方向,你往那边直走就行了。若认不得路,就绕着山脚走,不会错的。”

“哦。”

“还有,”他声音压得更低,“展昭体-内的毒已经聚在一处,你万不可让他运气动武,否则毒入心脉……”

莫研闻言一凛:“我明白。”

耶律菩萨奴复望了马车,尽管车内尽是他放心不下的人,但眼前的事关系更为重大,由不得他再迟疑,他朝莫研点点头,示意她快走。

随着莫研一声轻叱,马车缓缓驶动,因为车内有伤者,她驾车非常小心,亦不敢扬鞭催促,马车只是徐徐而行。

赵渝本以为那人会上车来,等了许久,直到车轮频频碰到石子微微颠簸,知道已经到了镇外,却始终没有见他上车来。她在心中按耐了又按耐,极力要自己压制住想询问的欲望,终还是忍不住朝展昭开口问道:“耶律大人呢,怎么不见他?”

耶律菩萨奴的另一身份不便对赵渝明说,自然他去追踪那些宋朝官兵亦不能说,展昭只道:“耶律大人觉得与我们一起同回大营,多有不便,故而他已先行一步。”

“他走了……”

赵渝微微讶异,黯然垂下双目,心中说不清是失落还是恼怒:他竟连说都未与自己说一声就这么走了。

展昭见赵渝模样,以为她心中不满,解释道:“南院大王耶律重光本命他守住北面熊窟,而耶律大人为我们耽搁数日之久,还请公主体谅他才是。”

“那……为何镇上来了大宋官兵,他就要我们赶紧走呢?”

对于她此一问,展昭早有对策,对答如流道:“那些人乔装打扮,来辽境不知所为何事,若是生事,让人知道公主恰好在镇上,只怕难逃干系。耶律大人也是为了公主着想。”

赵渝虽然觉得他所说有理,但却似乎还是难以说服她,想了片刻,还欲再问,却见展昭咳了几声,盘膝闭目调息,她也只得不再问了。

马车直行了一天一夜,因莫研不敢让马车疾驰,但又想早些到达大营,好让大哥和公主妥善休息,故而连夜里她也不休息,一直在赶路。

天初初亮时,她才停下来休息,借着曙光,大家各自吃了些水和干粮。

“还有多久才能到大营?”

赵渝让莫研扶起她,朝车帘外望去。清晨的薄雾飘来散去,朦胧中隐约能看见远远的伏虎林西侧山壁上的玄色巨石,在一片郁郁葱葱的密林中份外显眼。

“我记得那块石头,”莫研想起,“我们来时我就曾看见,应该不远了,大概再行半日便能到达大营。”

赵渝轻舒口气:总算快到了,虽然是辽国大营,但不管怎么说,大营内起码有大宋的侍女侍卫,能见到他们,对于此时的她来说也是份安慰。还有一点是她不禁要去想的,那人是不是早已回到了大营。

莫研饮下一大口水,随意抹了抹嘴,便预备到外面继续驾车,却被展昭唤住。他递过件外袍,柔声道:“清晨雾气潮--湿--,你先笼在身上,待日头出来再脱也不迟。”

“好。”莫研接过穿上,朝他一笑,才掀帘出去。

赵渝将这一幕收在眼底,忽又想起自己在京城时见他俩的情形,当时她就觉展昭对莫研十分亲密,此时他俩果真成婚,她想来不由有几分怅然。她自己经历了这许多,生生死死也过来了,深知身份权贵的脆弱和两情相守的可贵。

“展护卫,”她轻声道,“若是早知你与小七如此情深,我就不该硬要你随我来辽国。”

“公主……”展昭不知她怎得突然说起这话,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回去后会修书与父皇,让你仍回开封府供职。待你伤好了之后,就带着小七一起回去吧。”赵渝淡淡笑道。

“公主何出此言,”展昭忙道,“展昭护卫公主终身,绝无后悔之意。”

“我知道,我也是为小七考虑。”赵渝微微一笑,“你们现在成了亲,将来还会有娃娃,难道你让孩子也在辽国长大么。”

展昭一怔:“是不是内子说了什么?”

赵渝摇头道:“小七怎么会说这些,我瞧她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欢喜得很,她那里还会在乎其他的。”

展昭垂目涩然苦笑,只听见赵渝幽幽地叹了口气,两人都未再说话了。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